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83章 晋恭王显灵,谣言满天飞
    有鬼!

    青天白日之下,眼前空荡荡的,刚才的声音从何而来?

    两人面面相觑,就在此时,前方王陵方向又传来了声音。

    “逆子!毒杀嫡母,逼烝父婢,囚禁兄侄……”

    百户官听到这声音如遭雷殛,他浑身颤抖着,喃喃的道:“这是恭王的声音,这肯定是恭王的声音……老天爷……恭王显灵了。”

    其实这里谁都没听到过朱棡的声音,不过是下意识的认知而已。

    “呀……”

    这时那边又传来了一个声音,很短促,听着就像是女人的尖叫。

    只是百户官和黄钟都沉浸在震惊之中,没有注意到而已。

    辛老七差点忍不住想拔出刀来,可方五一直在边上看着他,见状急忙劝道:“七哥,这里是恭王墓,若是咱们拔刀,那朱济熿肯定会上告,到时候麻烦就来了呀!”

    “可老爷……”

    辛老七最终没拔刀,可却冲着里面喊道:“老爷,您可安好?!”

    “老爷,您可安好?!”

    百户官苦着脸道:“黄先生,不能打扰恭王的陵寝啊!”

    黄钟摇摇头:“若是三声无信,他们肯定要进去查看,在下也拦不住。”

    “老爷,您可安好!?”

    辛老七的声音中带着急切,握住刀柄的右手青筋直冒,就准备拔刀冲进去。

    “千万别!”

    百户官拦住哀求道:“大人,若是被人报上去,下官就死定了!”

    辛老七的眼睛一瞪:“我管你什么陵寝不陵寝!我家老爷若是出了意外,老子血洗了太原城!”

    “我早就说过了,不要喊打喊杀的,这样不好!”

    随着这个声音,辛老七的身体放松下来,目光扫过,就看到方醒从右边转了出来。

    “吓死人了!”

    方醒面色苍白的道:“本伯正在祭祀恭王,突然就听到陵寝中发出声音,若不是本伯征战多年,怕是当场就得被吓死,可怕啊!”

    百户官艰难的开口道:“伯爷,那声音果真是从陵寝里发出来的?您可莫要吓唬下官啊!”

    这话中带着哭声,方醒干笑道:“你且放心,本伯手下的人自然不会说出去。”

    百户官可怜巴巴的看着黄钟,要是今日的事被传出去,他铁定要被朱济熿记恨。

    黄钟抚须道:“刚才的声音有男有女,而且这般大的嗓门,还不用嘶喊,可见是真。至于此事的传播,你与其担心我们,还不如去担心他们。”

    百户官看向自己的手下,眼中凶光一闪:“都听清了,谁若是出去瞎说,本官不会认,弟兄们也不会认,而且本官发誓,一定要弄死他!”

    目光所向,有人坦然,有人躲闪,让百户官的心沉到了谷底。

    朱济熿要是知道今日恭王显灵说过的话,第一件事就是灭口!

    老子不想早死啊!

    黄钟干咳着,捂嘴低声道:“告诉他们,若是被晋王知道了,谁都活不成,必然是要灭口的。还有一个道理,狡兔死,走狗烹啊!”

    百户官眼睛一亮,朝着黄钟拱手道:“多谢黄先生指点。”

    “哪里,客气了!”

    黄钟摇摇头,跟着方醒走了。

    他觉得这位百户官一点儿都不会做人:我告诉你解决的方法,可你却当众揭穿是我说的,这人啊!真是不知道人情世故!

    “都给本官听清楚了,这事要是传到王府中,咱们谁都活不成了,明白吗?那个啥……野兔死了,当狗的也活不成,谁都活不成!所以……”

    方醒听着这话,不禁忍不住笑了。

    “这人倒是有趣,罢了,今日算是承了他的情,改动一下吧,传话的时候,就说晋王恼羞成怒,要准备把看护恭王陵寝的军士都灭口。”

    黄钟点点头,他觉得方醒这一点真的不错,不会拿普通人当替死鬼。

    而这恰好是枭雄必备的特质之一。

    比如说曹操,为了逃命,连老朋友吕伯奢都杀。魏书上说老曹是正当防卫,不过按照老曹的秉性来说,误杀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方醒所缺乏的枭雄特质,正好是朱棣和皇家放心的地方。

    张辅为何会被猜忌?

    不过是因为他长期单独在交趾掌握大军,而后还和文人套近乎,在皇室看来,这就是有些说不清了。

    所以以前方醒劝张辅不要和文人走的太近,专职武事,等下一代出来就好了。

    可张辅不知道是否在忌惮文官们,最后还是没听从这个劝告。

    ……

    “兴和伯去了恭王的王陵?”

    “对,他到了太原,据说是歇息一晚,沐浴焚香,戒荤腥,今日大清早就去了王陵。”

    “啧啧!这是在打晋王的脸啊!”

    “晋王毒杀嫡母的消息早就在太原城不是什么秘密了,还有他囚禁嫡兄父子,哎!这大明的藩王怎地都那么不像样呢!”

    “……”

    一群人在面馆里嘀咕着,掌柜满脸忧色的听着,就担心一群军士冲进来,把这群人抓走,然后自己也得进去吃牢饭。

    这时一个嘴唇薄薄,看着有些轻浮的男子走进来。

    “来碗面,多放醋!”

    这人和那群人并在一起坐下,然后故作神秘的道:“知道吗?兴和伯刚才去了恭王的陵寝。”

    “这有什么,他从北平来,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何事,可祭拜一下恭王,那也是本分。”

    轻浮男子摇头道:“你们不知道吧,兴和伯在陵寝里可是发生了大事。”

    “什么大事?说说。”

    “你倒是说啊!”

    好奇是人类的通病,大约是从娘胎中就落下的病根。

    轻浮男子在拿乔,一个男子就摸出铜钱道:“若是大事,这碗面我请了!”

    “好!果然豪爽!”

    轻浮男子眼珠子一转,就冲着掌柜喊道:“掌柜的,这碗面他给钱。”

    “这不是信不过我吗!掌柜的,我给!”

    男子不忿的吆喝道,倒是换来了些叫好声。

    轻浮男子这才低声说道:“这事你们千万别乱传,否则小心全家倒霉。”

    一堆脑袋垂下,集体摇摆:“我们肯定不传!”

    “那兴和伯在祭拜恭王时,陵寝中有声音传出来。”

    “什么声音?”

    轻浮男子的声音更低了,还回头看了一眼大门处。

    “那就是恭王的声音,说是现在的晋王毒杀嫡母,囚禁嫡兄父子,逼烝父婢……”

    “果真?”

    “真的不能再真的事,还有,据说晋王已经知晓了此事,正准备把看护陵寝的军士们都杀了。”

    “为何要杀他们?”

    “你傻啊!这话要是传出去多难听!所以晋王准备要灭口,把知道此事的人都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