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83章 柳升,朱高燧,针锋相对
    朱高燧其实在北平算得上是土皇帝,朱棣亲令,政事要先禀告了朱高燧之后才能施行。

    只是在永乐七年,朱高燧作了一回死,朱棣大怒,诛杀赵王府的长史,若不是朱高炽求情,那个赵王的头衔都要被废了。

    那件事之后,朱高燧行事就变了,对外可亲,对内阴沉。

    “王爷,天津三卫被拿下了两卫,汉王此来不善啊!”

    谢忱喝着贡茶,快速的清理着情报。

    朱高燧坐在窗户的侧面,明暗的中间,淡淡的道:“二哥最是粗俗,不足为虑,只是方醒和杨荣要当心。”

    谢忱把情报放下,揉揉眉心道:“王爷,杨荣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多话,只是那方醒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幸好因为少师的缘故,咱们许久都远离了那些事,倒也不用心虚。”

    姚广孝来到北平等死,虽然是垂死之人,可朱高燧却不敢小觑这个老和尚,把自己的那摊子见不得人的事都收了起来。

    朱高燧不喜欢被阳光照在脸上,他身体后仰,眯眼道:“那方醒是大哥父子的干将,此次征伐朝鲜和倭国,瞻基就是靠着他,才挣下了这些名声。”

    谢忱悠悠的道:“若是能折断太子父子的一只臂膀,那……”

    ……

    柳溥今天有些兴奋,跟在柳升的身后,不时张望着南边。

    柳升今日抛下了监工紫禁城的事,专门到此迎接朱高煦。

    朱高燧就在左前方,和一群心腹在说着些什么。

    柳溥低声道:“爹,赵王殿下怎么看着不高兴啊?”

    柳升近几年越发的沉稳了,他没回头,低喝道:“住嘴!”

    柳溥扁扁嘴,觉着还是在方家庄的日子逍遥。

    “汉王已经不沾染那事,地位就超然了,而兴和伯是太子父子的左膀右臂,此次他们来北方清理卫所,赵王如何会高兴?”

    柳溥一听就乐了,低声道:“爹,赵王可没少给你笑脸,这下终于看不着了,心里也松快了。”

    “莫要胡言乱语!”

    柳升嘴里呵斥着,可眉间全是轻松。

    朱高燧的笑脸可不好消受啊!看着总觉得心中没底,仿佛下一刻这人就会张口说出让你无法拒绝的话来。

    没等多久,远处就来了大队的人马。

    “爹,是聚宝山卫!”

    柳溥有些意动,想迎上去,被柳升一巴掌拍在肩膀上,龇牙咧嘴的往后躲。

    队伍近前,朱高燧堆笑着迎过去。

    “二哥久违了。”

    朱高煦皱眉看着这个幼弟,“怎么又白了?父皇让你在北平呆着,越呆越白,都赶上秦淮河的女人了!”

    朱高燧的脸确实是白,不用傅粉看着就是个白面郎君。

    “二哥说笑了,快进城吧。”

    朱高燧没想到朱高煦一见面就给自己没脸,只得强笑着说道。

    “柳升!”

    朱高煦抬眼看到了柳升,就招手道:“躲什么躲!过来,让本王看看你在北平养尊处优那么久,还能上阵否!”

    柳升带着柳溥过来行礼道:“殿下久违了,下官未敢懈怠,操练不辍,只要陛下一声令下,照样能收拾了瓦剌人!”

    “好!”

    朱高煦一拳打在柳升的肩上,看到他只是晃动一下,就叫了声好,然后指着柳溥道:“你的老师来了,怎地不去见礼?”

    柳溥赶紧上前,正准备行礼时,却被方醒扶住了。

    方醒看着许久未见的柳溥,笑道:“你倒是逍遥,书院中许多学生都未曾见过。”

    柳溥激动的道:“德华兄,紫禁城已经差不多了,到时候咱们又可以在北平聚首了。”

    北平城已经改建的差不多了,就等着朱棣下令迁都。

    朱高煦在那边不耐烦的道:“方醒,别扯那些无用的,进城喝酒去!”

    进了城,自然是不敢去皇城,朱高燧又盛情邀请,于是一行人就去了赵王府。

    赵王府看着很有些特色,花草树木,雕栏玉彻自不必说,只是那些丫鬟看到生人也不怕,有的还敢偷偷的打量。

    到了一个厅堂,朱高煦拒绝了洗漱,大大咧咧的坐在首位上说道:“在天/津可馋坏了,快上酒菜!还有,那些女人别上了,莺莺燕燕的烦人!”

    朱高燧笑眯眯的应了,然后拍拍手,很快酒菜就来了。

    坐下后,朱高煦也不招呼,直接就举杯和柳升、方醒邀酒。

    方醒冲着朱高煦微微摇头,示意自己得保持清醒。

    柳溥坐在方醒的下首,看到朱高煦居然就放弃了方醒这边,和他老爹喝的火热,不禁暗自咂舌。

    连汉王都得服服帖帖的,这能力真是没谁了。

    朱高燧没有掺和,突然举杯邀了方醒一下。

    “听说兴和伯在倭国威风八面,在朝鲜一把火就烧掉了李家满门,手段让本王佩服不已啊!”

    方醒放下酒杯,微微一笑:“殿下从何处听来此话?下官可不服!不然后世史书记那么一笔,下官的名声可就臭了。”

    “哈哈哈!”

    朱高燧打着哈哈,不敢接话。

    开什么玩笑!

    要是朱高燧敢说这话从某人处听来的,方醒就敢上奏折弹劾此人,老朱为了大明吞并朝鲜的合法性,那人多半是要丢官了。

    主辱臣死,看到朱高燧被方醒几句话顶的恹恹的,谢忱就面带忧色的道:“兴和伯在倭国终究是杀戮过甚,让在下不由的想到了武安君呐!”

    这话有些歹毒,诅咒方醒和白起一个结局。

    柳溥暴怒道:“你何人?也敢对国朝伯爵说这种话吗?”

    谢忱平时不大露面,所以柳溥不认识,以为只是赵王府的清客。

    朱高燧不说话,他相信谢忱能搞定柳溥。

    “在下赵王府中一杂役,见笑了。”

    谢忱拱手道,气质翩翩。

    柳溥还想呵斥,可方醒却笑道:“谢先生在金陵颇有名气,有人以少师第二期许,可见谢先生的文韬武略之一斑!”

    方醒这话一出,谢忱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不但是他变色,朱高燧也好不到哪去。

    “少师?谁是少师第二?”

    朱高煦有些醺醺的起身道:“谁?谁敢称少师第二?!咦!本王居然还没去祭祀少师,错了,错了!”

    “就你这样的,也敢称少师第二吗?滚出去!”

    想起姚广孝,朱高煦的眼睛都红了,只是喝了酒,却不能去祭祀。

    看到朱高煦的模样,朱高燧急忙给了谢忱一个眼色,示意他赶紧走。

    再不走朱高煦可要动手了!

    “二哥,哪有的事,都是谣言。”

    朱高燧上去挡住了朱高煦,瞥了方醒一眼解释道。

    谢忱狼狈的跑了出去,身后飞来一个小碗,差点击中他的后脑。

    “再让本王看到,杀了你!”

    少师第二,那岂不是要第二次靖难吗?

    朱高燧看向方醒的眼神中多了些阴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