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41章 大过年的不清净啊
    大过年的,户部只有两人值守,其中一个还是方醒的学生。

    过年期间值守没多少事,主要就是随时准备回应朱棣有可能的询问。

    炉子上架着口小锅,姚平搅动着里面的大杂烩,这就是他的午饭。

    “姚大人,外面的小吃不少,您何必弄的那么麻烦呢?”

    陪同值守的小吏杨三闻着香味,不禁有些垂涎。

    锅里就是姚家过年的剩菜,加上冷米饭一起熬煮,那味道确实是不错。

    姚平把几片深红色的五花肉挑出来,再熬煮的话,都要化在锅里了。

    杨三咽下口水,诧异的道:“姚大人,这肉的做法倒是新奇啊!下官都没见到过。”

    姚平舔舔嘴唇道:“这是恩师传授的美食,选五花肉煮熟,然后抹些米酒糟一下,下油锅煎成黄红色。另外就是用腌制的盐菜炒好,五花肉切片,覆盖盐菜,上面浇点酱油和糖,上锅蒸透,吃的时候翻过来就是了,美味啊!”

    杨三的口水几乎都要流出来了,他感慨道:“兴和伯果然是无所不能啊!连美食都那么独具一格,让人垂涎。”

    姚平笑道:“这是家里的剩菜,不然倒是可以请你一起吃。”

    杨三终究拉不下脸,只是记住了姚平刚才说的作法,准备今天回家就试试。

    “大人,有人来交税?”

    这时门房进来禀告道。

    杨三愕然道:“这大过年的交什么税?而且也不该来户部吧?”

    姚平也觉得奇怪,就问道:“是谁?”

    门房苦着脸道:“大人,是定国公。”

    ……

    徐景昌站在户部的外面很坦然,管家在嘀咕着不该来,至少不该亲自来。

    看看那些好奇的路人,徐景昌不在意的道:“你懂什么,这就是方醒说的姿态,不大张旗鼓的,陛下能知道吗?”

    管家嘀咕道:“国公爷,至少锦衣卫和东厂会知道。”

    这时姚平和杨三出来了,见礼后,姚平看到管家的手中拿着宝钞,就问道:“定国公这是……”

    徐景昌昂首道:“本国公弄了个糖霜卖卖,这不就想着勋戚得为国分忧,这是预支的赋税,稍后等下个月再来。”

    姚平接过宝钞,愣愣的看着徐景昌扬长而去。

    杨三纳闷的道:“姚大人,这事怪了啊!除去富阳侯之外,勋戚谁交过税?今日莫不是他喝多了?”

    姚平想着刚才徐景昌的话,目光一转,吩咐道:“你去尚书大人家中通告一下,本官这边做个帐,等年后再做处置。”

    等杨三去后,姚平在户部的门口站了许久,手中的宝钞被风吹的乱糟糟的,让门房纳闷不已。

    你想让这事广为人知吗?那我成全你又如何!

    ……

    朱棣听说了之后,只是嗯了一声,并未发表看法。

    于是这个消息就顺利的开始传播了。

    “大过年的不清静啊!”

    朱高炽很纠结,他看着坐在下方的子女和女人,轻声道:“他这是在做给父皇看,无需在意。”

    梁中点点头,然后出去交代。

    朱高炽纠结的是商税,因为有人上书,说是兴和伯方醒在蛊惑君王,与民争利。期间言辞激烈,大有要灭此朝食的意思。

    而朱高炽身边的人对此也是褒贬不一,他知道,家中偷偷摸摸做生意的官员,大多对此持反对态度。

    “咋就不清静呢!”

    下方的那些女人目光转动,各种情绪就在眼色中传递着。

    ……

    作为太孙,朱瞻基过年期间的事情不算多,所以吃了‘团圆饭’之后,他就告辞了,身后一堆复杂的眼神在送行。

    “去方家庄。”

    朱瞻基一路沉闷的到了方家,进了内院后,躲过了土豆发出的‘暗器’,然后和方醒去了书房。

    “受气了?”

    方醒扔了几颗山楂果脯给他。

    朱瞻基闷声吃着,吃完后就问道:“德华兄,玻璃肯定是早就能出产了,可对?”

    “对,去年年中就能大量生产了。”

    方醒很坦然的说出了真相,和奏折上不一样的真相。

    朱瞻基楞了一下,他本以为方醒会不承认,可……

    方醒笑道:“你以为我是那等心思深沉的人?”

    朱瞻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德华兄,玻璃是你弄出来的东西,小弟不该置喙。”

    方醒叹道:“你得知道,玻璃里面的利益有多大,我拿着它就像是个烫手的土豆,丢,舍不得,不丢,特么的,我不敢富可敌国啊!”

    朱瞻基诧异的道:“有那么赚钱吗?”

    方醒苦笑道:“很赚钱,非一般的赚钱,我打个比方吧,这东西就和聚宝盆差不多。”

    朱瞻基不知道具体的生产流程,总以为成本很高,被方醒一点破,他就傻眼了。

    “那得多少钱?”

    朱瞻基知道玻璃的价格会有多恐怖,他板着手指头算着,半晌抬头道:“德华兄……”

    “吓死人了,对吧?”

    方醒笑了笑,玻璃的成本才多少,那些有钱人家谁不想把窗户换成玻璃的?还有镜子,一旦大规模上市,那圈钱的速度能让夏元吉发疯。

    “德华兄……”

    朱瞻基艰难的吞了口口水道:“此事你我都不能决断,得皇爷爷处置才行。”

    “那是当然,我也不敢私卖啊!”

    方醒清醒得很,就算是后世,你若是身家几千亿,上万亿,那目光能把你聚焦成黑炭。

    何况在这个时候,富可敌国的同义词几乎就是造反。

    “钱啊!会有许多钱!”

    大明你别看百姓穷,可有钱人真心的不少,那些土财主的数量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朱瞻基急切的道:“德华兄,此事最好是搭上几个勋戚,否则太惹眼了。”

    方醒振眉道:“这和送钱给他们有何区别?想都别想!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这门生意我准备交给户部来做,夏老抠绝不会出售制作的方法,谁想要就得要从他的尸体上踩过去!”

    “我只要一成,而且这一成我也不会留着,全都用在发行教科书上面,尽量便宜些,让那些寒门子弟也能学。”

    朱瞻基感动的道:“德华兄,你……”

    哥我不差钱啊!想要钱多的是手段!

    方醒正色道:“家国天下,可我更希望的是家国合一,家与国共荣辱,这才我心中的大明!”

    “家与国,共荣辱……拿酒来!”

    朱瞻基眉间全是振奋,冲着门口的小刀喝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