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55章 诚实的方醒,作假的上林苑监

第955章 诚实的方醒,作假的上林苑监

    朱高炽的告诫方醒还是要接受的,所以他老老实实地在家呆着。

    外间渐渐的传闻谢忱的手脚是被方醒打断的,云来客栈的惨案也是方醒使人干的。

    “方醒,你杀人了?!”

    婉婉笨拙的抱着平安,来到方醒的面前问道。

    两双大眼睛之下,方醒施展不出自己的转移话题神功,只得含糊道:“那些都是坏人,他们想杀我,所以我只得反击一下,不小心就……”

    “坏人都该打死!”

    婉婉义愤填膺的挥舞着小拳头道,她当然是帮亲不帮理,只是单手没抱住平安,哧溜一下,平安就滑坐在地上。

    “啊啊啊……”

    小屁孩呆坐在婉婉的脚边,突然咧嘴笑了。

    “夫君,小孩子可不能打打杀杀的。”

    张淑慧觉得方醒给小孩子灌输这种思想很危险,而且婉婉还是郡主,以后的公主。

    若是婉婉成亲后觉得驸马不好,晚上一刀把他剁了,就像是云来客栈的那两个伙计一样,那皇室估摸着得全体捂脸。

    方醒说道:“这年头人心不古,不想吃亏就得从娃娃抓起,至于婉婉……以后有的是人宠着她,若是她被欺负了,用不着自己动手。”

    等朱高炽父子上位后,婉婉的地位就更不一般了。

    长公主,而且是深得宠爱的长公主!

    这样的人谁敢欺负她?

    婉婉歪着脑袋听着,然后起身道:“方醒,我带土豆出去玩。”

    “去吧。”

    小女孩害羞了,让方醒为之莞尔。

    张淑慧等婉婉走后就说道:“夫君,您让我准备钱钞,就是为了城外准备开工的大市场吗?”

    “对!”

    方醒笑道:“这个市场建成之后,那些豪商肯定会观望,这就是下手的最佳时机。后面来的可就不是那个价喽!”

    夏元吉可不是善茬,该宰人的时候绝不手软。

    张淑慧问道:“毕竟要进货,还要照顾店铺,谁来管?”

    “让方德荣去。”

    田庄不再是方家的顶梁柱,看方杰伦的模样,分明还能再活几十年,所以方德荣的位置就有些尴尬了。

    张淑慧想想也觉得不错,“那咱们家还得赶紧派人去南边进货。”

    方醒笑道:“你忘了徐庆吗?有他在,南方的货自然会走水路过来,咱们家只管接货就是了。”

    “那倒是轻省,妾身这就去和杰伦叔商量。”

    张淑慧做事风风火火的,方醒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人就不见了。

    方杰伦自然是愿意的,他正觉得自己的儿子被闲置了,一听张淑慧的安排,马上就带着方德荣来感谢家主。

    “都好好的干,赚钱多的,到年底自然会有分红。”

    方醒的目光一转,看着方德荣道:“方家还不能离开杰伦叔,你就在外面多跑跑,多学学,看杰伦叔的身子骨,你接班是没指望了,只能等方云了。”

    方云和朱瞻墉差不多大,目前也在书院听课。

    方德荣赶紧说道:“老爷放心,小的一定好好的教导方云,等小伯爷他们长大了之后,让他跟着牵马倒茶。”

    书童嘛!一路跟着土豆他们长大,到时候自然就是心腹中的心腹。

    方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就算是定下了未来的管家人选。

    方杰伦老泪纵横的被扶走了,方醒摇摇头,就叫来了辛老七。

    “咱们出门。”

    马贼一直没动静,方醒也懒得戒备,干脆就抛之脑后,爱来不来!

    田地里的雪还没化,马蹄踩过去,一点绿色悄然露头。

    城外的大市场已经规划了地方,十多个人拿着纸笔在写写画画的,一看就是工部的小吏。

    这年头能干事,会干事的基本上都是小吏,而那些高官们只是高居庙堂,美名其曰调和阴阳。

    看到方醒后,一个小吏面露喜色的过来拱手道:“兴和伯,下官正想请教,这个市场要规划多大?”

    “夏大人没说吗?”

    “没说,我们大人也不清楚。”

    方醒摇摇头:“这事本伯说了也不算,要陛下钦定,不过按照我的意思,可以分成几批来,第一批的商铺生意好了之后,咱们再在边上进行第二期修造,不要一拥而上,那会让商家以为店铺很多,大家都观望不租。”

    小吏的眼睛一亮,拱手道:“兴和伯高见,下官这就回去禀告我们大人。”

    方醒笑了笑,他和工部尚书宋礼可没有交情,反而感觉到了些敌意。

    “都抓紧吧,若是拖工,夏大人会把你们工部给拆了!”

    方醒笑道,然后就向着城门而去。

    “老爷,是陛下。”

    城门口冲出一队人马,打头的正是朱棣的新任侍卫统领王福生。

    王福生出现的地方,朱棣肯定就在。

    方醒策马闪到了道边,然后下马。

    下雪不冷化雪冷,朱棣穿着一身锦袍,黑色的披风,旋风般的打马过来。

    “跟朕走。”

    丢下这句话,朱棣策转马头,目光在那些小吏的身上扫了一圈,嘴里轻喝,当先而去。

    方醒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就上马追去。

    一路北行,朱棣只顾着赶路,方醒就凑到王福生的边上,一张嘴就被灌了一肚子的冷风。

    “陛下这是要去哪呢?”

    王福生指指前方,低头道:“去看看上林苑监的地。”

    卧槽!

    方醒在心中暗自为陈潇祈祷,哥们你千万要在啊!不然就离倒霉不远了。

    一路吹风小跑,等到了地头时,方醒看到一群庄户正在田里翻耕。

    有人泄密了!

    想起陈潇说过的话,再看看这群庄户不按照时节翻耕的景象,方醒的心中一个咯噔。

    跟着朱棣下马,大家步行向着那些庄户走去。

    说是庄户,可好歹是专门为宫中种植菜蔬的农人,看着那衣服……

    居然没有补丁?

    方醒看了周围一眼,心中冷笑:袁弥,你特么的在忽悠人呢!

    谁家下地会穿好衣服?

    方家庄的庄户生活不错,衣服是不缺的,可就算是这样,在下地的时候,穿的都是自己最差、最烂的一身衣服。

    难道上林苑监的庄户们的日子比方家庄的还好?

    方醒不相信。

    那些庄户也发现了有人过来,一阵嘀咕后,一个胖子走了出来。

    “德华兄……呃……见过陛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