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76章 明修栈道
    “你……你是哪个府的?”

    守门的人叫来了一个侍卫,侍卫一听就觉得不对。

    在大明称得上贵人的,你至少得是皇亲国戚!

    老妪抬头,眼中的仇恨让人心惊,“奴婢是王府中人,恳请转告陛下,奴婢有要事求见陛下。”

    王府?

    老妪没有指出具体是哪家,可这样才让人心惊。

    “你且等着。”

    侍卫一溜烟就进宫,老妪就跪在那里,依然垂首。

    ……

    “带她进来。”

    朱棣有些疲惫的吩咐道。

    在等待的时间中,朱棣处理完了五本奏章。

    “陛下,臣等暂且告退。”

    王府,那就是朱家的家务事,如果不涉及到政务这一块,能不知道最好。

    朱棣点点头,等老妪进来时,大殿内就只剩下了朱棣和大太监。

    老妪看见朱棣后瞬间泪奔,伏地大哭道:“陛下,奴婢终于见到陛下了,苍天有眼呐!”

    “你见过朕?”

    朱棣疑惑的问道,他见过的人太多,眼前的老妪满脸皱纹,根本就不认识。

    老妪悲声道:“陛下,奴婢王氏,是恭王的人,当年曾服侍晋王在金陵读书,见过陛下。”

    朱棣的面色一冷:“你是朱济熺的人?”

    被废掉的前晋王朱济熺,当年曾经在金陵和朱允炆、朱高炽等人一起读书,而且他和朱允炆的关系不错,这也是他反对朱棣起兵的主要原因。

    王氏磕头有声,然后昂首道:“陛下,那晋王朱济熿毒杀嫡母,囚禁嫡兄子侄,奸yin恭王的侍女,恭王留下的那些人,差不多都要被他杀光了!恳请陛下为恭王做主!”

    恭王就是第一代晋王朱棡,也是朱棣的兄长,朱济熺和朱济熿的父亲。

    “什么?”

    朱棣的眼神凌厉,喝道:“你可知造谣生事,诽谤宗亲的后果?”

    王氏的身体不大好,她喘息着道:“陛下,奴婢从太原一路艰难行来,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若是有假,奴婢甘愿伏法!”

    大太监心中骇然,这么一个老妇,居然能想办法弄到路引,然后一路挣扎着从太原来到北平,这……

    这就是忠仆啊!

    朱棣的面色百变,挥手道:“带她下去歇息。”

    王氏听到不是囚禁,心中就生出了希望,急忙谢恩,然后跟着人出去。

    朱棣的目光转动,手中的朱笔差点被握断,他吩咐道:“记得晋王府当时曾经有人下狱,带了来。”

    大太监应了,然后出去吩咐。

    等待中,朱棣终于处理完了奏章,他活动着脖颈,大太监赶紧问道:“陛下,用午膳吧?”

    朱棣算算时间,摇头道:“且等处置完了此事再说。”

    没过多久,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被带了进来。

    “罪人左微拜见陛下!”

    朱棣盯着男子,良久才说道:“左微,晋王府内究竟如何,你且说来与朕听。”

    男子抬头,神色激动,可却好似在顾虑着什么。

    “朱济熺倒是有些忠心的人,说吧,朱济熺和朱济熿究竟有什么龌龊,说清楚!”

    男子咬牙道:“陛下,那朱济熿……平阳王在府中收买下人,让他们出去说晋王的坏话,而后还派人到外地去败坏晋王的名声……府中……无人敢制。”

    朱济熺被朱棣厌弃,只得苦苦求存。朱济熿见机而上,双重逼迫之下,朱济熺竟不敢出声。

    “嘭!”

    镇纸又一次粉身碎骨,朱棣大怒,起身在周围转圈。

    虽然他讨厌朱济熺,可却容不得这等毒杀嫡母,囚禁嫡兄的行径!

    这是忤逆!

    “来人,传了方醒来。”

    ……

    方醒正在家里吃午饭,听到有内侍来召唤,方醒几口把米饭刨干净,起身道:“你们慢慢吃,吃完土豆就睡午觉。”

    土豆的脖子上围着个围兜,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的特制午饭,闻言就嚷道:“爹,不睡,要玩!”

    方醒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摸摸边上的平安小脸一把,就去了宫中。

    等见到了朱棣,看到那张黑脸,方醒心中一个咯噔,然后行礼如仪。

    “瓦剌的使者要来了,你去接一下。”

    朱棣的命令很简单,方醒懵懂的应下。

    才出大殿,大太监就追了出来。

    “兴和伯,此行你可至太原盘桓一阵,在那里和瓦剌使者会和。”

    “太原?!”

    方醒的眼中利芒一闪,大太监点头道:“陛下对废掉的晋王有些怜惜之情,你去看看,若是受了委屈,就带回京来。”

    “方某懂了,请陛下放心。”

    大太监再次叮嘱道:“目前的晋王不易触碰,至于原因想必你也能猜到,莫要冲动。”

    这是担心方醒对朱济熿下手,方醒笑了笑:“方某知道分寸,不会坏了陛下的宗亲之策。”

    ……

    京城到太原的距离不是很远,雪初化,道路泥泞难行。

    哪怕是在大明的境内,可这里临近大同,方醒依然把斥候撒出去哨探。

    一辆马车内,左微掀开车帘,看了方醒一眼,想起了临行前和王氏的短暂交谈。

    “……有贵人相助,不然早就死在了路上……那兴和伯我在路上听闻,乃是国朝文武双全的大人物,太孙殿下的老师,此行有他去,朱济熿讨不了好……”

    左微作为晋王府的承奉,在朱济熺一案中被牵连,而且被关在了京城,这个有些玄妙。

    当时他记得自己被抓前,曾经听到这位兴和伯在秦淮河边收拾了朱济熿一次,为此还高兴的喝了几杯。

    可随即圣旨就来了,废除朱济熺,改立朱济熿。

    “别想着能利用我,明白吗?”

    方醒放缓马速,盯着左微说道。

    左微拱手道:“伯爷,在下不敢,只求能救出旧主。”

    方醒点点头道:“你可知晓原先的老晋王妃是如何死的吗?”

    说到这个,左微恨道:“王氏已经告诉了在下,老王妃乃是被那朱济熺毒杀。”

    方醒点点头,叹道:“那厮在秦淮河被我收拾了一次,没想到居然那么狠毒,早知道当时就该让他淹死在河里。”

    左微喜道:“伯爷,那朱济熿在太原并不得人心,若是……”

    “没有若是!”

    方醒冷冷的道:“各地藩王此时都算是老实,陛下不可能去动朱济熿,明白吗?别想着借力,那会害死你和朱济熺!”

    斥候百户护卫在周围,左微把帘子放下,在到达太原之前,他最好不要露面,免得被朱济熿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