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17章 羊肉冷了就骚,故人的噩耗
    静月微微一笑:“伯爷,静月已然脱离了晋王的控制。”

    “那我是该为你感到遗憾呢,还是惋惜?”

    温热的米酒下肚,仿佛是一条热线在缓缓下流。

    这种不到十度的米酒夏天可以冰冻,冬天加姜片煮开,都是上好的饮品。

    “当然是欢喜。”

    静月喜滋滋的道:“伯爷,静月在北平开了一家脂粉店,若是伯夫人去光顾,静月肯定会不胜欢迎。”

    她居然能摆脱朱济熿的控制?

    而且朱高燧被她坑了一把,居然也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北平城开店,这不符合逻辑。

    静月看到方醒在沉思,就捂嘴噗嗤一笑,解释道:“伯爷,在秦淮河多年,小女好歹也有些保命的手段,朱济熿不算什么。至于赵王,他老人家是瓷器,而小女是粗瓦,他当然不会硬碰硬了。”

    “原来你拿了他们的把柄!”

    方醒的眸色深沉,看着有些危险。

    静月没慌乱,噙笑道:“小女很清楚,若是那些东西交出去,不管是交给了谁,小女将死无葬身地,最好的结局就是成为那人的禁脔。不过若是伯爷的话,小女甘之如醇。”

    说着静月展颜一笑,百媚横生。

    方醒看了一眼,然后咬下一块羊肉,皱眉道:“羊肉冷了就骚,再烤烤。”

    静月呆了一瞬,然后接过羊肉串摆在烤架上,旋即一股子羊骚味就传了出来。

    “羊肉就是这样,热的时候香味扑鼻,吃的人忘形,可冷了之后,那股子味道就让人受不住,就算是再热一次,可那股子膻味却再也消不掉了。”

    静月终于绷不住笑脸了,她呆呆的看着烧的发白的木炭,幽幽的道:“伯爷,有人让小女托话,说是您一味树敌是能消除君王的忌惮,可子孙如何?”

    方醒树敌之多:儒家、勋戚……

    这些势力之庞大,让人望而生畏,可方醒却谈笑间就把这些势力变成了自己的对手,堪称是千古第一人。

    方醒目光幽幽的道:“既然入了世,那不活个痛快怎么行?对手越多,我就觉得乐趣越多,就像是过关一般的,当这些关卡被我一一跨越之后,这世上自然再无人阻挡大明的兴盛之路!”

    静月面露崇拜之色道:“伯爷志向高远,静月只是转述,对伯爷只有膜拜之心,并无敌意。”

    自古美女慕英雄,方醒这等带着悲情色彩,恍如螳臂当车般的理想主义者,就像是黑夜中的孤灯,能引来无数的飞蛾扑火。

    方醒淡淡的道:“你若是有敌意,连前门都进不来,小刀可不会有什么惜香怜玉之心,你此刻尸骨已寒。”

    “今夜方某知道必有人来,只是不知道是文还是武,可最后他们却胁迫了女人来传话,真真是丢了男人和武勋的脸!”

    静月起身道:“伯爷雅量,静月就以一个消息来报答吧。”

    方醒端起酒杯道:“你说。”

    “小女在秦淮河多年,哪怕出走,可也还有三五知交在,近日静月得了一个消息,伯爷的那位女人丧父,正孤苦无依的在金陵,周围群狼环视。”

    “我的女人?谁?!”

    方醒诧然,旋即目光一冷,问道:“可是莫愁?”

    静月点头:“正是。”

    “她的父亲是如何死的?”

    静月摇摇头道:“说是急症,一夜就去了,不过静月的知交说,此事有些沸沸扬扬,那晚胡叠疼的厉害,嘶吼了一夜,天快亮时才握着莫愁的手咽气,有和尚说,若是他见了天光,兴许还能多活几年。”

    “有人说伯爷亏欠这个莫愁良多,可家中有悍妻,只能放在外面。”

    方醒点点头,“我是欠了他们父女很多,亏心啊……”

    若不是他,胡叠父女此刻还在交趾呆着,安安静静的开着那家客栈。

    静月嘴里的这等神秘主义的说法方醒自然是不信的,他缓缓放下酒杯,闭上了眼睛,仿佛又来到了那个小巷子中。

    ……

    “莫愁湖边走,春光满枝头,花儿含羞笑,碧水也温柔……”

    歌依然是那首歌,可声音却不再是那个声音。

    自从三个多月前开始,莫愁湖边就少了那个笑的宁静的少女,只是那歌曲却被传唱开来,成了莫愁湖的一道美景。

    冬天的金陵万物凋零,小巷幽深。

    一场冬雨让巷子里的石板路成了摔跤场,刘明刚摔倒,陈默就紧跟着来了个屁墩。

    “这该死的巷子,下次再也不来了!”

    陈默和刘明相互搀扶着起来,然后揉着屁股埋怨道。

    黄金麓站的稳稳的,他看着不远处关门的神仙居,皱眉道:“怎么关门了?”

    陈默龇牙咧嘴的道:“黄老大,要不是你想拍伯爷的马屁,咱们哪会到这个地方来啊!随便找个地方吃饭不行吗?大不了去第一鲜,我请客!”

    黄金麓皱眉道:“你懂什么!这家是伯爷的旧交,而且父女俩孤零零的呆在金陵,咱们路过看看,回头给伯爷写封信,好歹也能抵消在路上耽误的那几天。”

    陈默扶着墙壁缓缓向前,边走边说道:“那不是拉肚子了吗!难道人不能生病?”

    说着三人走到了神仙居的门前,刘明拍门,可里面却没反应。

    “怎么回事?”

    黄金麓的脸一冷,就去了隔壁问话。

    大概是他长的太凶残了,所以隔壁的人家哆哆嗦嗦的不敢接那十个铜钱。

    黄金麓不耐烦的道:“叫你拿着就拿着,问你呢,隔壁的神仙居的人呢?”

    这家男主人哆嗦着接过铜钱,眨巴着眼睛道:“那胡叠病死了,莫愁在家守了三个月的孝,前几日还开门出来的,只是家中只有一个女儿家,时不时的还有些人来拍门,她都不敢出门了。”

    黄金麓的眸子一缩,问道:“胡叠是怎么死的?”

    男子摇摇头,一脸的唏嘘道:“不知道,那天郎中来看了看,说是什么急症,救不活了,莫愁也没哭,就问她爹想吃啥,最后啥也没吃,就嚎了一晚上,天没亮就去了。”

    黄金麓眯眼道:“可有异常?说出来本官有赏。”

    黄金麓好歹身上有文书,冒充一个官员的身份也不怕。

    男子一听就狐疑的看着他脸上的那道伤疤,然后说道:“那天个和尚上门,看了一眼,就说若是能熬到天亮就能活,可惜胡叠前脚刚走,外面就有鸡打鸣了。”

    黄金麓伸手,刘明拿出了一张宝钞。

    “这几日不许跑,否则全家流放!”

    黄金麓威胁完后,就去了神仙居叫门。

    “莫愁姑娘,在下从北平来,从兴和伯那里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