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35章 一屁臭半城(为盟主“赤焰的噩梦疯”贺,加更!)

第935章 一屁臭半城(为盟主“赤焰的噩梦疯”贺,加更!)

    今天增加了五个盟主,感谢大家的支持和肯定,爵士努把力,看看能不能完成九更,估计最后一更会在十二点以后了。

    今天还开玩笑说竖立一个小目标:完本前有十个盟主,谁曾想大家那么的给力,一天的时间就完成了爵士的目标!

    咋说?!唯有努力码字!!!!

    感谢大家!!!是大家让爵士觉得原来一直有人在关注着自己,只为一句话,就用打赏让爵士瞠目结舌!

    御医很快就找到了发臭的源头朱高燧穿着的衣服!

    “别烧,弄条狗来试试。”

    拿本王和狗相比吗?

    朱高燧咬牙切齿的躺在床上,感觉屁股那处开始收缩,就喝道:“拿马桶来!”

    噼里啪啦一炷香的时间,朱高燧浑身软趴趴的回来,御医们赶紧拿脉。

    “就是有些虚了。”

    “对极对极!殿下的身子骨是有些虚了。”

    “那就先清热解毒,然后再补?”

    几个御医相对一视,都点点头。

    都找不到致病的原因,你让我们怎么诊断啊!

    于是朱高燧就开始了漫长的服药治疗,皇宫中却开始了抱怨。

    王贵妃听说了朱高燧浑身狼藉进宫的事,也听说了赵王府周围成了绝地之事。

    可当一阵风吹过,那股子带着蒜味的臭气飘来时,她也不禁蹙眉道:“赵王是不是中邪了?!”

    想想也是啊!

    “娘娘,奴婢自问见识还算是广博,可也从未听说过这等弥漫不散的臭气,要奴婢说啊,这弄不好……会不会是有……邪祟啊!”

    王贵妃闻言点头道:“难说,以往赵王一笑起来就觉得和气,最近却有些暴戾了,等我却问问陛下。”

    王贵妃无子,所以地位超然,她去见到朱棣后,就说了自己的担忧。

    朱棣沉吟道:“罢了,请了人去看看。”

    王贵妃问道:“那是请和尚还是道士?”

    朱家很奇怪,你说他崇佛吧,可偏偏花费了无数的钱粮在武当山给张邋遢建造了金殿。

    朱棣觉得这事有些奇怪,就说道:“都去!”

    王贵妃毕竟管理内宫,深谙人情世故,就说道:“陛下,两边可是不往来的。”

    朱棣冷笑道:“我家的事情,由不得他们!若是不尽心,朕自然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君王!”

    人间的君王曾经多次主宰佛道的前途,而那些神灵也只是在看着。

    于是有人出去,征召僧道去赵王府查看。

    婉婉也闻到了臭味,她想起方醒教过自己的法子,就让人弄来毛巾打湿,然后捂着脸,跌跌撞撞的去找到了太子夫妇。

    太子夫妇呆在寝宫之中,外面的门窗都关上了。

    婉婉敲门喊道:“父亲,母亲,开门!”

    门打开了,朱高炽看到婉婉的模样不禁笑了,“正准备去接你过来,你这是从哪学的?”

    婉婉拉掉毛巾,愁眉苦脸的道:“父亲,好臭呀!”

    朱高炽回头看看太子妃,摇摇头道:“你且去方家呆着,等宫中的气味消散了再回来。”

    “父亲,孩儿能去吗?”

    朱瞻墡也来了,诺诺的问道。

    太子妃没有迟疑:“去吧,方家大着呢,只是别去爬树。”

    送走了一对儿女,太子妃叹息道:“赵王又要在宫中待一段时日了,怎么就那么多事呢?”

    朱高炽不自然的道:“这不是多事,天灾人祸罢了,宫中安全,还有御医方便诊治,父皇必然是要留的。”

    太子妃撇嘴道:“就他娇贵!汉王也没见三天两头的进宫,好歹也在家编写些兵书。”

    说到朱高煦,朱高炽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二弟以前做事粗糙,现在好多了。”

    朱高炽是愿意兄弟和睦的,可以前朱高煦却不依不饶,让他很是苦恼。

    现在朱高煦消停了,可朱高燧却……

    太子妃无声的嘀咕着:报应!

    ……

    婉婉和朱瞻墡一路到了方家庄,正好是孩子们出来玩耍的时候。

    看着那些在追逐打闹的孩子,朱瞻墡羡慕的道:“他们可真悠闲啊!”

    作为朱高炽的儿子,朱瞻墡在很小就开始了学习,背诵儒学经典,描红写字,到后来还得学什么作诗……

    一切的一切,让朱瞻墡觉得有些厌倦。

    梁中在马车边上说道:“郡王,他们也要上学。”

    朱瞻墡纳闷的道:“那也就是几日的假期,他们怎么那么乐呢?”

    梁中笑道:“是一个月,到了七月份最热的时候还有一个月,每十日也有假期。”

    “真的?”

    朱瞻墡想起自己天刚亮就起床,然后洗漱,练字,等先生来就要授课……

    这样的日子一年到头不停息,只有重大的日子才会有几天假期。

    婉婉一直在看着那些孩子玩耍,突然回头道:“方醒说了,要劳逸结合,头悬梁锥刺股固然可贵,可大部分人却接受不来,所以有张有弛学生才会有兴趣学习。”

    朱瞻墡遗憾的道:“那二哥在书院读书还是因祸得福了,我也想进书院。”

    梁中笑了笑,微微摇头。

    那怎么可能?!

    朱瞻基和方醒是缘法,而朱瞻墉已经被定性为不可教也的范畴,也就是属于皇家的弃子,所以才能在书院就读。

    否则就算是朱瞻墉想来,方醒也不会接收,打死都不会接收!

    看着不远处的主宅,梁中眯眼细思着。

    太子妃就这么三个儿子,老大朱瞻基是稳当了,老二以后多半会被冷落。

    至于老三……

    朱瞻墡在长辈们的印象中不错,是个贤王的苗子。

    可以往发生的事在告诉大家:大明不需要什么贤王!

    不能再来一次靖难了呀!

    ……

    “效果如何?”

    卸妆后的小刀看着有些别扭,走路还习惯性的扭胯。

    方五看到后,不禁深深的为自己感到庆幸。

    “老爷,赵王府附近的人家都跑光了,外间传闻,说是赵王一屁臭半城。”

    “一屁臭半城?”

    “哈哈哈哈!”

    方醒不禁捧腹大笑着,等笑够了,才问道:“没有露出痕迹吧?”

    “没!”方五说道:“小的和小刀装扮的保证没人能认出来,而且我们是在河边卸妆,然后才回来的,后面有七哥他们在清查,没发现有跟梢的人。”

    辛老七点点头:“老爷,当时场面混乱,街上的人都在看王府中逃出来的人,所以没人关注他们。”

    “那就好,各自回去吧。”

    方醒觉得自己的准备没有白费,终于是出了一口恶气。

    朱高燧,让你丫再嘚瑟!

    哪怕陈岩被赶出了赵王府,可胡叠的死依然被方醒归咎于朱高燧,加上陈潇被国子监除名,不报复回来,方醒觉得闷得慌!

    “老爷,郡主和瞻墡郡王来了。”

    “方醒,宫里好臭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