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85章 剑拔弩张,旨意压人
    “止步!”

    一名侍卫出前伸手阻拦,同时喊道:“兴和伯,你擅闯王府,可知此乃大罪吗?”

    朱元璋当初对这些儿子真的好,比那些老农都好。

    不但给了封地,让他们从此过上骄奢淫逸的生活,而且还给了他们极高的地位,至少方醒这个兴和伯是没有资格冲击王府。

    只要罪证确凿,朱济熿就敢上奏章弹劾方醒,并把声势弄大,让全天下的藩王都看看。

    “一位兴和伯就敢羞辱藩王吗?罢了!”

    朱济熿出现了,身边两个身材高大的侍卫,随时准备护住他。

    “看你们杀气腾腾的模样,这是要锁拿本王吗?来吧。”

    朱济熿闭上眼睛,身体笔直,居然有些伟岸的味道。

    黑袍男子一脸悲愤的道:“殿下,您在太原这般操劳,这是为了什么呀?!”

    悲愤!

    方醒感受到了对面的悲愤。

    一位王爷的威胁很实在,闹大了连朱棣都保不住他。

    别看朱棣皇帝都当了快二十年了,下面的藩王看似已经解了兵权,可暗地里不服气的大有人在。

    所以朱棣在压抑着自己的暴戾,按照他的秉性,早就该把除去他这一脉的藩王都收了封地,然后在京城建造王府。

    以后大家就在一起做亲戚吧!

    可他却不能动,在目前只要他一动,不但满朝文官会反对,天下的文人也会对他口诛笔伐。

    忠孝二字值千金啊!

    当初朱棣进入金陵城时,就先去祭拜了祖坟,然后才登基上位。

    这就是儒家社会的规矩,你若是不照着办……除非你是异族,否则天下人都会戳你的脊梁骨。

    而朱济熿话里话外都在暗指朱棣,这话方醒可不能乱接,否则回去老朱要收拾他。

    方醒看看左右,淡淡的道:“殿下可是心虚了吗?”

    “你!你说什么?”

    朱济熿没想到方醒敢这么说,他指着方醒道:“谁给你这般的底气污蔑一位王爷?你好大的胆子!”

    这个指控很严厉,而且几乎封死了方醒的退路。

    方醒笑了笑,指指边上,然后率先走了过去。

    朱济熿犹豫了一下,最后想到这里是王府,这才磨磨蹭蹭的跟上。

    两人走到边上的一棵大树下,朱济熿低吼道:“方醒,你到太原来究竟是想干什么?!”

    方醒笑眯眯的道:“王爷,你一个人住在偌大的王府中,难道不害怕吗?”

    朱济熿楞了一下道:“你想说什么?”

    方醒说道:“老王妃呢?殿下,老王妃在哪?”

    朱济熿的面色大变,老王妃是晋王府中的禁忌话题,谁若是敢说出来,轻则半死,重则当场打死。

    “这也是你能问的问题吗?方醒,你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信不信本王一份奏章去北平,就能让你去爵!”

    “呵呵!”

    方醒的目光有些飘忽,朱济熿以为这个威胁奏效了,就问道:“你到太原干啥?”

    “呵呵!”

    方醒还是呵呵以对,朱济熿的耐心渐渐的被消磨光了,他低声道:“你若是奉旨办事,那肯定不会磨蹭,那么……你这是假公济私?!”

    “来人!”

    看到方醒还是呵呵呵,朱济熿得意了,回身疾退,同时呼叫侍卫。

    晋王府的侍卫都拔出刀来,正准备冲过去拿了方醒,辛老七吼道:“保护老爷!”

    一阵拔刀声中,斥候百户所的军士在辛老七的带领下半途拦截,双方的火药味很浓。

    朱济熿退到了后面,自觉安全了,就叫嚣道:“方醒,今日你若是没有皇令,本王拿下你有功无过!”

    方醒还是呵呵呵!

    “拿下他!”

    朱济熿喝令道,他决心要给朱高燧一个投名状,而方醒的身份再好不过了,相信朱高燧能兴奋的发狂。

    “都退后啊!不然别怪刀子没长眼!”

    方五笑呵呵的用刀指着这些侍卫,辛老七盯住了朱济熿,准备擒贼先擒王。

    方醒的眼神凌厉,心中的杀机同样是不可抑制。

    黄钟看到要火并,心中大急,就低声道:“伯爷,动不得啊!一动就是咱们的错!”

    方醒的眼神一转,随即就笑道:“火并又如何?何况他敢吗?”

    黄钟顺着方醒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小刀和左微带着两个男子,在一群侍卫的逼迫下缓缓过来。

    方醒喝道:“老七,去接应小刀回来!”

    辛老七大声应诺,然后率领十名军士列阵前行。

    朱济熿回身看到那两个面色委顿的男子,不禁面色大变,嘶吼道:“方醒,你大逆不道!”

    “抓住他们!”

    朱济熿癫狂的嘶吼着,指着那个年长的男子骂道:“你这个帏薄不修的混账东西,你还敢出来吗?滚回去!给本王滚回去!”

    “帏薄不修?有趣了,这晋王府真是藏龙卧虎啊!”

    在看到年长男子后,方醒的心落地了。

    辛老七拔刀蛮横的用刀背劈砍着,直接在侍卫群中砍出一条路来,来到年长男子的身前说道:“我家老爷奉旨前来,敢问可是朱济熺?”

    尼玛!你好歹说一声朱先生也罢了呀!

    方醒捂头无语,可那男子却激动的道:“本……我就是朱济熺!”

    有旨意?

    在看到左微后,结合朱棣的旨意到来,瞬间朱济熿就想通了前因后果。

    方醒不走保定府和真定府这条线,而是从大同边墙那边绕了一个大圈子,目的不过是想避开自己的耳目而已。

    而到了太原之后,方醒先去祭拜老晋王朱棡,这是在做准备,舆论上的准备。

    那些闲言碎语多半是这人造的假吧!目的只是想搞臭自己的名声。

    只是听说那声音真的很大,而且没有嘶吼。

    “方醒,你这一切的行径,都只是为了查看他死了没有吗?”

    朱济熿咬牙切齿的问道,他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果断的让自己的嫡兄父子俩‘病故’。

    “呵呵!”

    方醒一个呵呵,然后拿出圣旨,肃然道:“殿下不会不知道接旨的准备吧?”

    旨意很简单,不过是说朱棣想到了朱棡。作为兄弟,他觉得要照拂一下朱棡的子孙们,于是就派了方醒来接人,让朱济熿配合。

    方醒把圣旨收了,正准备调侃朱济熿几句,可边上的一声嚎哭让他准备好的话都忘光了。

    “陛下啊……”

    朱济熺跪在地上,哭的涕泪横流,而他的儿子朱美圭同样是哭的不能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