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64章 所谓的神
    天色渐渐的有些黑了,出了城的马车慢悠悠的往聚宝山而去。

    路过大报恩寺时,方醒让马车停了一会儿,他下车去看了看。

    “那么久了还是这模样啊!”

    方醒失望之极。

    “老爷,这里的监工是郑公公,可郑公公经常出海,照顾不到。”

    郑和是朱棣的心腹,既是下西洋船队的统帅,也是大报恩寺的监工。

    方醒就想看那座琉璃塔建成后的雄伟,可看到这副模样,就知道怕是还得等上十年。

    ……

    天黑了大半,路上除去方醒一行之外,已经看不到人马。

    前方左转就是去方家庄的路。

    路是土路,前方渺渺烟雾弥漫,马车就这样进了雾中。

    “噗通!”

    辛老七突然连人带马都倒在了路上,而小刀和拉车的马也先后晕倒。

    车厢前倾,里面传来了一声碰撞,随即周围诡异的安静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雾气中缓缓行来一人。

    矮个子,浑身被包裹在灰色的衣服里,左手扣着东西,右手持刀,逼近马车。

    小刀就晕迷在男子的脚边,他倒转刀柄,就想刺下去,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车厢倾斜,车帘外飘,男子需要弯腰才能看到里面。

    掀开车帘,男子不出意外的看到有人躺在里面。

    目光上移,这是要最后确定正主。

    三只嘴?

    “他果真是魔神吗?”

    传说中的魔神形状各异,有威武的,有奸诈的,也有邪恶的。

    男子首先看到的是三个凸出一大截的东西,目光上移,就看到了一双被挡在玳瑁里的眼睛。

    不屑而杀气腾腾!

    “嗬嗬嗬……”

    哪怕是神经再粗大的人,身手再了得的刺客,可在看着这个魔神般的人后,第一反应就是急速后退。

    “拿下!”

    方醒的声音很模糊,甚至不大听得清。

    可男子才将转身,双腿就被抓住了。

    ……

    柴房里,方醒揉着被防毒面具勒的发红的脸侧,看着被捆住手脚,嘴里还塞了个穿孔铁球的男子,“别说你不会大明话,既然被本伯拿住了就别想活。”

    辛老七过去把铁球取下来,然后就像是卖马的贩子,粗鲁的掰开男子的嘴,检查了一遍牙齿。

    “老爷,没问题了。”

    男子的眼神狠厉,神色坚定:“我叫神,你们为何不受毒烟的影响?”

    “是个不怕死的,中川雅下了多少本钱,居然能请到你这位刺客?”

    方醒接过方五递过来的一个馒头夹卤里脊肉,一口就咬掉了三分之一。

    “我在国内从未失手过,为了刺杀你,我在金陵学习大明话,三个月,我只用了三个月就学会了。”

    方醒咽下食物,突然问道:“那个教你大明话的人呢?”

    “杀了!”

    男子坦然的道:“不杀就会泄露我的行踪,身处异国之地,我不会冒险。”

    方醒几口吃了这个肉夹馍,拍拍手道:“我有几个死法供你选择,第一,把你绑在聚宝山上的大树上,看你能活几天。”

    “第二,刑部中关押着不少两眼发绿的囚犯,这些囚犯渴望女人,不过想必别的方法他们也不会拒绝。我会令人废掉你的手脚,然后送进去。”

    “你不必多说,动手便是了!”

    男子打断了方醒的话,眯眼说道。

    “你可还有同伴?”

    方醒喝了口水问道。

    男子动也不动,置若罔闻。

    “你很自信?”

    方醒笑了笑:“有一门刑罚,就是用一根木棍子穿进你的后面,然后把你吊在房梁上,全身仅凭着那根木棍子撑着。棍子会缓缓的进入你的体内,挤开内脏,从间隙穿过去,最后从你的嘴里穿出来。你的功夫想必是极好的,支撑住几日不死应该不是问题吧?”

    男子的脸颊颤动了一下,方醒继续说道:“然后会在你的身上割开多道口子,撒上蜂蜜,那些虫子就会来找食,到时候你就会看到自己的肌肤腐烂发臭,虫子在上面产卵,蛆虫钻进钻出……”

    “没有!”

    男子睁开眼睛,喘息着道:“我从未有过同伴,都是独来独往!”

    “很好,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咱们继续。”

    方醒手中把玩着一把小刀,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男子垂首道:“是中川雅,他给了我钱财,然后我就坐船到了大明。”

    “你坐了谁的船?”

    方醒有些不解,当时大明不是封海了吗?傅显信誓旦旦的说倭国连一块舢板都没有了。

    男子讥讽道:“方醒,你也不过是如此!我就藏在你们明人的水师船队里,每日还能吃一顿好的。”

    “傅显?”

    男子冷笑道:“我轻松的就爬上了那艘大船,每日夜间就出来找吃的,若不是想着忠人之事,我可以轻松的干掉那个领军的明人。”

    方醒闭上眼睛想了想,然后失笑道:“倭国人果然都奸诈,傅显的船队才上岸多久?可你却已经在金陵呆了三个月,你应该是与足利义持的船队一同到的朝鲜。”

    “中川雅果然是城府不浅呐!我倒是低估了他,以为他不会为斯波家卖命,可他一面敷衍着我,却一到倭国就去找到了你,有点意思啊!”

    当时方醒认为中川雅应该是要惜命,而且斯波义元死了之后,他就是丧家之犬,无家可归。

    这样的中川雅,按理应该是要投靠方醒,顶天就是两头下注。

    可这厮居然孤注一掷,倒是颇有些慷慨激昂之意。

    解开了心中的迷惑之后,方醒再无疑虑。

    “把他带到山上去。”

    方醒起身伸了个懒腰,先前他装作晕迷在车厢里撞了一下,结果腰肋有些岔气了。

    男子身体一震,咬牙道:“方醒,怪不得中川雅说你反复无常,小人行径,你果然是小人!”

    方醒揉揉额头,今日被淋雨了,有些头痛。

    “若是你没有杀那个大明人,就算是你放蛇进方家,我也会看在你合作的份上,给你一个痛快。”

    方醒出去了,辛老七一把提起男子,扣上铁球,怒道:“杀了我大明的人,你还想着能有全尸?做梦呢!”

    小刀笑眯眯的道:“七哥,这时节快初夏了,山上的虫子千奇百怪,咱们到时候给他来些口子,抹些蜂蜜,明早再去看看他变成啥样了。”

    辛老七单手提住男子腰间的绳子,点头道:“这个主意不错,到时候叫山下的那些弟兄都来看看,以后要是谁犯了事,就让他在山上呆一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