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21章 我错了吗?
    感谢:黑西法的万赏!

    快过年了,方家上下都喜气洋洋的,各种食材被送到了厨房,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河里游的,甚至连海味都有。

    内院中有两匹不安的小马,柳溥拿着一根烤羊腿,边吃边说道:“德华兄,这小马的脾气好,倒是适合土豆和平安玩耍。”

    方醒笑道:“早了四五年,所以这马只能给他们玩玩。”

    马长大后,土豆和平安都还不是学骑马的年龄,若是提早学骑马,马已经是壮年了,容易出事。

    柳溥笑道:“德华兄这话错了,小弟在五岁时,家父就已经手把手的教我骑马了。”

    “嗯!”、

    方醒看到土豆闻讯跑出来,就笑道:“若是他们喜欢就学,不喜欢大些再说。”

    “马!马!”

    土豆欢呼一声就冲向了小马,把小马吓的原地闪躲。

    “土豆过来。”

    张淑慧担心土豆会被马踢,就提着裙子冲了过去,一把拎起土豆,翻身在屁股上拍了两下。

    “叫你不听话!下次再敢,就打断你的腿!”

    “娘!骑马!骑马马!”

    土豆挣扎着,幸亏张淑慧不是那种娇小姐出身,否则还拿不住这小子。

    小白抱着咿咿呀呀的平安出来,看到小马也是喜的不行,“少爷,我能骑吗?”

    张淑慧气喘吁吁的收拾了土豆,嗔道:“你个女子骑什么马?丢死人了!”

    小白扁嘴道:“可是夫人,以前我都看到过有女人骑马……哦不,是骑驴,侧着骑,可威风了!”

    “你这是活生生的指驴为马啊!小白,你行的!”

    方醒笑着,然后和柳溥去了书房。

    书房里,在方五的监视下,春生已经把火锅弄好了。

    “老爷,这就是花娘按照您说的法子弄出来的火锅。”

    一个碳炉上面架着口锅,锅里的汤色微暗,里面煮着些肠头和土豆,周围摆放着些粉丝。

    土豆做成的粉丝也只有这种做法方醒才喜欢吃。

    “来来来,试试这种吃法如何。”

    夹起一截肠头,方醒用剪刀分解成环状,然后舀了一勺汤,加了边上的辣椒面搅拌。

    肠头入口有淡淡的卤味,加上辣椒和汤汁,顿时就让方醒眯上了眼睛。

    “好吃!”

    柳溥学着方醒弄了肠头,尝了一块之后,眼睛一亮,不顾还在滚烫,连汤汁都喝了个干净。

    “德华兄,你家的吃食果然是独步大明!”

    土豆软糯,粉丝滑溜,简单的吃食,却让方醒和柳溥吃的满头大汗,酣畅淋漓。

    “老爷,七哥他们回来了。”

    方五在门外低声说道。

    方醒的眼睛一眯,说道:“叫黄先生来。”

    等黄钟来后,方醒起身道:“你们俩喝着,我到前院去看看。”

    柳溥摆摆手道:“德华兄赶紧回来啊!”

    这厮嘴里还包着食物,声音含含糊糊的。

    方醒点点头,笑吟吟的出门,可才出书房的门,那眸色就转为冰冷。

    前院,辛老七和小刀满面风尘的在喝水,看到方醒后,辛老七起身道:“老爷,胡叠是被人毒死的,起因是莫愁当街驳斥赵王侍卫的那次,后来赵王把侍卫统领陈岩赶出王府,这人就在金陵厮混,等迁都之后就下手毒死了胡叠。”

    方醒的双拳紧握,问道:“他是为了泄愤吗?”

    辛老七点头道:“对,陈岩就是泄愤,还有就是看到莫愁家的神仙居背后无人了,就想夺了秘方。”

    “什么秘方?饭菜?”

    辛老七点点头,然后说道:“老爷,在回来之前,小的已经买通了狱卒,陈岩将饱受煎熬而死。”

    方醒的胸膛起伏几下问道:“莫愁呢?她为何没有一起来?”

    辛老七垂首道:“莫愁姑娘本想回交趾,后来小的几人就劝了劝,最后她只答应呆在金陵,还经营那家神仙居。”

    “味精送去了吗?”

    方醒语气平淡的问道。

    “送了,小的说,以后每年送两次味精去金陵。”

    “以后金陵没人敢欺负她了吧?”

    方醒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转身回去。

    “稍晚把消息送给御史,我要让金陵官场付出代价!”

    都察院的御史们被方醒折腾过几次,灰土土脸的,最近有些沉寂。

    迁都了,自然就该有个新气象,不寻几个倒霉鬼来祭旗,那还是都察院吗?

    回到书房,方醒酒到杯干,言笑晏晏,最终颓然大醉。

    方醒喝醉了一般不闹,只是倒头就睡。

    张淑慧正和土豆在玩背诗的游戏,看到被扶进来的方醒,不禁问道:“今日可是有什么好事吗?”

    方醒振臂甩开了扶持,然后跌跌撞撞的进了里屋的卧室。

    张淑慧一愣,土豆趁机想摆脱‘学习’,就欢呼一声追了进去。

    这不对啊!

    以往方醒再怎么着也是笑呵呵的,今天怎么看着有些……郁郁呢?

    张淑慧起身去了里间,正好看到土豆熟练的爬上床去,一屁股坐在方醒的肚子上,嚷道:“爹,骑大马!骑大马!”

    喝多的人不能折腾,土豆这个行径正好是催吐的绝招,于是方醒的嘴就张开,准备侧脸。

    张淑慧眼疾手快的把盆送过去,然后把方醒的上半身扶到了床外,拍打着他的后背。

    土豆被掀下马来,正在扁嘴的时候,方醒就吐了。

    “呕!”

    食物和酒水的混合物呈喷射状吐在了盆里,甚至还溅到了张淑慧的手上。她拍打着方醒的背,哄孩子似的说道:“吐吧吐吧,吐出来就好受了。”

    方醒的情绪有问题,好像有些郁闷。

    作为妻子,在方醒不想说的情况下,张淑慧选择了沉默。

    土豆被吓傻了,看到张淑慧在给方醒拍背,他笨拙的爬过来,伸出小手也跟着拍打着。

    “爹!臭!臭!”

    “呕!”

    呕吐仿佛没有止境,张淑慧一只手已经端不住盆了,幸好小白闻声赶来,蹲在地上接过了盆。

    于是,一个美女和萌娃在拍背,一个美女在端盆,方醒就在这傲娇的环境下吐了个昏天黑地。

    吐完了,张淑慧接过丫鬟的毛巾给他擦嘴,又送了醒酒汤给他灌下去。

    方醒重重的倒在床上,土豆站在他的身边,皱着小眉头,在思考着为何有那么臭的东西会从人的嘴里吐出来。

    方醒茫然的看着土豆,喘息着说道:“淑慧,我错了吗?”

    张淑慧正接过新毛巾,闻言身体一滞,然后很自然的继续给他擦脸:“夫君上扶社稷,下怜老幼,在妾身的眼中没错呢!”

    方醒只觉得脑子里有个炮竹在不停的爆炸着,他傻笑道:“是,我没错,都是老天爷的错,我没错……”

    那个幽静的小巷里,那个眉尖轻蹙的少女,我错了吗?

    “我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