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52章 明目张胆的报复
    书房内,方醒和梁中正喝着小酒,聊着最近的闲事,以及女人

    千万不要以为太监不喜欢女人,他们只是割掉了家伙事,欲/望还在。

    而且太监最烦恼的就是听床,不管是皇帝还是太子,包括朱瞻基,每次嘿嘿嘿时都有太监在外面等候。

    这听床可不是好差事,宫女听了心思萌动,太监听了抓心挠肺。所以后来宫中就出现了对食。

    所谓的对食,不过是宫女和太监寂寞之下的产物罢了。

    “咱家这辈子算是废掉了,只想着家中的子侄们能争口气,不入祖坟咱家也认了。”

    太监肢体不全,都不得入祖坟,身后多半凄凉。

    梁中唏嘘着,最后挑眉道:“宫中的美人甚多,你若是能得陛下恩赐几个,那滋味,嘿嘿嘿!”

    这太监黑化了呀!

    “德华可在?”

    这时外面有人招呼,方醒略一想就朗声道:“是方大哥吗?请进。”

    方政推开门,看到梁中后就拱手道:“梁公公今日可是好兴致。”

    梁中起身道:“方大人客气了,咱家还有事情,你们喝。”

    喝个屁!

    方醒的酒量哪敢和方政怼!

    等梁中走后,方政才说道:“听说有马贼想对方家下手?”

    方醒换个酒杯,轻笑道:“消息倒是传得快,不过算不得大事。”

    方政杀气腾腾的道:“怕什么!大明的户籍这般严厉,仔细搜寻,那些马贼必然无处藏身。”

    “可若是有人为他们提供住处呢?”

    “你是说……这事是有人在背后使坏?”

    “对。”

    方政摸摸大胡子,眼中厉色闪过:“咱们兄弟有啥好说的,干了就是!不管是哪位王爷,在陛下的眼中难道还能越过太孙去不成?!”

    谁说武将都是大老粗的!

    方政不过是瞬间就断定这事起码是个王爷在后面折腾。

    方醒笑了笑:“不是赵王就是晋王,不过晋王的可能性大些。”

    方政的手一紧,冷笑道:“这是要围魏救赵了,只要能把你打下来,太孙那边自然会方寸大乱。”

    两人默默的喝了一会儿酒,方政一拍桌子,起身道:“我此次带回来些家丁,都是悍勇之士,德华尽可调用。”

    “多谢方大哥,不过此事不宜声张,陛下既然选择了袖手,那我当然也不会含糊,大家就做一场。”

    军中将领最忌讳的就是串联,一旦帝王认为你的心思不纯,以后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把你闲置了。

    ……

    北平城中有家叫做云来的客栈,规模不大不小。

    托了迁都北平的福气,城中的商家最近的生意都好了许多。

    陈殿忠懒洋洋的打着算盘,最后把账本一合,招呼道:“还有没有客人?没有的话就关门了。”

    伙计看看天色道:“掌柜的,这时辰还早啊!”

    陈殿忠没精打采的道:“这年才过,原先的客人都要走了,咱们也好好的休息一阵。”

    “客官可是住店?”

    正在此时,一个男子背着包袱进来,伙计急忙迎过去。

    方五笑了笑:“掌柜的,要一间房,吃食也别吝啬,上两道好菜!”

    陈殿忠无奈的摇摇头,等方五上去后,就叫人把门关了。

    ……

    因为几次谋划很出色,谢忱得到了朱高燧的夸赞和赏赐。

    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夜看尽长安花,谢忱这日带着二十出头的大儿子出去买东西。

    “父亲,孩儿觉得殿下终究于大位无望,可却野心勃勃,您身为幕僚,涉足太深了呀!”

    谢忱负手道:“赵王乃是陛下最宠爱的儿子,北平这个陛下龙潜之地都让他照管,这里面难道就没有一点意思?”

    “为父不过是落第的举子,若无殿下看重,你我父子此刻大概在老家的村子里呆着,为父靠着教书谋生,而你呢?大概只能年复一年的去应试,可你终究不是那块料啊!”

    “父亲……”

    谢忱的儿子一半内疚,一半感动的眼睛都红了,谢忱笑道:“为父也有一番筹划在里面,若是能成,必然不让姚广孝专美于前!”

    朱棣靖难成功之后,在后续的统治中算得上是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大明的国势也一直在蒸蒸日上。

    可就如同唐朝一般,当有人开了先例之后,后人难免会有样学样。

    凭啥你能当皇帝,而我却要被当猪养?

    而姚广孝更是让那些觉得自己怀才不遇者们心有戚戚焉。

    他能凭着和尚的身份搅乱风云,咱们为啥要吃糠咽菜?

    所以朱元璋传位给朱允的这个决定,未尝没有敲定未来继承权顺序的意思。

    名正则言顺,只要顺序不乱,那么大明皇室内部就不会出现纷争。

    父子俩在街上买了些布料首饰,然后还在外面吃了一顿饭,气氛和谐的往回走。

    “父亲,妹妹看到这些布料肯定会欢喜,就是母亲又得要埋怨您乱花钱了。”

    谢忱想起家中的妻女,脸上浮起了一抹柔色,正准备说话,却看到儿子的脸上全是惊骇。

    这是一次高速的行动:谢忱的儿子后颈挨了一掌,当即软倒,被人拖进了巷子中。

    而谢忱自己被一脚踢了进去,等他艰难的想爬起来时,头顶一个口袋罩下来,随即黑暗光临……

    拳脚无声的落在谢忱的身上,可他却咬紧牙关不做声,更不敢有任何反抗。

    巷子口一个男子背身对着外面,也遮断了那些窥探的视线。

    辛老七冷眼看着两名家丁正在暴打谢忱,被布袋套住的谢忱只是闷哼,却不敢叫喊。他点点头,右手一挥。

    一个家丁的脚尖马上改变了方向,重重的踢在谢忱的手臂上,而另一名家丁同时出脚,目标却是谢忱的大腿。

    “咔嚓!”

    “咔嚓!”

    骨折的声音在巷子中很清晰,辛老七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带着人从里面就溜了。

    “啊……救命!”

    骨折的剧痛不是谢忱所能忍的,他惨叫着,用完好的左手去拉扯身上的布袋。

    那些人不想要我的命!

    如果是要他的命,那只需要一把小刀,而不会费尽周折的这样暴打一顿。

    呼救声引来了好奇的目光,旋即有人喊道:“杀人了!”

    他们走了!

    谢忱惨叫着,终于把布袋从头上拉了出去,赶紧就爬到儿子的身边,伸手摸了摸鼻下。

    有呼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