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93章 繁忙的通州码头,突然袭击的朱棣

第893章 繁忙的通州码头,突然袭击的朱棣

    天还黑,可方家内院全都醒了。

    土豆的嚎哭声让所有人都无法入睡,平安也醒了,可却没哭。

    小白冲着正房喊道:“少爷,平安又醒了,快让土豆安生些吧!”

    低下头,小白皱眉看着睁开眼睛,静静的平安,扁嘴道:“你怎么不哭?”

    平安只是静静的看着小白,然后打个小哈欠。

    正房中,方醒把土豆的被褥揭起来,看着中间的‘地图’,头痛的道:“都那么大了还尿床,尿床了还哭!”

    张淑慧从秦嬷嬷的手中接过土豆,摸摸已经被擦干的小屁股,无奈的道:“夫君,别人家三岁的孩子都有尿床的。”

    方醒看着丫鬟在给土豆更换被褥,没好气的道:“我知道,今日就去买猪尿包,弄些糯米蒸了……算了,孩子还小,等三岁以后再说。”

    土豆的哭声渐渐的低了,只是哽咽,等床重新铺好后,一放上去就睡了。

    方醒没了睡意,让张淑慧自己回去睡,他则是去了书房。

    ……

    朱棣来了,队伍庞大,那车队一眼看不到头。

    方醒跟随迎接,然后就是各种繁忙,最后以大宴群臣而告终。

    “方醒请假了?”

    北平的秋天让金幼孜有些不适应,鼻子发痒。

    杨荣刚开始践行新职位,所以沉稳的道:“兴和伯在朝中又无具体事务,他这是不掺和。”

    现在各部都在收拾衙门和磨合,忙的一塌糊涂。

    只有朱棣身边的这几位学士轻松些,每日协助朱棣处理国事。

    杨士奇笑呵呵的道:“兴和伯怕是想偷懒吧,他在北地呆了许久,家中的妻儿都疏忽了。”

    金幼孜尖锐的道:“我等出京多次,哪一次带着家人?还不是这样过来的!难道他方醒就高贵些不成?”

    杨荣的眸色微暗:“人各有志,兴和伯恋家,这是好事。”

    金幼孜和杨士奇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气闷。

    恋家的人君王才会信任,你连家人都不挂念,那你平日里满口的忠君爱国从哪来的?

    家国天下啊!

    杨荣看着外面,胸中的火焰升腾着,只觉得这里就是九天云霄,伸手可及下方那亿兆生民。

    新建的皇城看着巍峨大气,有山有水。

    “是个不错的地方!”

    ……

    “那些所谓的大名都是色厉内荏之辈,大军压境之后,不过是一个冲击,马上就跪地请降。”

    张琪回来了,带着家丁们准备去迎接老太太和英国公府的家眷们。

    “国公爷把那些大名的三族都收拢来了,还有那些所谓的武士,全都带到了奴儿干都司,丰城侯那边正在修路,可把他喜翻了。”

    方醒眯眼,想起了奴儿干都司的草原,如果那边能修通水泥路的话,大明的掌控力将急剧上升。

    “老太太她们应该要到了,走吧,咱们一起去迎迎。”

    通州最近很忙碌,地方官都小心翼翼的派出衙役在码头维持秩序,唯恐得罪了那些迁移的贵人家眷。

    接到了张家家眷,老太太把方醒叫到马车边上说道:“姑爷,后面的船队是太孙府上的,我老天拔地的,有人照看就行,你且去看看。”

    从金陵到北平,走陆路是一件煎熬的事情,所以女眷走运河的较多。

    方醒点点头,交代道:“张琪,这一路灰尘大,我带了纱巾,你且给老太太她们用上。”

    张琪应了,方醒这才走到码头边上,看着后面的船队缓缓靠过来。

    前面一艘船上全是侍卫,贾全跳上来,身体摇摇晃晃的,全靠着辛老七拉了一把才站稳。

    “见过伯爷。”

    方醒点点头:“太孙呢?”

    朱瞻基没有跟着朱棣一起来,让方醒有些意外。

    贾全低声道:“陛下令殿下在金陵坐镇,等金陵平稳后再来,所以此次下官就只带了家眷来安置。”

    方醒点点头,然后退后,看着丫鬟嬷嬷太监们开始上岸。

    “方醒……”

    “婉婉?”

    后宫人等还有几日才到北平,所以方醒以为婉婉也会跟着太子妃一起。

    婉婉眉眼弯弯的冲着方醒招手,“方醒,你快带我上岸。”

    刚出来准备叫住婉婉的胡善祥看到方醒后,就微微福身,方醒赶紧侧身躲开,不敢受礼。

    其实船已经靠岸了,可婉婉却非要方醒来拉,不然就不肯上岸。

    方醒笑着伸出手,一把就把她提了过来,然后……

    “我感觉发飘。”

    方醒笑着牵住她,然后就看到了孙氏。

    胡善祥摒弃了仪仗,那些宫女太监们赶紧排成人墙,挡住了外间的视线,可在最后一刻,方醒还是看到了一抹探究的目光。

    “在这里无需紧张,很安全。”

    方醒看到那些侍卫如临大敌,就说了说。当然,他们肯定是不听的,否则怎么能表现出他们的尽忠职守呢!

    等上了车之后,婉婉却不肯坐车,非要骑马,胡善祥劝了许久,这才嘟着嘴上了马车。

    “方醒,你过来。”

    婉婉在车里叫嚷着,方醒只得凑过来。

    婉婉看看左右,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着,低声道:“方醒,大哥好像是为了清查那些武勋带过的卫所才留下的。”

    “好,我知道了,赶紧歇息去吧。”

    小丫头肯定是偷听了朱高炽或是朱瞻基说话,然后又偷偷的告诉了方醒。

    婉婉打个哈欠,然后就回了车里,临了还嘟囔道:“方醒,你不许走。”

    “好,我不走。”

    方醒就这么伴在婉婉的马车边上,一路回京。

    是谁被朱棣猜忌了?这个疑惑一直在方醒的脑海中盘旋着。

    ……

    北平的方家庄对朱棣来说很新鲜,他看着那些空空的耕地,就找了个庄户问话:“这地种的是何物?”

    庄户看到朱棣的身后站着两个魁梧男子,就警惕的道:“你是何人?”

    “大胆!”

    身后的侍卫喝了一声,抽出刀来。

    可庄户却不怕,他梗着脖子道:“来,往脖子上来!”

    这是个愣子,朱棣挥挥手,然后说道:“老夫户部的,想看看方家庄的农事。”

    庄户得意的瞟了那拔刀的侍卫一眼,“都是土豆,不过你们来晚了,那些土豆都收了,估摸着明年和金陵庄上的交换下种。”

    朱棣点点头,“全部留种的话,方家庄肯定用不完,剩下的你家老爷准备怎么弄?”

    庄户摇摇头道:“这个不知,不过庄上只是每家发了几斤试吃。”

    朱棣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就去了主宅。

    方醒留一手这是人之常情,没理由发现土豆的人却不能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