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80章 菜鸟突袭,一战而溃
    几颗星星黯淡无光在挂在苍穹之上,四野广阔,那些树木在初春中开始汲取生机。

    北方的凌晨就是这般的孤寂!

    一队黑影正在黑暗中潜行,当到达营地外围时,领头的举起了手,队伍马上止步,显示了良好的纪律。

    调匀呼吸,懂行的人能从那些深长的呼吸声音中听到一丝杀意。

    只有身体处在最佳状态时,你手中的长刀才会听从自己的指令,劈砍向自己的目标。

    一只大手蓦地再次举起来,所有人都凝神静气,等待命令。

    这个时候已经距离营地很近了,全速冲击的话,也就是一百步不到。

    那只大手的主人面带喜色,猛地挥下去,同时高喊道:“弟兄们,抢啊!”

    “抢啊!”

    整齐的呐喊声中,长刀出鞘,脚步声震动着大地,黑影们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当你的敌人在睡梦中被喊声惊醒,脑子里瞬间的反应就是敌袭,而后就会慌乱。

    我要的就是慌乱啊!

    大手的主人持刀带着两个手下缓缓而行,就像是秉烛夜游,只是少了那一根蜡烛而已。

    “点火!”

    所以说这世界从来都不缺乏凑趣的人,大手的主人刚想到蜡烛时,前方一声高喊,马上十多个火把就照亮了双方。

    “他们有准备……”

    一声尖叫刺破夜空,也惊破了大手主人的美梦。他止住脚步,呆呆的看着前方那五排军士,喊道:“快……”

    “两百人不到!”

    辛老七瞬间就给出了敌人的数量,然后喊道:“第一排……”

    “齐射!”

    扳机扣动,燧石被敲打出的火星点燃了引火药,随即枪声响起。

    “嘭嘭嘭嘭!”

    这是一场遭遇战,赌的就是谁的意志更坚强。

    这群敌人看来意志挺坚定的,在被第一轮齐射打翻几人后,居然不退反进。

    “齐射!”

    可辛老七和斥候百户所的意志更坚定,在南征北战中早就被锻打成了精钢!

    “嘭嘭嘭嘭!”

    五排轮射,居然能打出不间断的成绩来,方醒拔刀,心中自豪的同时,也猜到了这些人的来历。

    距离越近,火枪的命中率和威力就越大。

    前方已经倒下了几十人,这个时候,一般的军队都要崩溃,可这些人却嘶吼着死战不退。

    “弓箭手!”

    这时候大手的主人才想起了自己这边的远程攻击武器,可队形散乱的情况下,再想组织弓箭手的难度大于上天。

    “两翼!从两翼攻击!”

    “撒比!”

    方醒听到了嘶吼,冷笑道:“伤亡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一,他以为自己的麾下是铁打的吗?好吧,这些人虽然操练有序,纪律严明,可却是菜鸟,没有经历过实战的菜鸟。”

    对付菜鸟,斥候百户有些大材小用了。

    辛老七也看出来了,所以他等待了两轮齐射之后,看到对方准备分出人从两边突击,就喊道:“前进!”

    “前进!前进!前进!”

    欢呼声中,排枪在行进中射击,刚准备分出人手的敌人瞬间懵了。

    “是聚宝山卫的精锐!”

    一个尖叫声响起,瞬间击破了这些敌人的抵抗意志。

    那是聚宝山卫啊!

    面对着交趾人、瓦剌人、倭国人,聚宝山卫用赫赫战绩和那些京观证明了一件事。

    我们是大明的最强军!

    大手的主人傻傻的看着前方崩溃的麾下,两名手下拉着他转身就跑,他不时不甘心的回头看一眼,可看到的却是一场惨败。

    斥候百户的军士们停止了射击,飞快的装上刺刀开始了追击。

    方醒摇摇头,觉得这一仗打的没意思。

    他觉得没意思,可有人却觉得很愤怒。

    营地的一个帐篷内,里面有人在自言自语。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此生已属……”

    帐篷外面的黑影有些犹豫的掀开了一点帘布,就在此时,前方斥候百户所追敌的喊声传来,黑影又把帘布放下,然后悄然离去。

    “败了!他们居然败了!?”

    “蠢货!以多打少居然一击而溃!”

    ……

    追击很快就结束了,辛老七先赶回来解释。

    “老爷,我部对此地形不熟悉,黑暗中容易出事,所以小的只让他们追了一里地。”

    黄钟低声道:“咱们不求俘虏,不要杀伤,只需要给个震慑就行了,等殿下上位之后,自然会和他算账。”

    方醒点点头:“嗯!八九不离十。只是陛下在藩王中的威权不能撼动,否则就凭着今日之事,不需要证据,我就敢抗旨拿下他!”

    朱棣的权威一旦被动摇,大明的江山就不稳当了,那些野心家们都会窥视无上宝座,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清君侧’,也能主宰这亿兆民生!

    辛老七郁闷的道:“当初陛下难道就不能直接撤掉晋王一系的封地吗?那样大明还省了许多事。”

    方醒笑而不语,黄钟就解释道:“各地的藩王都在看着呢!陛下若是移除了晋王的封号,那些藩王兔死狐悲,要是他们联手起来,就算是陛下胜了,可终究是生灵涂炭,代价太大啊!”

    “藩王分封之策不是那么能轻易解除的,否则以陛下的脾气,早就大军压境,由不得他们不服!”

    这时小刀过来,低声说道:“老爷,确认了,小的背诗他应该都听到了。”

    方醒点点头,看着那些押送俘虏回来的军士说道:“全都捆了,派人看押。”

    黑暗中不好追击,所以只抓了二十多个俘虏。

    “睡觉!”

    方醒的面色平静,可辛老七却一肚子的火气,觉得这事不爽。

    黄钟留在后面劝道:“治大国如烹小鲜,急是急不来的,而且这是太祖高皇帝留下的问题,陛下以仁孝治天下,投鼠忌器啊!”

    辛老七摇摇头:“不事生产的都是废物!废物就该扔掉,这是老爷说的!”

    你就一根筋吧!

    黄钟拱拱手,也闪了!

    辛老七回身喊道:“看好那些俘虏,若有不听话的,明早就把他杀了当早饭!”

    于是一切都安静了,俘虏们害怕,家丁们觉得辛老七绝壁是被人假冒了,就怂恿小刀过来问问,结果被打的抱头鼠窜。

    而在一个帐篷里,一只玉手拿着毛笔正在写信,字体娟秀。

    “做好记号,等他们来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