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05章 都不省心啊
    无数的往事证明了一个真理,那就是当方某人想要搞事的时候,总是会伴随着电闪雷鸣。

    朱棣很头痛,所以令人招了方醒来问话。

    “你可知此事的后果?”

    方醒坦然的道:“不外乎就是被那些勋戚仇视罢了,臣不在乎,也无需在乎,只是需要提防有人用宝钞套现,都买了店铺和田地。”

    大明的勋戚堕落速度之快,堪称是世界之最。

    高官厚禄,产业众多,特许蓄奴……这些特权让勋戚们开始了享受,而后醇酒美人就侵蚀了他们的斗志。

    “陛下,勋戚已经堕落了。”

    方醒没说什么寄生虫,可话里的不屑却是清清楚楚的。

    其实更应该说是一群暴发户,完全没有底蕴,不知道该怎么让家族长盛不衰的暴发户。

    “竖子大言不惭!”

    朱棣冷笑道:“回去吧,此事朕不允!”

    只要方醒带头去兑换宝钞,那么压力自然就转到了勋戚的身上,那仇恨值……

    大太监瞅了一眼悻悻然的方醒,心中暗自咂舌:整个大明最擅长拉仇恨的人,方醒若是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吧?!

    不过朱棣此举却很暖人心,直接把方醒赶走,把此事压制于萌芽状态。

    方醒去了太子宫中,满腹牢骚的道:“要建立对宝钞的信心,与国同休的勋戚就该做出表率,可陛下却……哎!”

    朱高炽好整以暇的喝着补汤,喝完后把碗放下,擦擦嘴。

    “那些勋戚都是永乐一朝的功勋,明白吗?”

    功勋是什么?在大明就代表着享尽荣华富贵的一群人。

    而你方醒居然想把这群人手中的财产换成一堆纸,这是要作死吗?

    方醒很沮丧,连朱高炽对宝钞都没有信心,怪不得夏元吉这几天被喷成了狗。

    朱高炽看到方醒的模样不禁摇摇头,然后冲着在门外做鬼脸的婉婉挥挥手,才说道:“从靖难之役到北征,这些勋戚都坚定的站在父皇的身边,为永乐朝奠定了基础。立功就要封赏,这是天理人情!”

    方醒点头受教,这是家国天下的另一个版本,连皇帝都无法控制的版本。

    朱高炽欣慰的道:“你想为国出力,这是好事,只是需缓缓而行,切忌急躁。”

    这个批评方醒接受了,他总以为能用这种手段来带动宝钞的发行,可却没想到勋戚也是要先顾家的。

    连陛下都不要求俺们兑换宝钞,你方醒这是想干嘛?

    “既然定下了在朝鲜和倭国试行,那就再等等吧。”

    朱高炽对国事并不陌生,甚至比朱棣还要娴熟。

    方醒点点头,起身告辞。

    婉婉在门口看到事情谈完了,就进来行礼道:“父亲,婉婉想去方家庄玩耍。”

    “去吧去吧!”

    朱高炽挥挥手,然后拿起一份奏折看了起来。

    朱高炽前后多次监国的效果很不错,所以朱棣也愿意下放一些事务给他做。

    婉婉一声欢呼,就追了出去,梁中干咳道:“殿下,奴婢可要跟着去?”

    以前婉婉去方家庄时,总是梁中亲自送去。

    朱高炽摇摇头,然后就沉浸在奏折中。

    “方醒,等等我。”

    婉婉蹦跳着冲出来,身后一溜的宫女嬷嬷。

    方醒回身看着皇宫中的这道风景,笑道:“慢些慢些。”

    婉婉跑到方醒的身前,仰头,微微喘息道:“方醒,平安能认人了吗?”

    “平安啊!还不会。”

    “那他就只会吃吗?”

    “嗯,只会吃,不过人小时候就这样,长大后,就该知道要为家里做事了……”

    ……

    方醒想挤兑勋戚的计划就此夭折,此事也没有从宫中传出来,可那些勋戚的家人们最近却频频的动作。

    “户部的人已经启程去了朝鲜和瀛洲,皇爷爷同时令驻军保持警惕,若有人伺机闹事,杀无赦!”

    朱瞻基有些沮丧,在他看来,对勋戚的迁就有些无谓。

    可方醒却从朱棣的旨意中看到了那暗藏的锋芒杀无赦!

    “陛下这是在向外界透露一个消息,宝钞必须要稳定!谁干扰了宝钞的稳定,那就是大明的罪人!”

    朱棣释放出这个信号,就是对夏元吉最大的支持。

    “朝中那些反对宝钞兑换银子的声音,应该偃旗息鼓了吧?”

    朱瞻基点点头道:“都噤声了,有那几百万两金银在户部打底,夏大人已经开始了。”

    同时在朝鲜和瀛洲展开宝钞发行工作,这份压力不轻,稍有不慎,就是血流成河的惨状。

    “瀛洲开采出来的白银都暂时没有起运,就等着当那根木头。”

    商鞅变法时曾经用木头来当道具,而大明的道具就是白银。

    “这是一场伟大的变革!”

    方醒如是说道,神色自豪。

    “稳住宝钞,大明的未来不可限量!”

    ……

    “铜钱!去,把那些宝钞都换成铜钱!”

    “金银也行,只要愿意换的,铜钱金银都可以,若是不行,就去买,什么都买,店铺田地,全买了!”

    “特么的方德华干的好事!”

    “那个畜生!宝钞就是废纸,还能换银子?这特么的是在忽悠老娘呢!去,都换了!”

    “夫君说过了,且等朝鲜和倭国乱起来,到时候宝钞必将分文不值,留在手中就是废纸!”

    “方德华此举就是在动摇大明的根基啊!陛下怎能偏听偏信,自毁长城!”

    “宝钞一旦动摇,大明就危险了,除非放出大批的金银,可百姓受到的损失谁来赔?他方德华这是在冒险啊!夏元吉那个傻子还陪他胡闹,我看迟早都是身败名裂的下场!”

    “……”

    户部的人去朝鲜和瀛洲的事散播出去了,北平城中无数人都在做出反应,可朱棣的反应最快。

    快到让那些人措手不及。

    夏元吉冷冷的看着顺天府衙门外排起的长队,和方醒说道:“果然不出你的所料,这些人马上就想把宝钞套现。”

    购买了店铺和田地,需要到衙门去交税,也相当于是登记。

    顺天府大概是从未想到会有这么拥挤的一天,所以有些懵了,想赶人。

    “别出声,这些都是那些人的家仆,你想死呢!没看府尹都没出来吗!”

    “那怎么办?”

    “办,马上办!反正这事和咱们没关系,陛下也怪罪不到顺天府来。”

    可顺天府刚开始办理的时候,大太监却来了。

    那些排队的人看到大太监后,心中都涌起了不祥之意。

    大太监看到方醒和夏元吉都便衣站在边上,就微微点头,然后在外面自言自语道:“都不省心啊!”

    丢下这句话,大太监就走了。

    那些排队等待的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悄然退了出去,然后撒腿就跑。

    瞬间,门外人都跑光了,里面还不知道情况的小吏喊道:“哎!你们究竟办不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