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30章 流血的宝钞兑换
    在京都被攻破的前夜,应兵就派出家仆摸出去,找到了明军,然后提供了不少线索

    所以在战后清理瀛洲时,应兵幸运的躲过了一劫,而且财产田地都还保留着,在如今的瀛洲,算得上是上等人。

    可这位上等人今天却在家中坐立不安。

    瀛洲风格的小院中,落雪纷飞,掉在特地引入的一条小溪中。

    小溪边上的树木湿润而沧桑,那遒劲的枝干弯曲向上,不用着墨,看着就是一幅好画。

    “明人果真动手了吗?”

    应兵脑袋中间的头发才留没多久,看着有些长短不一。

    细眼中带着惊惶,应兵一把揪住来人的衣领,咬牙道:“他们怎么会发现的?怎么会?是不是有人报信了?内奸!一定是出了内奸!”

    “召集人手,快去!咱们必须马上走!”

    应兵想起了明军攻破京都的那天,心中一个激灵,赶紧回身就跑。

    等他跌跌撞撞的带着家人和钱财回来时,院子中多了十多个家仆,人手一把倭刀,这是他私藏下的。

    应兵定定神,看到那些家仆们都面带惧色,就说道:“兑换白银的事有明人接应,所以大家不用慌,没人会抓咱们,只是需要出去避避风头而已,安全的很……”

    “轰!”

    就在此时,大门方向传来了一声轰鸣,紧接着两个家仆狼狈的跑回来,边跑边喊道:“老爷,不好了,明军来了。”

    “是明军的火炮!”

    一个家仆见识过,作为带路党,他想起那天皇宫外的那一排火炮喷吐着火焰,然后皇宫的大门轰然倒塌,里面一片血肉模糊,心就乱了。

    “咱们挡不住的,降了吧!”

    应兵知道自己一家子怕是难逃法网,就嘶吼一声,拎着刀往大门冲过去。

    家仆们知道明军的规矩,所以都跪在地上,应兵的家人犹豫了一下,最终也跪了。

    大家都由衷地对家主的勇敢感到钦佩,心想他去了也好,罪魁祸首都去了,他们这些小虾米最多是流放。

    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应兵就空手飞奔回来,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身上全是泥土。

    明军出现了,不过是十人,也没有令人感到绝望的火枪,可没人敢反抗,都用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地上,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应兵从他们的身边跑过,一个家仆伸手抓住了他的脚腕,接着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噗!”

    应兵抬起头,整张脸都是青紫,旋即两注鼻血流下,看着凄惨无比。

    “应兵,你的事发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那些明军慢腾腾的走过来,其中一人踩在应兵的腰上,狞笑道:“知情不报者杀无赦!”

    “大人,小的知道应兵干的事!小的愿意检举……”

    ……

    “有内应?”

    陈杰很恼怒,可却不意外,只是冷笑道:“果然是人心不足,瀛洲的俸禄比中原的高出许多,可还有人不知足,马上去拿人,本官这就上奏折,把此事禀告朝中,多半是要流放到交趾去了。”

    想起此事的源头,陈杰在堂中疾走几步,猛然回身道:“下文,告诫瀛洲上下官吏,若有贪腐者,全家流放蛮荒之地!”

    有人劝道:“大人,此等事应该等朝中决断吧。”

    犯官流放到哪里,这可不是陈杰所能决定的,逾越了。

    陈杰淡淡的道:“瀛洲特殊,特事特办!”

    没有一点儿开拓精神,朱棣怎么会把陈杰派来。

    循规蹈矩的官员多了去,能随机应变的才有前途。

    ……

    小娘在交趾过的不错,特别是去过一次金陵之后,那些百姓看到她都带着畏惧,而原先对她存有偏见的官吏只能悻悻的在背后嘀咕。

    嘀咕什么呢?

    嘀咕方醒在交趾始乱终弃,把自己的女人丢在这里独自打熬。

    小娘过的很充实,她一个月去看一次女儿,甚至提出来把女儿接到自己的身边,可却遭到了娘家人的反对。

    为何反对?

    因为小娘站在了交趾男人的对立面,无数男人因为她而下狱,最终被拉到矿山和甘蔗地干苦力。

    如果小娘的女儿跟着她,估摸着以后就嫁不出去了,整个交趾都不会有男人娶她。

    小娘站在宝钞兑换点,手中的包袱往桌子上一放,沉重的声音让那些来兑换白银的人都退了一步。

    “我兑换宝钞。”

    包袱打开,里面全是金银,兑换的人大致估量了一下,起码得价值三百贯。

    “小娘大人稍等,小的马上就清点。”

    小娘有品级了,八品官,挂在布政使司衙门,连黄福都对她礼敬有加。

    那么多?

    边上的人看到那些金银不禁两眼发热,恨不能一把抢回家去。

    可站在小娘身后的两个太监可不是善茬,多少交趾人就是栽在了他们的手中,至今依然杳无音讯。

    因为工作的关系,小娘的俸禄不低,而且方醒临走前心有内疚,给了她不少金银。

    当小娘带着宝钞出去后,兑换点的人高声喊道:“还有要兑换银子的没有?有的就快点啊!咱也得过年了!”

    “兑个屁!”

    一个老头把宝钞收好,说道:“小娘大人那么多金银都兑换了宝钞,咱们这点算个屁!都换了白银回家喝西北风啊!走了走了,听说船队运来了好些海味,买些回家……”

    “对哦,本就没多少钱,都兑换了一家老小吃啥?”

    “现在都在用宝钞,能用银钱买的宝钞都能买,咱们怕什么,怕的是那些大户!”

    “有家大户不是兑换了几千两银子?后来听说他家和那些叛逆有联系,换来的银子都送给了那些叛逆……哎!全家流放啊!”

    “如今算是好的了,以前的全都是砍头,想想那个魔神,再想想那座京观,还敢造反的都是蠢货……”

    消息传到了黄福的耳中,他沉吟良久,吩咐道:“小娘那里再派一个小旗部跟着,一定要确保安全,本官这里也会给她记功,就是不知道朝中的那些大人们愿不愿意给一个女人升官了。”

    ……

    在宝钞的试行中,朝鲜的反应是最为平淡的。

    这个和大明差不多社会架构的地方,面对着新的统治者,表现的很温顺,那些提前准备好的白银都搁在库房中积尘。

    整个更换宝钞的过程中,大明获得了大量的资源,而付出的不过是印刷和运输的费用而已。

    大批的金银被堆放在库房之中,就等着航线开启后运到北平去。

    b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