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59章 冲击书院,点火
    物理书一出,北平城顿时洛阳纸贵。

    “掌柜的,我要十本。”

    “对不住了,兴和伯有限制,每人限购两本。”

    “为啥?难道多卖些不好吗?”

    “嗤!看你的架势,平日里肯定是经常摇头晃脑的读书,兴和伯早就料到有人会大批买去销毁,所以啊,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

    “殿下,不但是寒门子弟疯狂购买,那些读书人也偷偷的去了,咱们的人去收书,那些书店都不乐意。”

    张楚说完有些忐忑,微微抬头,就看到朱高燧阴着脸,手中的折扇已经变成了麻花。

    被人看穿想法很难受,很憋屈!

    “父皇也不发声,难道就这么让那个竖子逍遥吗?”

    朱高燧的目光阴冷:“那些文人们也该动动了吧,若是长此以往,那些科举无望的人都会抛弃儒学,去学杂学谋生。失了根基,他们将后继无人!”

    ……

    挟着物理书发行的东风,知行书院开学了。

    开学的第一天,朱瞻基照例来到了书院,准备发表一番讲话。

    可到了书院门口,却看到十多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捧着牌位在那里站着。

    一瞬间,朱瞻基的身体气得发抖。

    贾全看到不妙,就冲过去看了一眼,他也傻眼了。

    至圣先师啊!

    卧槽!这是要火并书院吗?

    贾全回身看了一眼,朱瞻基坐在马背上,双手握拳,脸色铁青。

    一个老人回身,那牌位上的字证实了朱瞻基的猜想。

    面对着朱瞻基,老人一脸殉道者的光辉道:“此等奇淫技巧,蛊惑人心,该禁!”

    “殿下,人心浮动,人心不稳,敢问殿下,长此以往,大明将走向何方?!”

    那些老人缓缓转身,没有行礼,因为他们手中的牌位在儒学中的地位比帝王还高。

    “殿下,敢问殿下,大明可是要废除科举吗?”

    白须飘飘,寒风中,老人凛然问道。

    朱瞻基的眼睛眯着,杀意在胸中激荡。

    俞佳心中大急,不顾规矩的劝道:“殿下,万万不可!”

    今日只要动了手,哪怕是倾尽三江之水也洗不清朱瞻基身上的污点!

    “殿下,兴和伯出来了。”

    方醒对这些老人视而未见,冲着朱瞻基招手道:“都到齐了,赶紧进来。”

    朱瞻基勉强笑了笑,然后下马步行进去。

    那些老人都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喊道:“兴和伯,你兴此杂学,将来必身败名裂!”

    “没有不得好死吗?”

    方醒笑道,然后施施然的进了书院,在门口和守门的说道:“书院是重地,没有允许擅自闯入的,马上报官,想必有人会感兴趣的。”

    寒风中,那些老人依然在站着,就像是悬崖上的老松,孤傲而倔强。

    “这就是个死局。”

    方醒讲了几句话就下去了,在朱瞻基讲话的时候,他低声对解缙说道:“有人蛊惑,有人想在临死之前青史留名,有人是为了道统,但目的都一样,逼迫陛下。”

    解缙面带隐忧的道:“德华,若是有人倒下,不管和书院有无关系,这黑锅都扔不掉!”

    方醒面带微笑的看着朱瞻基道:“我知道,但这些人软硬不吃,很难办。”

    解缙唏嘘道:“这都逼到门口来了,真真是欺人太甚!”

    “老爷,门外的人越来越多了,都是些儒生。”

    “猪队友啊!”

    方醒的神色一松,然后吩咐道:“现在咱们不用管了,任由他们闹。”

    “老爷,那些年纪大的呢?”

    “不必管,那些人中必然有他们的子孙学生,他们不管,那就是不孝!”

    解缙说道:“道之所在,义无反顾啊德华!”

    方醒淡淡的道:“那是他们的道,我并未去修改他们的道,也未曾公开诋毁他们的道,那么他们做出这番姿态为何?不过是见不得有对手出现罢了。”

    “邪门歪道,滚出北平!”

    这时外面一声高喊,台子上的朱瞻基的讲话被打断了,他咬牙吩咐道:“去五城兵马司。”

    贾全领命去了,朱瞻基兴趣索然的简单结束了讲话,然后学生们纷纷走进教室,只是大多有些迷茫。

    这是主流群体第一次对北平书院亮出獠牙,用磅礴的气势在震慑着这些涉世不深的学生们。

    呵呵!

    方醒笑眯眯的冲着辛老七点点头,辛老七就拿出个喇叭,冲着外面喊道:“你们千年前也是歪门邪道,装什么阳春白雪!”

    外面的声音一滞,辛老七继续喊道:“有本事大家就来对对,没本事堵门,这是想骗名声吗?我呸!”

    这些方醒教的话辛老七顺嘴就喊出去了,解缙苦笑道:“德华,别撕破了脸皮。”

    这是在揭伤疤,戳脊梁骨,身为儒家人的解缙有些尴尬。

    “有人晕了!”

    这时外面有人惊呼,随即乱作一团。

    “快去找郎中来!”

    “都是被方醒给气坏的,咱们冲进去!把这个狗屁书院砸了!”

    “对!冲进去!把这个害人的地方给砸了!”

    两个儒衫男子在人群中慷慨激昂的高呼着,那些儒生都面色潮红,随着第一个人冲出去,人潮终于不可避免的开始了随大流。

    守门的李大儿不过是方家庄的一个老庄户,看到这架势,他双腿打颤,但还是勇敢的挡在正面。

    人潮并未停顿,有人伸手一扒拉,五十一岁的李大儿就踉踉跄跄的摔倒在边上,眼睁睁的看着人潮冲进了书院。

    “跑的挺快的!”

    外面有人在看热闹,他挥挥手,一队官兵悄然现身,然后慢慢的围过去

    冲进书院后,这些人看到方醒和朱瞻基都站在教室的外面,就有些退缩之意。

    那毕竟是皇太孙,若是惹怒了他,朱棣那边必然会震怒,今日在场的弄不好都得全军覆没。

    可人群中却冲出几人,他们的手中握着不知何时点燃的火把,用力朝着教室扔去。

    “轰!”

    那火把仿佛是带着魔力,一沾上木制的墙板,马上就引发了大火。

    那几个男子也傻眼了,其中一个喊道:“跑啊!”

    “有人行刺!保护殿下!”

    那火焰就在朱瞻基身后一米处燃烧,贾全被吓尿了,第一个冲过来。

    人群也傻眼了,我曰!俺们没想放火的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