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71章 抛弃还是放弃(为盟主:“淼淼孩子”贺,爵士加更!)

第971章 抛弃还是放弃(为盟主:“淼淼孩子”贺,爵士加更!)

    感谢书友:“淼淼孩子”的打赏,爵士又多了一位盟主,十二位盟主了!

    方醒完好无损的进来了,行礼,起身,看着很平静。

    大太监啧啧称奇,那位赵王才是真正的睚眦必报的人物,可他居然没跟着进来告状,这事有趣了。

    方醒刚才只用了一句话就终结了朱高燧的嚣张。

    “大明不需要贤王!”

    一句话就捅破了朱高燧的面具,把他内心的龌龊和野心都挑了出来。

    朱棣的下一代必然是朱高炽,这一点无可动摇,就算是朱高炽暗中给了方醒一些帮助,那些文官们也很难去批判。

    动摇了朱高炽的地位,那就动摇了君臣父子的那一套规矩,也动摇了长子承袭的规矩,这是文官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若是朱高燧心中没鬼,自然敢进来告状。可偏偏他的心中早就被权利和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给装满了,连朱棣都有所察觉。

    朱棣在沉默着,他在承受着压力,可帝王的骄傲让他情愿独自扛着。

    “陛下……”

    方醒面对着沉默的朱棣,觉得那张冷脸在此刻却仿佛多了许多柔和。

    朱棣不自在的皱眉道:“你进宫作甚?”

    哎!好面子的皇帝一点都不合群啊!

    “陛下,外间对臣的那本书非议颇多,臣自觉有愧于陛下的厚爱,特来请罪。”

    方醒的姿态摆的很正,很自觉,可却让朱棣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侵犯。

    “无事!”

    朱棣硬邦邦的就把这事大包大揽了。

    方醒躬身道:“陛下,国事为重。那些人既然认为物理是奇淫技巧,于国无用,那臣就想用一些小实验来让他们开开眼,恳请陛下恩准。”

    这厮又要出幺蛾子了!

    朱棣的眼皮子跳了几下,居然觉得头痛好了些。

    “你要作何实验?”

    “陛下,臣只是做些小实验,验证一下物理的实用性而已。”

    君臣之间的对话看似很简单,可边上的大太监额头都见汗了。

    方醒告辞,朱棣幽幽的道:“是个傻大胆啊!人上天,引雷电,朕倒要看看那些人是否会坐视不管!”

    方醒去了太子宫中,他觉得有必要给这位通通气,免得他要是站在了文人那一边,朱瞻基就难做人了。

    朱高炽确实是在犹豫,他的太子之位一是来自于最早从娘胎里出来,二就是文官的支持。

    若是站在文官的对立面,朱高炽很难办。

    就在这左右为难的时候,方醒来了。

    “殿下,外间物议沸腾,臣自当之!”

    朱高炽干咳道:“本宫本想过几年再把你那书刊印出去,可没想到父皇却这般……,哎!难啊!”

    “殿下,臣虽然没有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的定力,可却有百死不悔的坚持,恳请殿下试观之。”

    方醒要寻求支持,朱棣虽然亲自让人刊印了他的书,可当出现危机时,帝王的本能会让他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国与家!

    朱棣一身担之!

    这不是一本书就能动摇的信念!

    假如真的出现了危机,朱棣甚至会不惜抛出更大的筹码,而目的不过就是国与家而已。

    朱高炽端坐在上面问道:“你准备如何应对?”

    方醒微笑道:“臣只是想让他们看看物理的用处罢了,大明并不需要遍地的之乎者也,需要的是无数的能工巧匠!”

    朱高炽愕然,然后眯眼道:“科学不错,很有趣。”

    方醒还是在微笑,行礼告辞。

    方醒一直在微笑,以至于被婉婉看到后,好奇的围着他绕了一圈。

    “方醒,你生气了!”

    婉婉歪着脑袋看着方醒,皱着小眉头道。她伸出手,想把方醒眉间隐藏着的阴郁抹去,可却够不到。

    “没有。”

    方醒摸摸她的头顶,笑眯眯的道:“你今日还在放假吗?”

    婉婉乐滋滋的道:“对呀!父亲说了,那些规矩只是对外人管用,婉婉就不要苛刻了,尽可去玩耍。”

    “嗯,去吧。”

    方醒目送着婉婉远去,然后脸上的笑容收了些。

    一个太监正在左侧紧盯着方醒,一直等他不见了,这才回去。

    “公公,那方醒一路笑着出宫,路上还遇到了婉婉郡主。”

    屋子里很暖和,让人昏昏欲睡。孙祥揉揉眼睛道:“他一直笑着?没黑脸?”

    “没有,好像挺高兴的。”

    孙祥想起刚才的消息,就说道:“不过强颜欢笑而已,不必管了,只是叫人盯着,看看兴和伯会弄些什么新奇的东西出来。”

    ……

    微笑是一种力量,能让人心情愉悦,也能让旁人的心情跟着变好。

    当然,对手肯定不算在内。

    方醒笑着出了宫,一路上还逛了几家店铺,但却没去即将开业的第一鲜和四海集市看一眼。

    辛老七不知道方醒要干嘛,一直等方醒在一个羊肉小摊边坐下后,才俯身道:“老爷,张軏过来了。”

    “张小车?不管他。”

    方醒坐在矮板凳上,馋涎欲滴的看着那一锅羊汤道:“来一碗羊汤,我只要羊杂碎,辣椒有没有?”

    卖羊汤的是个老汉,他抬头看了方醒一眼,笑道:“客官果然是会吃的,这羊杂啊,刚开始觉着苦,可吃了会上瘾。”

    老汉吹嘘起来没完,方醒搓着手道:“羊肝切片烫一下就行,其它的你看着加。”

    老汉眯眼道:“羊肝苦,可那味道让人忘不了啊!”

    一个男子在方醒的身边坐下,招呼道:“来一碗羊汤,多给肠子和羊肚。

    “方醒,你也喜欢吃这个?”

    张軏坐下后,笑着问道。

    “是啊,羊杂我喜欢。”

    老汉把羊杂切好放在大碗里,然后加了辣椒面和香菜,最后浇汤,顿时香味扑鼻。

    “客官慢用。”

    一大碗羊汤,因为不是吃饭时间,所以方醒没要面饼,但里面满满当当的羊杂碎让他不禁先揉了揉肚皮。

    方醒吃了一片羊肝,微苦,辣,这两样味道混合在一起,让方醒不禁眯眼赞道:“美味。”

    老汉把张軏的羊汤送上,得意的道:“客官有所不知,老汉家中以前是陕/西的,洪武年间逃出来的,最后辗转到了北平,运气好啊!遇到当今陛下收拢流民,一家子总算是安生了。这手艺说来惭愧,还不如家父的十分之一。”

    “大叔读过书?”

    方醒的额头上已经见汗了,听到老汉装比都装的这般清新脱俗,不禁就问了一下。

    老汉赧然道:“哪读过什么书哟,只是喜欢和人闲聊,不过不敢耽误生意,老汉还得要攒钱给几个孙子买那个啥科学的书呢!”

    “你的书卖的不错。”

    和方醒的大开大合比起来,张軏的吃相更像是一位大明贵族,哪怕是在路边摊上,他依然从容而优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