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74章 文武双修(第六更!)
    鼻炎很痛苦,但还是码完了,脑袋晕沉!

    求月票!

    杨荣很烦躁,作为‘首辅’,他不希望朝政出现动荡,更不希望出现对立。

    可方醒的物理书一出,形势立即失控。

    此书近于细微,阐述了万物之动!

    这是一位老秀才的评价,他买到物理书之后,闭门研究了几天,吓得儿孙们以为他要为往圣殉道。

    可老先生破关而出后,直接把自己的那些圣贤书都送了人,宣布自家从此脱离儒学,改修科学。

    这位老先生在当地算是‘德高望重’,虽然没考上举人,可他对经义有着自己的见解,不盲从,所以在文人圈子中的名气也不小。

    堡垒往往是从内部开始瓦解的,在以往只有儒学可供学习的情况下,万众一心,大家一起奔向了‘特权’这艘小船。

    而今科学一出,以其直指问题核心,不故作神秘,不用文字装饰的特点,迅速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他们是害怕自己的地位会被撼动吧?!”

    “独食不肥!”

    方醒笑道:“害怕有对手的学说永远都不会有进步,故步自封代表着畏惧,他们在害怕着什么?”

    “科学并未蛊惑人心,只是单纯的学识,难道学识都不能教授了吗?还是说科学的学识能有人能批驳!那方某欢迎,随时欢迎有人来论道,若是赢了我,没说的,咱认输!”

    这时贾全回来了,手中拿着的小飞机丝毫无损,得意的道:“殿下,您做的这个东西可真是神奇,居然还能在天上飘着。”

    “想知道为什么吗?”

    方醒问道,随即就如愿的看了两张愁容。

    “那是因为浮力!”

    方醒毫不吝啬的解释道:“空气能成为阻力,可也能成为浮力,这一下就是两个概念,你看两翼的造型,在空中时,机翼上端的空气流速快,下端慢,这就形成了一个压差,从而产生托举力……”

    “至于螺旋桨,它的作用就是产生……”

    “兴和伯,兴和伯!”

    此时大家都在门边,那些追着贾全回来的人都在听着方醒的讲解。

    杨荣赶紧打岔道:“这是你的秘技,这个就不用说了,咱们不好偷学嘛!”

    “散了吧!都赶紧回去!”

    金忠过去劝退,可这些人却不买账,一个年轻人喊道:“伯爷,这里面有什么奥妙,能给小的提点几句吗?”

    方醒笑呵呵的道:“那本物理书里都有相关的解释,大家回家可以去验证。”

    “回去吧,都回去吧。”

    学生们出来了,这是要做课间操。

    今天的早操被方醒取消了,改为这个时候。

    今天带操的是辛老七,当他的大嗓门传过来时,所有人都转身,看着这些年轻人出操。

    首先是跑圈,绕着操场跑。

    金忠的眼皮子跳了一下,低声问道:“德华,那是瞻墉郡王?”

    岳保国的手臂需要休养,今天没出操,朱瞻墉就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嗯,就是他。”

    金忠啧啧称奇道:“居然没人愿意和他并肩,这得多招人厌啊!”

    他看到的是朱瞻墉被孤立,而杨荣看到的却是……

    “那些学生不想交好郡王吗?”

    朱瞻墉虽然被冷落了,朱棣也下了决断:朱瞻墉此生止步于郡王!

    可一个郡王也比这些平头百姓的孩子强一万倍啊!

    怎么就没有人去亲近他呢?

    方醒眯眼看着那些学生,淡淡的道:“在这里没有皇亲国戚,有的只是学生。书院不主张学生走捷径,至少在学习阶段不要走。”

    当功利心蒙蔽了这些年轻人的心后,方醒宁可把书院一把火烧了!

    “求学的态度有多种,可我更希望他们能知道,学习才是本分。”

    杨荣尴尬的笑了笑:儒学的学生们大多都是奔着科举去的。

    而科举就是赤果果的利益,能考中进士,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从此改变出身,变成了官宦。

    可就算是考不中进士,举人和秀才也有许多特权啊!

    免役是一层好处,而更重要的好处就是免粮。

    这人一学习就奔着这些特权去,也难怪儒学最后变成了那个样子,其实真是自找的。

    跑圈结束,就在外面的人以为完事的时候,那些学生都去取来了自己的木枪。

    “杀!”

    四十多名学生排成四排,跟随着辛老七的哨子开始练习刺杀。

    呐喊声整齐,动作整齐,而且还瞪眼呼喝。

    金忠看到朱瞻墉也一丝不苟的在跟着练习刺杀,不禁叹道:“若是大明的学生都能这般文武双修,老夫也可瞑目了。”

    杨荣苦笑道:“开国时倒是有一阵,可后来文武殊途,认为这是武人操持的贱役,就荒废了。”

    “这股风气是从前宋沿袭而来,以前的文人好歹还能一人,一剑走天下,可现在你们看看,去考试还得带着个书童,这哪是学生,这是老爷!官老爷!”

    解缙来了,愤愤不平的开喷:“还没考出成绩来,走路,坐姿,站像,哪里都像官老爷,这等人就算是考上进士,那也是官油子!于国于民无半点益处!”

    这话把当前的儒生都扫了进去,杨荣有些尴尬,可却不能翻脸。

    眼前这位的资历之老,国朝目前真的没人能比。

    朱元璋看好的天才,朱棣的首辅,这等人物,连金忠都差远了。

    金忠干咳道:“罢了,风气已经败坏至此,除非是陛下下定决心,在考试中加入武事,否则大势难挡啊!”

    方醒激将道:“陛下不提,你们也可以鼓动一番嘛!若是能一改目前文弱的学风,那真是善莫大焉。”

    金忠冷笑道:“哪有那么好改的!每日的功课那么多,你读了书,走路得小心翼翼的,否则别人就会耻笑你与农户贱民一样,丢人!”

    “老爷,有个叫做远山公的人求见。”

    这时有人过来禀告,方醒一怔,乐道:“难道是来挑战的?那正好,当着大家的面,今儿咱们就给科学正名!”

    “咳咳!”

    杨荣干咳道:“兴和伯,这位远山公就是那位秀才,现在算是你科学一脉了。”

    方醒遗憾的道:“让他进来。”

    这位秀才公这几天的名气很大,当然,以前因为他总是对前人的思想提出质疑,名声也不小,只不过都不是什么好名声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