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75章 蔑视权贵的远山公,来历不明的老妪

第975章 蔑视权贵的远山公,来历不明的老妪

    远山公看着也就是五十岁左右,干瘦,表情严肃,在看到杨荣和金忠后也只是作揖。

    “二位大人好”

    杨荣勉强点头示意,然后就说要回去处理政事。

    “兴和伯这边可千万别再试了啊!”

    方醒笑了笑:“仓库里本来有些学生们的游戏之作,不过杨大人这般说,方某就让它们在仓库中积尘吧!”

    杨荣一怔,然后了然的拱拱手走了。

    你们若是消停,那大家好说。若是不肯,非得要闹闹,那大家就当面锣,对面鼓的来开怼吧!

    金忠也走了,他主要是来帮衬的,现在事情消停了,兵部可还有一堆事等着他处理。

    “老夫常复悠,见过兴和伯。”

    面对方醒,常复悠的腰弯了弯,大抵这就是他的底线了。

    “老夫并非考不上举人进士,只是不想去了朝中做磕头虫,宁愿在家中,以教授小辈学生为乐。”

    这是个有趣的人!

    方醒拱手道:“远山公此言正和方某之意,请。”

    “伯爷!小的想进书院!恳请伯爷恩准!”

    外面有人高喊道,声音恳切,可方醒没回头,带着常复悠去喝茶。

    守门的袁达说道:“山长说了,每年的招生人数就在那了,多余的一个不要,回家自学吧!”

    那人不服气的道:“可我刚才数了一下,有五十多人呢!不是才招收了五十人吗?那多出来的是谁?”

    袁达一听就怒了,喝道:“那是我家老爷从金陵带回来的学生,怎地!还得经你同意才能入学不成?!”

    ……

    到了方醒在书院的房间,常复悠看着简单的装饰微微点头,等方醒给他泡了一杯茶后,还欠身致谢。

    方醒没有什么正襟危坐,而是用非常舒坦的姿势坐在椅子上。

    “远山公此来可有教我?”

    常复悠放下茶杯道:“老夫浸淫儒学多年,算是窥到了些门径,总而言之,就是一切法古,听从于千年前的夫子们的教导,好生做人。兴和伯以为如何?”

    “有趣!”

    方醒微微一笑,并未附和。

    “老夫本不想考秀才,可终究为了些许的好处还是下场了,可笑的是,当时老夫写的文章里有一段是藏头,那考官却没看出来,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这是个鄙夷权威,蔑视权贵的老家伙!

    “兴和伯以为儒学和科学如何?”

    啧!

    方醒有些头痛,这老汉的口吻怎么像是谋士在寻主公的意思啊!

    “儒学吧方某没多少造诣,不过在可见的未来,儒学只是一门修身修心的学问。”

    这里没有旁人,方醒无需谨慎。

    “至于科学,这是一门实用之学,于国于家大有裨益,这一点想必远山公不会反对吧?”

    常复悠摇摇头,他觉得方醒还是高抬了儒学。

    “两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抱团,等科学子弟出仕之后,必然也会抱团,成为和儒家一样的利益团体。”

    常复悠微微点头道:“兴和伯果然坦率!”

    方醒笑道:“这不是说能避免就能避免的弊端,不过有一点,儒学子弟抱团能给大明留下些什么?科学呢?”

    常复悠点头道:“兴和伯此言大善,儒学只能留下一个千年雷同的国家,而科学却可以通过各种知识来改造大明!”

    这个老头的思想不落后,估计这也是他在文人圈子里成为异类的原因。

    “兴和伯,老夫有几个学生,家中的子孙对科学也颇有兴趣,就是缺乏先生。不知书院可否派一位先生前去,老夫不要多,十天半月的去一次就行。”

    方醒想了想:“远山公不怕被人敌视吗?”

    常复悠摇头道:“老夫为了那点特权放弃了自矜,如今却不希望子孙皓首穷经,去追寻那虚无缥缈的做人道理,不怕喽!谁若是敢来,老夫家中颇有些利器,同归于尽罢了!”

    “好!”

    方醒敬佩这种为了自己的信念而不让步的人,他说道:“我的几个弟子均可去授课,这样把,以后每十日就去一个人,远山公可让人把问题集中,到时候一起解惑!”

    “多谢兴和伯,老夫这就回去。”

    ……

    物理书事件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了,朝中多位臣子被牵连,朱棣的笔一勾,降职的降职,流放的流放。

    而朱瞻基那天弄出来的小飞机却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国之储君,沉迷于那些奇淫技巧,陛下难道都不管一管吗?”

    “管什么呀!你没见还有一位郡王在书院呢!这是什么?”

    “这就是平衡!算了,莫谈国事,来,咱们兄弟喝酒!”

    这是新开张的第一鲜,方德荣踌躇满志的看着满座的客人,心中对城外的大市场更加的期待起来。

    而就在第一鲜的门口,一个老妪正坐在台阶上,从包袱中摸出半个干饼,然后捧着个破碗回头哀求道:“小哥,可能舍一碗水?”

    “老人家稍待。”

    伙计接过破碗,进去给掌柜禀告了一番。

    掌柜叶青是方家庄的老人,他皱眉道:“把碗洗洗,让厨房弄一碗热乎乎的肉汤,再有,外面太冷,请那老人家进来坐坐吧。”

    一碗肉汤,让老妪有些手足无措,急忙拒绝。

    叶青出来说道:“老人家,看您气质不凡,想必也是家道中落了。别人有难处就伸把手,这可是我家老爷说的,快请进吧。”

    老妪揉揉眼睛,最后只是接受了肉汤,拒绝进去。

    看得出她很饿,可依然从容的把干饼撕碎进去,然后慢慢的吃完。

    “多谢掌柜,多谢小哥,老身这就去了。”

    老妪艰难的起身,缓缓而去。

    伙计正准备进去,看到老妪的去向就诧异道:“掌柜的,这老人家怎么往皇城那边去了,不会是走错了吧。”

    叶青摇摇头:“这人一看就是远道而来,那么肯定有路引,就算是走错了,五城兵马司的人也会给她指路。”

    五城兵马司的职责不少,抓贼,治安,交通……相当于是后世几个部门的职能集合。

    而他们嘴里的老妪就这么顺着墙根,缓缓的,但却坚定的来到了皇城外,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外面。

    “请大人容禀,奴婢乃贵人的身边人,有紧要的事求见陛下!”

    阴霾的天空下,一个白发苍苍的女人跪在那里,她头颅低垂,仿佛下一刻就会倒地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