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57章 如临大敌的售卖
    兄弟姐妹们,月票!求月票!菊花要被爆了!

    ……

    虽然没有开学,可北平知行书院的师生们都来了,很整齐,没少一人

    解缙端坐在一边,手中拿着一本新书在慢慢翻看。

    解祯亮第一次参加书院的活动,有些不大自在。

    吕长波也拿着一本新书,面色潮红的对马苏说道:“此次物理书刊印,我知行书院又要震动天下了,好啊!”

    马苏空手,他笑道:“震动是必然的,只是会不会震出一些幺蛾子来,谁也说不清啊!”

    李二毛沉声道:“师兄,此书一出,天下文人将乱了,”

    马苏点头道:“自然之道才是正道,此书一出,咱们身边随处可见的事物都能找到出处,就会把儒学映衬的格外引人瞩目,陛下在,他们不敢去堵住那些书店的门,可以后的麻烦事不会少。”

    “山长。”

    这时坐在门边的岳保国起身,大家都跟着站起来。

    方醒大步进来,面色红润。他摸摸岳保国的头顶,问道:“这边的天气可还能适应?”

    岳保国点头,眼中全是依赖之色:“山长,这边的羊肉多,弟子喜欢吃。”

    方醒笑道:“那就多吃点,以后长得高大魁梧,也不辜负岳保国这个名字。”

    “都坐下吧。”

    方醒觉得一屋子的人都站着迎接自己,感觉有些诡异。

    要是再来一句:山长好。这感觉……

    看到大家都显得有些紧张,方醒就对吕长波说道:“吕先生擅长吟诗作对,就来一首吧。”

    吕长波瞥了一眼解缙,不安的道:“山长谬赞了,解先生父子在此,在下绝不敢说什么擅长。”

    有老解在这里,谁敢说自己擅长吟诗作对?

    解缙抬头道:“作你的诗,老夫也可品鉴一二。”

    解缙愿意指点,这可是难得的机缘,吕长波马上就打起精神,搜肠刮肚的想着。

    “作诗不用刻意,刻意就落了下乘,诗由心发,而不是堆砌词句。”

    解缙一句话就让吕长波拱手致谢,他说道:“在下以前在科举一道上苦心孤诣,倒是忽略了天真,错了!”

    方醒看着解缙在教导吕长波,目光转动,缓缓扫过这些学生。

    这些人中最小的岳保国,最大的李二毛,在这个机遇与危机并存的时候,没有选择躲避,而是来到了书院,共同见证这一刻。

    ……

    一辆辆的马车、牛车从宫中缓缓出来,边上有一队侍卫,警惕的看着四周。

    出了皇城,车队马上分散,各奔东西。

    “是书!”

    有人看到车上的全是新书,就好奇的想靠近看看书名。

    “退后!”

    侍卫拍拍刀鞘,驱走了这人。

    这些书在送到各家书店之前是不能曝光的,不然朱瞻基担心会被人堵住道路,然后群情激奋之下,一把火就烧光了。

    车队缓缓向前,慢慢的,那些人都觉得不对味了,好奇心大起,都紧跟在后面。

    能从皇城中拉出来的书,而且数量那么多,会是谁?

    关键是侍卫们的如临大敌,让人觉得这些书的来头不小。

    等车队各自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后,那些书店的老板的面色很古怪,有的发红,有的发白,反正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卸车!”

    这条街有五家书店,一个老板伸手颤抖了半天,最后对着自己的伙计吆喝道。

    “卸车……”

    “卸车!”

    “……”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看着和死了老子娘一般的悲痛?!

    那些伙计在搬运书本时也是一脸的肃然,其中一个被绊了一下,结果手中的一摞书都落在了地上。

    微风轻轻吹过,一本书的书页在来回摆动着。

    “物理?”

    这是什么意思?

    有眼尖的说道:“有些线条呢,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等那些书都搬进去后,侍卫们一声喊,车队慢慢的掉头,然后朝着皇城去了。

    “咱们进去看看吧!”

    “好!看看,若是不贵就买一本回去仔细揣摩一二。”

    一群文人蜂拥而入,老板和伙计都没招呼,只是看着,面色冷淡。

    一个文人迫不及待的拿起一本新书,快速的翻页,然后停住。

    “力的作用是相对的,什么意思?”

    “你看这里,也就是说,你给了我一拳的同时,我的身体也会还你一拳的力道,不过没有你的拳头硬,还有什么压强,所以我吃亏了。”

    “光还会跑?!”

    “体积和密度的关系,这是什么东西?”

    “浮力?还能计算?!”

    几个文人拿着手中的物理书面面相觑,其中一人怒道:“这是邪门歪道!这是胡言乱语!”

    “不能卖!掌柜的,这书不能卖!”

    这人疯癫般的扑向了那一摞书,却被伙计挡住了。

    伙计只是轻轻用力,就把这人推了个踉跄,他心中鄙夷,昂首道:“这书是宫中送来的,你若是有钱,随你买两本回去是烧是撕,如果没钱?呵呵!五城兵马司的人今日可都上街了。”

    五城兵马司今天全员上街,马苏的老丈人赵为正调到了北平后,今日算是第一次带队上街。为此他和同僚商量了一下,专门巡查书店多的地段。

    “何人在此生事?”

    赵为正披甲握刀进来问道,那目光有些渗人的看着那些文人。

    掌柜急忙说道:“大人,只是些许争执,无碍的。”

    赵为正冷冷的道:“没有就好,若有人生事,即刻报上去,不管他是什么人,严惩不贷,剥了他的衣冠!”

    剥了衣冠,也就是夺去功名,这对读书人来说和死爹没啥区别。

    那些文人噤若寒蝉,赵为正冷哼一声,大步出去。

    先前疯狂的那人等赵为正走后,就冲着他的背影呸了一口,悻悻的道:“咱们走!”

    可等他出了大门,却发现几个同伴还在翻看着那本书,就喝道:“还看什么看!早点回家才是正理!”

    这些场景在北平城的各家书店不断上演,而且这本书的价格之便宜,令人发指,让那些寒门子弟趋之若鹜。

    “怎么会那么便宜?”

    数了十个铜板就能买一本物理书,那些文人都要疯了。

    “方醒疯了吗?还是说有人给他出钱了!”

    “这要是铺货到整个大明去,没有十万贯想都别想!”

    “方家绝对没有那么多钱!是谁在背后帮忙?”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