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75章 从小吏做起,放弃科考的马苏

第875章 从小吏做起,放弃科考的马苏

    方醒无辜的道:“陛下,臣不知啊!”

    尼玛!谁知道报信的人居然会隐瞒此事的来龙去脉?

    要是因为这个被朱棣记恨上了,方醒就准备全家搬去戍边,马丹!不和这帮子阴人打交道了。

    孙祥会糊涂至此吗?

    呵呵!

    孙祥已经要疯了,东厂的第一炮就打歪了,以后朱棣还会信任他吗?

    黄俨!

    孙祥瞥了一脸平静的黄俨一眼:你这条老狗,居然说陛下今日心情极好。

    可这话没错啊!

    是你孙祥自己揣摩陛下的心思,不敢拿那种破坏伦常的破事去打扰他的心情,怪我咯!

    朱棣眼睛微眯,淡淡的道:“散了吧!”

    方醒纠结的跟着群臣出去,后面的朱棣脸色铁青,目光锁定了孙祥。

    “打!”

    朱棣太憋屈了,而且这个憋屈还是自己刚任命的东厂掌印太监送来的。

    大太监面无表情的看着进来几名侍卫,然后瞟了黄俨一眼。

    黄俨皱眉向孙祥投以同情的目光,然后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

    孙祥只是咬紧牙关,没求饶,没哭喊,被人拖了出去。

    打板子的声音传来,朱棣恍若未闻,只是目光幽幽的看着外面……

    ……

    “兴和伯果然是侠义心肠啊!”

    金幼孜追上了方醒,拱手赞美道。

    侠你妹!

    方醒正在郁闷的时候,就淡淡的道:“金大人今日和诸位大人共襄盛举,果然是魏征第二呐!方某佩服!”

    金幼孜笑了笑:“哪有的事,不过是觉着那些边民不易,不能冷了他们的一腔报国之心罢了!”

    方醒打个哈哈道:“陛下想必对金大人的忠心唏嘘不已,方某就先走了。”

    金幼孜看着方醒的背影,面色阴晴不定。

    回到家,吕长波的卷子被马苏送了过来,方醒一看,居然只错了一道数学题,就满意的道:“等方五那边的消息,此人若是没有来历,你就问问他,愿不愿意举家前去北平。”

    马苏说道:“弟子今日问了他一些家里的事,也就是几十亩地,而且都佃给了别人种,他自己在家里教了几个学生,应该是愿意的。”

    “那就好。”

    方醒沉吟了一下:“迁都北平势在必行,为师准备把徐方达留在金陵,然后辅以田秀才和那些学生,慢慢的在南方铺开,而咱们就得回到北平,白手起家了!”

    马苏笑道:“老师,弟子听那些人说了,北平也有不少想学科学的人,只是因为南北相隔,所以早就在翘首以盼了。”

    方醒点头道:“以后大部分学生都会留在金陵,等学成之后,为师会禀告陛下,让他们从小吏开始干起。”

    马苏心中一震:“老师,真要让他们从小吏做起吗?”

    方醒嗯了一声道:“从前宋开始,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个道理倒是没错,可学的东西却错了,而且千军万马都去挤科举这条独木桥,中了就是官,可那些人可能为官?所以为师早就和太孙商议过了,此后我这一门出来的学生,必须要从小吏做起,想借势飞黄腾达?没门!”

    马苏目光炯炯的道:“老师,弟子决定不参加会试了!”

    方醒呼出一口气,头向后仰,看着虚空道:“你倒是领悟了。”

    马苏坦然的道:“是的老师,若是弟子继续参加科举,那就是科学主动在向儒学低头,弟子虽不敢说宁折不弯,可也不愿意走进那道门!”

    方醒苦笑道:“此间福祸一言难尽,罢了,你且回家去告知家人,不要一意孤行。”

    下午马苏从书院回家后,就把这个决定告诉了母亲和妻子。

    刘氏揉揉早年因为针线活做多了而发涩的眼睛,叹道:“苏儿,你的老师学究天人,又有殿下在那里,为娘老天拔地的,见识又短,你老师同意就好。”

    赵氏自然是不敢提意见的,马苏就等她去做饭的时候,悄然把这事的缘由告诉了她。

    赵氏翻炒着锅里的菜,嘴角噙笑道:“夫君何须对妾身解释。”

    马苏轻笑道:“你是我的妻,夫妻一体,何来的我贵你贱!”

    赵氏身体后仰,靠在马苏的怀里,梦呓般的道:“在嫁进来之前,妾身还有些担忧,担忧夫君和那些古板文人一般,每日呼喝妻儿……”

    马苏低声道:“那是腐儒,老师说了,男人的威严不是靠着呵斥家人来的,自然而然,无需遮掩。”

    赵为正在她出嫁时说过,说马苏现在看着不起眼,可却是方醒的大弟子,还和朱瞻基亲善,让她苦熬也要熬到那个时候。

    可现在看来,虽然生活不奢侈,也无家仆丫鬟成群,却简单而温馨。

    这样的日子也不差呀!

    ……

    第二天,大清早方醒就听说有人来访。

    “老爷,来的是一个年轻女子。”

    方醒正在吃早餐,边吃边照看着土豆。

    张淑慧已经吃好了,准备把土豆带过去。

    小白在喝粥……

    两双眼睛在注视着方醒,张淑慧淡定,小白委屈。

    “没有的事啊!”

    小白马上将面临生产,情绪不大稳定,就低声道:“少爷,哪有女子找上门来的?”

    方醒觉得自己真是比窦娥还冤,就问报信的丫鬟道:“那人叫什么?”

    丫鬟还不知道自己犯了错,“那人说是姓李。”

    “肯定是那个狼兵统领,为夫去看看。”

    等方醒到了前厅,看到独自前来的李梦菱时,不禁傻眼了。

    姑娘,你好歹带两个人在身边啊!

    “见过兴和伯。”

    野性难驯的李梦菱,在面对着‘魔神’方醒时,也收起了桀骜。

    “昨日多谢兴和伯相救,小女特来致谢。”

    这个拱手一点儿都不标准,方醒说道:“李……大人说笑了,不过是陛下明察秋毫而已,方某不敢居功。”

    这位李梦菱没有官衔,大家都觉得不好称呼,最后就含含糊糊的叫李大人。

    李梦菱马上就瞪眼道:“昨日小女去问了金大人,金大人都说全靠了兴和伯。男人说话要真!”

    哎哟妈!这女人真是太直了吧?!

    方醒看了门外的小刀一眼,干咳道:“此事过了就过了,李大人找方某何事?”

    金忠那个老家伙,在不知道李梦菱的性格之前,哪敢揽功,否则家里的葡萄架必定会倒塌。

    李梦菱正色道:“小女此来,一是感谢兴和伯,二是想请教兴和伯,兵部说是要把我部调去北方屯田,小女不大愿意,就向兴和伯请教来了。”

    屯田?

    方醒觉得金忠太古板了,就说道:“方某觉着你部还是回去的好,等大明需要时,再行征发,这样两者都兼顾到了。”

    李梦菱点头道:“就是!我们才不去种地!”

    “可你也不能去闹兵部吧?”

    方醒无奈的道:“你且回去,我这边上个奏折,不过成不成不敢保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