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68章 胆大的方醒,无耻的勋戚
    前方就是围墙,朱棣径直走过去,大太监干咳一声也没止住他的步伐。

    方醒不怕得罪人,就尴尬的道:“陛下,那边是墙。”

    朱棣嗯了一声,站定回身道:“朕就喜欢你的这份心思,不遮掩,不畏惧,看到君王有误,不像朝中的大臣总是要先衡量各自的利弊,才敢说话。你很好!”

    方醒难得的脸红了,呐呐的道:“陛下,臣只是傻大胆罢了,不值当您这般夸赞。”

    朱棣难得有谈话的兴致:“傻大胆也好,就像是夏元吉,可他也会察言观色,只是在钱粮方面口无遮拦,连朕都敢批驳。”

    “朕听闻你说过魏征之事,不过朕没有李世民那般的小肚鸡肠,朕的魏征也无需担忧死后会被砸碑。”

    这是朱棣得意的地方,他敲打臣子从来都是不动声色。当然,黄淮和杨溥例外,这两人他觉得朱高炽难以压制,干脆就弄进诏狱之中打压气焰。

    “藩王宗亲当为国着想,以身作则,不可耽于享乐!”

    朱棣目光阴沉,他想到了那些野心勃勃的藩王,在被自己削掉兵权之后的反应,不禁冷笑道:“朝中有人和他们勾结,这朕早已知晓,方醒,你说该如何改之?”

    这个题目让方醒有些纠结,他目光转动,看到大太监的手微不可查的轻轻挥动,就说道:“陛下,终究是天家子弟。记得臣小时候,先父曾经告诫臣,说是救急不救穷,若是自己不争气,再多的眷顾也是白搭。”

    朱棣玩味的看着方醒道:“那你认为该如何?”

    方醒干咳道:“陛下,臣只是胡乱说说,若是能允许郡王以下的自食其力,那……臣失言了,陛下恕罪。”

    朱棣负手而立,身影显得有些孤单。

    “朕说了自己不是李世民!”

    这只是一个孤单的帝王,在徐皇后去了之后,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一瞬间,方醒脱口而出:“陛下,藩王人丁增长极快,此时朝中还能承担钱粮,可以后呢?陛下,一百年,两百年以后呢?”

    说完方醒就后悔了,他垂首站在边上,任由朱棣的目光扫过。

    “朕知道了,你去吧。”

    方醒如蒙大赦,一溜烟就走了,身后的朱棣就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一点绿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

    夏元吉很得意,在宫门处拦截了方醒,喜气洋洋的道:“玻璃烧出来了!”

    方醒还在想着朱棣刚才的反应,就心不在焉的道:“那是好事啊!户部又多了个进项。”

    说到进项,夏元吉就满脸怒色的道:“玻璃才出来,那些皇亲国戚就来了,说是要给家里的窗户装上玻璃,还有一个更是荒谬,居然说要把游廊建造在水上,全部装上玻璃!”

    “好事呀!”

    方醒纳闷的道:“有生意难道还不好吗?他们愿意要,多少都给,反正他们的钱多,不赚白不赚!”

    夏元吉跺脚道:“可他们要赊账!本官如何愿意!那玻璃进了他们家,这辈子户部就别想把钱要回来!”

    “脸皮那么厚?”

    方醒也觉得这事奇葩了,大明的皇亲国戚大多不差钱,可在玻璃上却舍不得一个铜板,这是在挑衅夏元吉啊!

    夏元吉摇头道:“不只是脸皮厚,还说若是差钱了,就去求陛下,宝钞不就是白纸吗,多印些就有了。”

    “蛆虫!”

    方醒毫不客气的给这些脸皮厚的人下了个定义:“夏大人,此事万万不可开先例,否则后患无穷!”

    夏元吉气咻咻的道:“陛下现在心情如何?”

    这是要去告状了,弄不好今儿就要批龙鳞。

    想起朱棣刚才给夏元吉的评价,方醒说道:“还行,不过要注意些言辞,别太激烈了。”

    夏元吉一旦生气了,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要是激怒了朱棣,诏狱里又得多一位大臣,但关押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三天。

    夏元吉整理了一下衣冠,雄赳赳气昂昂的道:“那本官这便去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方醒目送着夏元吉,不禁喃喃自语,边上守门的军士正好知道这首诗歌。他脸颊抽搐,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心中已经把方醒当做了那种心如铁石的人。

    方醒左右看看,最后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

    “老七,拿水来,再拿一本书。”

    辛老七背着个皮包,他从里面摸出了一个保温杯,还有一本封皮是物理的书。

    方醒坐在坎子上,翻开书本,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那个守门的军士马上就改变了对方醒的看法。

    瞧,兴和伯这是在担心夏大人啊!大冷天的坐在冷冰冰的坎子上等消息。

    时间流逝,等方醒喝了半杯水,手中的书看了一半时,夏元吉出来了,灰头土脸的。

    “夏大人!”

    方醒把书丢给辛老七,迎上去问道:“可是被呵斥了?”

    夏元吉抹了一把脸,得意的道:“是被呵斥了,可看陛下的模样,以后随意赏赐宝钞的日子没有喽!”

    “那玻璃呢?”

    “玻璃陛下倒是说了,就算是宫中要用,也得按照户部的规矩来。”

    夏元吉得意洋洋的道:“等本官回去收拾了那些人,若是有叫嚣的,那就让他们来找陛下!”

    这就是一个做事的人,不善于谋身。也幸亏是遇到了朱棣,换一个帝王,夏元吉不可能在户部尚书的位置上呆那么久。

    两人一起往外面走,一个太监在门边偷窥着,等看不到人后,他转身就跑。

    孙祥在静室里盘腿坐着,眼睛微眯,手中的佛珠缓缓转动。

    人的六识在心静的时候会非常的灵敏,平时听不到的声音,此刻却如在耳边。

    孙祥的耳朵一动,睁开眼睛道:“进来吧!”

    刚才在宫门偷窥的太监进来行礼道:“公公,方才夏大人和陛下发生了争执,而后出宫时,兴和伯一直在外面等候,两人一同离开。”

    孙祥觉得自己心如止水,一眼就看破了此事的由来。

    “兴和伯和夏元吉算是有些交情,夏元吉进宫和陛下争执,他正好遇上了,等候一二有何可说的?而且那是在宫门外,在那些军士的眼皮子底下,你觉得这有意思吗?”

    来人惶恐的道:“公公,奴婢愚钝,差点犯下大错,请公公责罚。”

    孙祥冷哼一声,摆摆手道:“要长进,不要整日就想着往上爬!去吧!”

    “谢谢公公,公公果然不愧是孙佛,慈心一片,奴婢回去后就每日早晚净口念佛,祈祷佛祖保佑公公一路高升……”

    孙祥皱眉道:“少说这些,礼佛要心诚,心不诚只会有害!去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