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54章 一眼看穿
    田野上白茫茫的一片,方醒负手而立,胸膛起伏了几次

    陈潇咬着一根干草,看到方醒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首诗来,就戏谑道:“德华兄要不就再来一首白狗身上肿?”

    方醒在兴和随口弄了一首打油诗,慢慢的也传到了内地,那些文人自然是不屑的,可百姓却觉得有趣。

    “地方不对啊!”

    这里是方家庄,而不是白雪皑皑,宛如一条长龙的长城。

    “嘉蔬署怎么样?”

    “不怎么样,那些人都冷冰冰的,这地里的雪还没化,就催促着庄户们干活。”

    陈潇在嘉蔬署报到,然后下去混了几天,就请了个假回家。

    “就是懒,他们都轮着休息,我这个署丞自然也可以回城办公。”

    方醒点点头道:“弄那么大的地盘,宫中哪里消耗的了那么多!你去好好的查查,若是可行,以后就上个奏章,建议把上林苑监的地盘当做试验田。”

    “大明的农业也得持续发展,各种作物的良种培育最好是由官方来进行,而上林苑监是最好的地方。”

    陈潇说道:“德华兄,那些多出来的产出,估摸着都被那些人给吞了。不过只要宫中打点好,屁事没有。”

    方醒无奈的道:“这上上下下都成了这副模样,陛下自己也无可奈何啊!”

    陈潇很快就走了,对于现在的工作,他有些新鲜感,也有些不适应。可作为新人,而且还是方醒的好友,他不能留下把柄给别人抓。

    “老爷,世上已经没了陈殿忠。”

    辛老七的身上还带着血腥味,眼睛里有些红丝。

    方醒点点头:“这样也好,让他们去猜测,究竟是谁干掉了那两个伙计。至于朱济熿,事情一旦曝光,他要么活在惶恐之中,要么就会更加的疯狂。”

    辛老七奇怪的问道:“老爷,那您为何不直接揭穿晋王呢?”

    “揭穿他干什么?”

    方醒笑的很深沉:“太祖高皇帝的时候,是把朱家的子孙当做了藩篱,可事实证明,他们不是篱笆墙,反而是蛀虫。”

    “蛀虫嘛,自然是要清理的,可总得要让大家知道他们的本来面目吧,否则帝王如何动手?”

    “藩王既然无法插手地方政务,那留着何用?吃着大明的,喝着大明的,最后吃垮了大明,太能生了呀!”

    大明的皇帝是越往后子嗣越少,而藩王却无所事事,而且也没啥烦恼,造人运动多有趣啊!咱们就使劲的生吧。

    ……

    云来客栈的案子在北平城中波澜不惊,只有少数知道这家客栈来历的人当做了笑谈。

    “说凶手就是陈殿忠,确凿无疑。陈殿忠已经潜逃了,刑部和五城兵马司的人正在联手追击。”

    朱瞻墉在帮李二毛的母亲择菜,虽然书院还在放假中,可他却时常回来。

    “那可真是太可怕了,太残忍了。”

    朱瞻墉露出了恰如其分的受惊之色,让周氏有些不忍。

    “您一个郡王,身边都是侍卫,不用怕,没人敢对您动手。”

    周氏觉得自己的际遇很奇妙,一个农家女子,中年丧夫,和儿子相依为命。

    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只是遗憾家贫不能给儿子娶媳妇,可没想到儿子进一趟城,挨了一顿打,却就此走上了另一条路。

    人啊!际遇就是这般的变化无常。

    朱瞻墉拍拍手,起身冲着里面喊道:“二毛,我先回去了。”

    “哦!”

    李二毛拿着本书出来,看到朱瞻墉脚边的菜,不禁赧然道:“怎地让郡王干这个,得罪了。”

    朱瞻墉笑道:“山长不是说了吗,人不分贵贱都要干活,只是分工不同罢了,你我现在都是学生,哪有不能干的?走了啊!”

    等朱瞻墉走后,周氏叹道:“这可是郡王啊!居然能来咱们家闲话!”

    李二毛笑道:“母亲无需多想,这位郡王是被勒令在书院中学习,他来帮忙,就是想套些话,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套话?”

    周氏不相信的道:“他的手下有好些人,难道那些人都是哑子?”

    ……

    朱瞻墉上了马车,几名侍卫当先开路,朝着城中去了。

    车边还有两个太监,可他们都板着脸,朱瞻墉试过,除去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之外,他们不会多说一句话。

    朱瞻墉从荷包中摸出一颗薄荷糖塞进嘴里,然后眯眼感受着那股凉意。

    到了东宫,朱高炽正和婉婉在殿前散步,老的笑吟吟,小的嘟嘴埋怨,看着画面感很强,也很和谐。

    “二哥。”

    小女孩子的仇恨来得快,去的也快,婉婉已经忘掉了这位二哥曾经给自己带来的不幸,笑的很灿烂。

    朱高炽沉着脸道:“去了哪?”

    朱瞻墉躬身道:“父亲,孩儿刚才去了书院。”

    朱高炽的面色稍缓,“嗯,那就去歇息吧。”

    “是,父亲。”

    朱瞻墉现在很温顺,让朱高炽也放下了担忧之心。

    “父亲,二哥现在很乖,那就让他回家行吗?”

    婉婉仰头哀求道,小女孩觉得惩罚已经够了,再这样下去让人心中不忍。

    朱高炽摸摸婉婉的头顶,慈祥的道:“婉婉无需管这些事,你二哥是废铁,要重新回炉烧一番,重新打造。”

    “哦!”

    婉婉不懂这话,只能不乐的应了。

    这时梁中过来了,婉婉知道有事,就乖巧的告辞回去。

    梁中看着婉婉的背影,眼中的慈祥可不比朱高炽的少,一直到朱高炽不满的干咳一声后,他才回神说道:“殿下,云来客栈就是晋王的地方,那两个伙计是探子,至于那个掌柜陈殿忠,刑部的说他是潜逃,可老奴觉得他逃不了。”

    朱高炽挣开搀扶,艰难的走动着。

    “本宫看此事多半是方醒的手脚,这人做事睚眦必报,晋王使了马贼来害他,他若是不反击,本宫还要担心他是否被鬼附身了!哈哈哈哈!”

    很多谜团在外界看来云山雾罩,可在上位者的眼中,却如以刀破竹,找到一点,就能看到全局。

    梁中也跟着笑了起来,心中为朱济熿暗自默哀。

    得罪了方醒他没有好日子过,得罪了太子一家,等以后……这个晋王到底该谁来做,还未可知啊!

    “你去告诫一下,让他适可而止。”

    朱高炽担心方醒杀红了眼,会对朱高燧动手,那事情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至于谢忱的遇袭,在朱高炽的眼中就像是一只蝼蚁被踩了个半死,根本就不在意。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