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50章 欲罢不能的朱高炽
    黄金麓很自豪

    当那些箱子打开,日头下闪烁着银光时,他的自豪达到了顶。

    杨荣看到满院子的银光,不禁向前一步,目眩神迷的道:“这些都是大明的?”

    陈默傲然道:“大人,当然是大明的!”

    朱瞻基也有些失态,他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银子,可这才多久啊!

    几大银山在奴隶们的疯狂开挖下,每日的产量惊人。

    黄金麓说道:“殿下,先前只顾着开采矿石,所以冶炼出来的不多,若是等一个月,小的担保能再多八成。”

    杨荣的身体一晃,捂着额头道:“本官……老夫头晕,德华,快去叫医生来。”

    方醒一把扶住他,哭笑不得的道:“我的杨大人哎!这里只是四十多万两,若是一年产出的白银堆放在这里,那您还真是只有阎王爷才能救回来。”

    方醒拿出一个小巧的瓶子,拧开小盖子后,一股刺鼻的味道就散发出来。

    杨荣看着小瓶子里的绿色液体,一时间忘记了头晕:“这是何物?”

    方醒睁着眼睛说瞎话道:“水晶。”

    其实这就是把李茂芳坑成太监的神药风油精!

    风油精在太阳穴涂抹了一下,杨荣精神大振,顺手把瓶子抢过来,然后厚颜道:“老夫时日不多了,这等好东西,还是先让与老夫吧!”

    “哎!赶紧清,都装箱!然后上封条,账目交给本官。”

    杨荣一头就扎进了银堆里,朱瞻基在检查着那些古玩,只剩下方醒无所事事。

    已经有些雏形的蓬莱城中,天皇陵墓的考古发现依然在发酵。

    “最近有不少瀛洲人主动找到了官府,拿出所谓的证据,说自己就是唐人的后代,烦不胜烦啊!”

    陈杰嘴里说着烦不胜烦,可面色却是喜气洋洋。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趋势总是好的。”

    三番也赶来了,愁眉不展的。

    “伯爷,小的担心……”

    这是一个官迷,方醒安抚道:“你好好的跟着陈大人做事,瀛洲这一块,以后谁来都得听取你的建议,你的地位稳如泰山!”

    等出去之后,三番喃喃的道:“泰山在山/东啊!”

    ……

    整理完毕之后,在一个深夜,一群俘虏进城了,然后驱赶着牛车,推着独轮车,向着海边进发。

    这一夜,城中全是牛叫、人喘、以及脚步声。

    满城的百姓在夜禁的命令下不敢出门,只是听了几个时辰。

    第二天凌晨,明军上演了一次出城仪式。

    不同于前次的军歌,这次反而是沉默。

    枪上肩,刺刀在脑后闪烁着寒光。

    脚步整齐,面容肃穆。

    两边的瀛洲百姓不禁噤若寒蝉。

    一支军队的威慑力来自于何处?

    武器是一方面,可更多的是战绩!

    明军在朝鲜一战击溃足利义持,登陆后更是势若破竹,无人能挡。

    这!就是大明打出来的赫赫军威!

    这!就是大明赖以震慑四夷的资本!

    那些瀛洲人大多面上带笑,少部分则是面无表情,或是垂首不看。

    三番在边上看到了,就狞笑着,喃喃自语道:“都给记下来,下一批就把他们一家子送去大明享福。”

    三番现在手下有一帮子人,全都是吃官粮的。他们的任务就是监控心怀倭国者,若有发现,就记录在案,等大明需要时,就出手抓人。

    ……

    春季的大海没啥好看的,朱瞻基一直在担忧自己的老爹,所以多半在船舱里和杨荣商议。

    生蚝方醒也吃腻味了,最近喜欢上了钓鱼。

    朱瞻基大概也是闷坏了,没多久就出来和方醒一起钓鱼,只是他的脾气明显的暴躁了许多,鱼竿都要被他给撇断了。

    方醒被他闹的也没了兴致,就把鱼竿一收,靠在船舷边上说道:“还在担心太子殿下呢?”

    朱瞻基愁眉不展的道:“父亲多年的习惯,朝中文官早就已经摸熟了,只要有解决不了的事,多半会拐弯抹角的去找到东宫,然后父亲又……哎!”

    方醒劝道:“你得知道,太子殿下一直是如履薄冰,多次险些被废,若是他疏远了那些文官,你以为那位子还坐得稳吗?”

    方醒说出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朱高炽最大的依仗就是两样东西。

    第一就是长子的身份!

    而第二则是深得文官和文人的支持!

    没有这两样,朱高炽早就被赶下来了!

    朱瞻基的目光散乱,“父亲忍了多年,我就怕他……”

    “你想多了。”

    方醒觉得朱瞻基出来征战几次后,考虑问题反而过细了。

    “太子殿下绝不会有怨言!”

    经常监国的人,怎么会不明白帝王心思?

    朱瞻基苦笑道:“父亲如履薄冰,而我却顺顺当当的,不瞒你说,朝中趋附于父亲的那帮子人,在暗地里都对此有些不满,甚至还在父亲的面前隐晦的说了些话。”

    方醒一怔,然后正色道:“此事可真?”

    这事可不能乱说,若是判断错误的话,会对以后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朱瞻基垂首想了想,“德华兄,此事小弟只给你一人说过。”

    方醒懂了,郁闷的道:“这年头啊!真特么的操蛋!以后等你上去之后,千万别立什么皇太孙,自己找罪受!”

    朱瞻基苦笑道:“那还早着呢,兴许等不到那一天,小弟就已经不在了。”

    这娃对未来有些悲观了。

    方醒笑道:“你才多大?汉王已经退出了争夺,赵王太阴,上次被陛下赶回了北平,肯定没戏!”

    朱瞻基微微叹道:“德华兄,少师去了!”

    “什么?”

    方醒愕然之后,就闭上眼睛,想起了那个三角眼的老和尚,伤感的道:“可惜了呀!”

    一曲送别,果真就送走了姚广孝,方醒摇摇头:“陛下肯定会伤感吧?”

    作为朱棣的老战友,姚广孝的去世是在提醒朱棣:你也老了,你也时日不多了。

    朱瞻基嗯了一声:“这是出来前收到的信件里提到的,皇爷爷辍朝两日,令人赶去北平,协助赵王叔处理后事。”

    “你在担心赵王?”

    方醒眯眼问道。

    朱瞻基坦然道:“有,现在想来,皇爷爷当时就觉得少师大概是不行了,所以令赵王叔随行,就是想让他去照理后事。”

    方醒拍着他的肩膀道:“相信我,无碍的!赵王不是帝王的材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