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25章 戏剧性的一幕
    感谢:淼淼孩子的万赏!

    ……

    陈嘉辉得知了此事后,第二天早上就先上了奏章请罪,然后就去了吏部。

    而陈潇郁郁寡欢,被陆小冉安抚了一下后,就想起了方醒经商的提议。

    “要不为夫开一家酒楼如何?”

    想起方醒家独步大明的美食,陈潇觉得自己还有挽救的余地。

    于是他重整旗鼓,打算去方家求教。

    陆小冉此时化身为小媳妇,用女人的温柔来安慰陈潇。

    “夫君莫急,大不了咱们耕读就是了,以后……”

    这里是官宦聚居区,马上要过年了,各家各户人流不息,大多是采买的人,还有的是庄子上送年礼的。

    一出去就看到那些猪羊不是一件美事,臭烘烘的。

    那些在门口接待的管家看到陈潇后,都面露不屑之色。有和陈嘉辉是政敌的人家,那管家甚至都提高了嗓门:“那可是徇私啊!可惜却是烂泥扶不上墙,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断送了不说,还连累家人,这等人你们说叫做什么?”

    边上送猪羊的庄户凑趣道:“那叫败家子!在小的村上若是有这等人,早就叫爹娘给打死了!”

    那管家叹道:“可他爹却舍不得,这不眼瞅着就要倒霉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是啊!不过那败家子肯定是……”

    陈潇已经暴怒了,他身后的陆小冉也不顾什么抛头露面,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往里拖。

    “放开!老子今日非得要抽死这个畜生不可!”

    “夫君回来!等父亲回家了再说!”

    陆小冉何尝不愤怒,可她家学渊博,知道这等事不能闹开,闹开了对陈嘉辉的负面影响太大。

    “怕了?哈哈哈!”那管家巴不得陈潇暴打自己一顿,那事情就好玩了。

    那边的人在狂笑着,但很快狂笑声就被马蹄声打断了。

    来人一身军服,目不斜视的策马到了正在挣扎着的陈潇身前,俯身问道:“你可是陈潇?”

    陈潇愕然道:“正是在下,你哪位?”

    来人肃然道:“兵部已经和吏部沟通了,年后你就到聚宝山卫报到,记住了,十六必须要到,否则军法从事!”

    陈潇傻眼了,问道:“在下去聚宝山卫干嘛呢?”

    身后的陆小冉伸出手指头在他的腰间一拧,然后低喝道:“还问!那是方大哥的地方,你傻不傻!”

    马上的小旗官昂首道:“记住了,十六不到,军法从事!还会把你退回吏部去!”

    什么?

    刚开始听到是聚宝山卫时,边上的人还有些惊讶,但也有些幸灾乐祸。

    陈嘉辉可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从了军,哪怕有方醒的庇护,可军籍是子子孙孙的事啊!

    好男不当兵,如今的大明就是这个情况!

    “吏部?”

    那管家已经傻了,尼玛!方醒居然亲自出手了?

    方醒通过蹇义安排陈潇的职位,可却被人给点破了。现在看来,他应该是认输了,只是让陈潇在吏部挂着,然后在聚宝山卫寻个文书之类的职位,等待时机。

    哎!

    还是让他给陈潇找到了生路啊!

    边上的人都不禁为方醒的重情义感到有些艳羡。

    堂堂兴和伯,皇太孙的老师,居然为了陈潇选择了一条弯曲的道路,果真是兄弟啊!

    至于这个周折没人敢质疑。

    国子监的学生出来就能有品级,陈潇这个黑锅背的冤枉,知情人都说他被方醒给连累了。国子监的人是在为贵人办事,专门拿他来开刀。

    罢了!这事本身就上不得台面讨论,就算是方醒强行给他弄个九品官又如何!

    小旗官策马转身,正准备回去,可迎面却又来了一人一马。

    来人神色倨傲,看到陈潇后就喝道:“可是陈潇?”

    陈潇已经麻木了,只是拱手道:“正是在下。”

    “你马上去吏部,年后去上林苑监任职,记住了,不许丢脸!”

    说完这人就走,不但是陈潇懵逼,先前的小旗官也是一脸的不解。

    “那是汉王的侍卫!”

    这时边上有人喊道,显然认出了那人。

    陈潇眨巴着眼睛,苦笑道:“在下到底要去哪啊?”

    小旗官郁闷的道:“你且去吏部看看,我这边也回去问问。”

    等人走了之后,陈潇赶紧回家换衣服,陆小冉追着问道:“夫君,汉王怎么会帮你谋官呢?他不会是要害人吧?”

    陈潇想起了天界寺,他摇头道:“不会,汉王和德华兄交好,他不会害我。”

    陆小冉一听就喜道:“那可是汉王啊!夫君,你就要飞黄腾达了!”

    小两口喜不自胜,而外面的那些人都呆滞了一瞬。

    “都呆着干什么?赶紧把东西搬进去!”

    “哦!”

    隔壁的管家面色铁青的喝道,他知道陈潇是因祸得福了。

    “上林苑监可是肥差啊!油水足,就是要经常出门。”

    “那可是给宫中饲养牲畜,种粮食的地方,经常出门算个啥!”

    “闭嘴!”

    隔壁的管家怒不可遏的喝止了庄户的议论,然后叫人赶紧去通知担任顺天府推官的老爷肖长宏。

    肖长宏已经盯着比自己高一级的陈嘉辉很久了,就想找个办法把他顶下来。

    ……

    陈嘉辉自己也很懵逼,蹇义云山雾罩的一番话后,他直到出了吏部才明白。

    “那个……兴和伯,那个……汉王殿下,让陈潇赶紧来吧,上林苑监正好差一个署丞。”

    那可是八品官啊!

    而且还是‘皇家特供基地’的八品官,虽然和县丞是一个级别,可架不住他就在北平,算得上是京官。

    陈嘉辉忍住好奇心和激动,故作淡然的回到了自己的衙门,一路都是恭喜声。

    “陈大人,恭喜了,令郎的前途无量啊!”

    “陈大人,哪天请酒?咱们也贺一贺!”

    ……

    朱高煦有些纠结,在府中坐立不安的,连酒都不喝。

    张天静对自己的东主已经无语了,他看到朱高煦快把手中的折扇给弄断了,就说道:“殿下,既然帮了忙,那就该让别人知道,否则那不是白忙活了吗?”

    朱高煦把折扇一扔,瞪眼道:“你知道什么?本王和方醒可是知己,帮个小忙就去显摆,本王还丢不起那个脸!”

    张天静无奈的道:“那要不……哎!兴和伯估摸着也该知道了。”

    你派人去通知了陈潇,那不就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这事是本王干的,你们千万别认错了人!

    朱高煦扭捏的道:“可本王没告诉他,那个……就不算。”

    缺爱的朱高煦很是兴奋,觉得自己给朋友一个真诚的帮助,还不求回报。

    这该是义薄云天了吧!

    “殿下,兴和伯求见!”

    “哎!”

    朱高煦后悔了,他觉得自己不该让人去通知陈潇,所以嘟囔着道:“上次在天界寺本王可是答应了给他找事做,不过是践行诺言罢了,方醒也太客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