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66章 被包围的绝望
    小刀悍勇的一刀劈翻一个马贼,喊道:“七哥,有人逃出去了!”

    辛老七正抓住一个马贼的脑袋,用力一拧,那脑袋就转了个圈。

    “外面有人!”

    ……

    外面是有人,当房大海和陈小奴,以及那些逃出来的马贼朝着系马的地方狂奔而去时,一队骑兵沉默的挡在了前方。

    张琪拔出长刀,指向前方,喝道:“跪地不杀!”

    沉默的骑兵给了马贼们极大的压力,可……

    房大海喊道:“被抓到咱们也是死,分开跑!不要聚在一起!”

    说完房大海就带着陈小奴从侧面溜了,瞬间原地空无一人。

    张琪冷笑道:“十几个人也敢说分开跑,可笑!点起火把,分开追击,反抗者杀无赦!”

    马蹄声阵阵,朝着四周散去。

    “有人!”

    房大海在黑暗中狂奔着,身后的陈小奴喘息着喊道。

    前方突然被照的大亮,无数的火把、灯笼边上,方家庄的庄户们手持锄头木棍,正两眼放光的看着他们。

    这就是肥羊啊!

    前方一个要靠着人搀扶才能站稳的老头喊道:“敢来方家庄撒野,去!抓住他们!打死!”

    那些早就迫不及待的庄户汉子们一声呐喊,潮水般的朝着房大海等人冲来。

    “这特么的!这特么的还是庄户吗?”

    房大海两眼发直,在北方,这种庄户看到他们后,多半都会逃跑,可方家庄的庄户却悄无声息的在等待着抓马贼。

    这特么的不合理啊!

    百姓不都是怕贼的吗?

    可看着庄户们或是狰狞,或是兴奋的神色,特么的就没有一个害怕的呀!

    “跑!”

    不用劝说,房大海第一个带头开跑,临走还没忘记喊陈小奴一声。

    怎么跑?

    这里是方家的田庄,周围的地形这些庄户们闭着眼睛都能知道是哪。

    马蹄声在四周响起,紧接着辛老七的大嗓门就出现了。

    “各家的人都注意了,每队不能少于十人!”

    这是方醒的安排,庄户们没有经历过操练,单打独斗就是送菜。

    “小的降了!”

    左前方有人跪地投降。有人开头之后,那些被四处堵截的马贼绝望了。

    “小的愿降!”

    这些马贼的手中多半都有人命,投降也不能减轻他们的罪孽。他们最好的结局就是去矿山里挖矿,最后死在那里,被人随意的丢弃进山谷中,成为野兽的口中食。

    可能多活一段时间也好啊!

    看看那些庄户们,那眼神分明就是在看肥猪。

    不想被当做肥猪宰杀,那就乖一点,起码能多活半个月。

    房大海和陈小奴绝望的站在中间,四周的庄户们慢慢的围拢过来。

    “老爷说了,等擒下这些马贼之后,立刻开流水席,吃饱了再回家睡觉!”

    方杰伦也得意洋洋的出来了,他手持着一把长刀,四处打量着,就像是即将收获的老农。

    “跪下!”

    那些庄户们没有经验的伸出木棍喊道,要是人少,房大海敢直接抢过木棍冲杀出去。

    可现在周围都是人,他只要敢出手,瞬间就会被打成胖子。

    陈小奴咬牙道:“大哥,小弟护着你杀出去!”

    长刀一挥,陈小奴就冲了出去,可房大海的动作更快,一把就把他拉了回来。

    庄户们的条件反射的挥舞着棍棒砸下来,陈小奴闭上眼睛。就在此时,他感到身体一转,随即就被扑倒在地上。

    “我们降了,呃!降了!”

    “噗!噗!”

    庄户们一旦动手就控制不住了,棍棒交加,房大海护着陈小奴,嘴里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时刻,他低声道:“小奴,好好的活下去……我原先有个弟弟,也是……和你一般……长……相……”

    房大海的致命伤是后脑上的一棍,那些庄户们看到他不动弹了,就得意洋洋的把尸骸翻过来,露出了完好无损的陈小奴。

    “拿灯笼来,看看这人死了没!”

    灯笼凑近,一个庄户惊讶的道:“他在哭!”

    是的,陈小奴就是在哭,无声的恸哭!

    原来你一直以来对我那么好,是因为我长得像你的弟弟……

    “大哥……”

    陈小奴躺在地上痛哭流涕,任由那些庄户把自己翻过去,然后被捆成了四马攒蹄的模样,被两个庄户挑着去了主宅。

    方醒出来了,看到庄户们居然擒住了一个马贼,就夸道:“好!赶紧送过去,晚点咱们就开饭了!”

    打头的庄户得意洋洋的道:“老爷,咱们还打死了一个。”

    “厉害!那就多喝点酒!”

    方醒夸赞了几句,然后就去找到了张琪。

    张琪的身前正跪着五个马贼,看到方醒后,他拱手道:“二姑爷,除去这五人之外,其他人全数斩杀,无一漏网。”

    “辛苦了。”

    方醒在前天就已经和张辅勾兑过了,张琪每晚都带着张家的家丁们在方家庄外围隐蔽待机,等待信号出击。

    回到主宅,解缙问道:“德华,英国公的家丁出现在这里,会不会被人诟病?”

    “不会。”

    方醒说道:“我没调动聚宝山卫,这就是本分,陛下不会看不到。”

    “爹!”

    卧槽!

    方醒闻声就往前跑,一把抱起了跌跌撞撞跑出来的土豆。

    “怎么出来了?”

    方醒把脸凑过去,试试土豆脸上的温度,然后问了秦嬷嬷。

    秦嬷嬷笑道:“小伯爷被吵醒了,然后看不到老爷就闹腾,正好前边有人传话,说是马贼都已经清剿干净了,夫人就令奴婢带着小伯爷出来。”

    方醒抱着土豆逗弄道:“土豆怕不怕?”

    土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嚷道:“爹,我不怕!”

    “好儿子!”

    虽然土豆表示不怕,可前院的血腥味太浓,方醒让他伏在自己的怀里,然后问辛老七:“前院怎么没有俘虏?”

    辛老七浑身的血,杀气腾腾的道:“老爷,这些马贼当时想往内院跑,大概是想冲进去劫持夫人和少爷他们,所以小的就令人全杀了!”

    杀胚!

    方醒摇摇头道:“尸体全都装袋子里去,这天冷,不会臭。还有,那些俘虏都找个地方关着,你们去洗澡,稍晚花娘那边就开始了。”

    辛老七挠挠头,手中开始干结的血痂看着恶心,方醒皱眉道:“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小心被你媳妇给嫌弃了,赶紧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