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28章 尴尬,谢祯亮
    眼前的景象就像是私奔现场,方醒傻眼了,婉婉傻眼了

    可太子妃却没傻眼,她莲步轻移,红唇轻启:“德华呀,你这是在帮婉婉爬窗户吗?”

    好一个智慧的女人,方醒和婉婉几乎点头如捣蒜。

    “是,郡主方才不小心从窗户里掉下来了,臣正帮着她回去呢!”

    “母亲,婉婉马上就回去。”

    看到婉婉回身就抓住绳子,准备原路返回,太子妃的脸颊微颤,转身就走。

    傻丫头啊!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方醒灰溜溜的出了宫,去找朱瞻基。

    朱瞻基在府中练武,一匹马被他折腾的口吐白沫。

    “德华兄。”

    看到方醒来了,朱瞻基这才跳下马来,面色郁郁的道:“德华兄,你的后院是怎么调理的?”

    马夫心疼的带走了那匹马,看样子没有几天休息是恢复不过来了。

    “你为何问这个问题?”

    两人找个地方坐下,面对着宽敞的练武场,朱瞻基开始吐苦水了。

    “内院的那些女人平日我在时看着好好的,可等我一走,俞佳说就开始了各种明争暗斗,开始胡氏还能管管,可后来根本就管不住,心太软啊!”

    “以前还行,前天有个被人推下水,差点淹死,现在还躺在床上,昨天更好,屋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只大老鼠,吓晕了两个,其中一个是自己撞晕的。”

    “这日子没法过了呀!”

    朱瞻基显得很苦闷,头发都被抓的乱糟糟的。

    “这事怎么说呢?各家有各家的难处吧。”

    方醒觉得这娃真是……

    “女人多了自然麻烦多,胡氏才多大?面对着那些争宠的女人,她没被吃了就算是祖坟烧高香,你还能要求她更多吗?”

    方醒觉得自己的运气真不错,张淑慧不算大度,可小白却是从小就确立了在方家的地位,而且有功。

    “你别看淑慧大气,若是我找十个八个的女人回去,保证这家就完蛋了,从此相敬如宾。”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事谁都帮不到你,你自己想要什么生活,生活很有可能会送给你一个笑话,咱们还是来说说物理书吧,我觉得很有可能会卡在陛下那里。”

    朱瞻基皱眉道:“此书一旦刊印出去,那就会掀起波澜,德华兄,小弟认为还是缓缓放出去为好。”

    方醒呼出一口气,“我知道,所以这也是我最先找到太子殿下的原因,此书一旦面世,弄不好我得举家出去避风头了。”

    ……

    回到家,方醒看到外面有两辆马车,一问才知道是解缙的家人到了。

    “一路兼程,胡氏都没叫苦,方才妾身已经请了御医来,说是没事……”

    张淑慧正在交代丫鬟给谢家送东西,看到方醒来后,就说了些情况。

    “谢祯亮看着倒是豁达,见面时解先生老泪纵横,说是自己连累了家人,可谢祯亮却说这是命中的劫数,如今一家团聚,就是老天爷的恩赐,已经很满足了。”

    根据张淑慧的表述,方醒能在脑海中还原解缙一家见面的场景,对于年轻的谢祯亮,他觉得有些意思。

    看到张淑慧送的大多是生活用品,方醒摇摇头道:“这些东西无需准备,谢家独自在吉水煎熬了多年,如今归还了家产,这些东西是不缺的,咱们无需过于热情。”

    方醒和解缙有些忘年交的意思,而今解缙一家团聚,摆脱了那种被‘监视居住’的处境,送太多的东西有些不合适。

    “尊重,咱们现在能给予谢家的也就是尊重而已。”

    “老爷,谢公子求见。”

    方醒一怔,然后笑道:“既然是这等关系,无需避嫌,请他进来。”

    张淑慧急忙叫人把小白和平安叫来,然后她亲自去后院,把和铃铛在一起玩疯了的土豆提溜回来。

    “看看你满身的泥,咋见人呢!”

    张淑慧一边数落,一边飞速的给土豆换衣服,而方醒就给他洗净手脸。

    土豆自然是不爽的,只是父母的威胁却是实实在在的,所以他马上装傻,呆呆的任由摆布。

    “老爷,谢公子到了。”

    谢祯亮很年轻,可气质却稳沉,举止间自然有一番风范。

    “见过兴和伯。”

    “见过兴和伯夫人。”

    方醒摆摆手道:“我与解先生乃忘年之交,这称呼太生硬了,以后你叫我方大哥就是了。”

    谢祯亮马上就改换了称呼,看来是解缙事先有交代。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磨难能改变一个人,只不过结果不同,有人会自暴自弃,有人会砥砺前行。

    而谢祯亮显然就是后者,他微微一笑:“方大哥,小弟已然成家,在当前自然是没有科举的希望,小弟也就懒了,听闻书院还差一位儒学教授,小弟毛遂自荐,还请方大哥试一试。”

    虽然一家团聚了,可谢祯亮在永乐朝是不可能参加科举的,等老朱去后,也是有些尴尬,所以谢祯亮干脆就放弃了这条路,看来是想育人。

    方醒目光一转,笑道:“说实话,北平的知行书院一直想寻一位儒学教授,可你知道的,那些人对科学的态度不怎么好,所以耽误至今。你家学渊博,哪用试一试,书院已经放假了,你且休息,等年后就顶上去。”

    谢祯亮起身,躬身道谢。

    可等坐下后,他就正色道:“方大哥对儒学怎么看?”

    得,这位看来也是对儒学的感情颇深。

    方醒沉吟了一下,“一千多,快两千年了吧,儒学在华夏的历史中扮演了许多角色,开始大多是正面,可后期多半是负面,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谢祯亮读过不少史书,对此只能是点头赞同。

    “儒学要和儒家分开来看,儒学有其积极的一面,这一点不可否认,谁否认了就不配当汉人!”

    方醒的表情很严肃,他想起了后世那些根植于华夏骨髓中的观念,可惜被西风给压倒了。

    “学是学识,而家是什么?”

    在这个问题上方醒不会让步,所以他正色道:“学是学,家是家,我支持学,却讨厌家。”

    这话听着有些绕口,可谢祯亮却心中明了,他在吉水和解缙通信无数,所以对方醒的思想了解不少。

    “方大哥,小弟也认为学和家应当分开,好好的儒学,一旦冠上儒家的名头,很快就会成为少数人的牟利工具。”

    “不管是儒家还是法家,或是墨家,只要抱成一团,像个刺猬似的对外界抱着敌意,这样的学识就没有前途,必将会被历史淘汰!”

    方醒的态度很坚决:“不要一家独尊,儒家已经在华夏垄断了上千年,却不肯跟随发展而改变,而科学却根植于大众,它不故作玄妙,没有门槛,直指实用,你可以多看看教科书,有问题可以向解先生请教,他现在已经可以担任科学的教授了,哈哈哈!”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