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37章 入城仪式
    朱瞻基是愤怒的,以至于方醒令人去搜罗抓捕天皇一系的男丁时,他也没有反对。

    城里现在安全多了,杨荣也赶紧进来寻朱瞻基。

    “殿下,臣这一路看到的都是杀戮,尸横遍地啊!若是这般杀戮下去,臣担心回去会被弹劾!”

    杨荣的鼻子抽搐着,被殿内的血腥味冲的想吐。

    “贾全,那人是谁?”

    小松非常配合的被带过去,甚至还面带微笑。

    “那是倭国的上皇。”

    啧!

    杨荣一跺脚就进了大殿,里面尸骸遍地,血流成河。

    “呕!”

    杨荣举袖掩住鼻子,瓮声瓮气的道:“兴和伯,为何要杀那么多人?还有,那个上皇……你过了呀!”

    历代被俘获的中外皇族,大多能得到一个体面。可方醒却让人像是拖狗般的拖着那些皇族出去,这要是传出去的话……

    “本官几乎肯定,等消息传到大明之后,各地的弹章能让陛下烦不胜烦!还有,你这般折辱倭国皇族,难道不怕倭国各地的反抗吗?”

    方醒负手而立,回身道:“有反抗是好事,正好一起干掉。杨大人,你想想,若是把倭国的天皇一系全都带回金陵,此后在大明的统治下,就算是有人想造反,他效忠谁去?”

    “而且倭国人笃信所谓的神灵护佑,等天皇的神格……呃,他们的皇族说自己是天照大神的后裔,打碎这个假象,就能让那些倭国人失去崇拜和效忠的对象,再派些儒生过来教授大明才是倭国的母国这些东西,几代人之后,这块地方就彻底是大明的固有之地了。”

    方醒最后若有所思的道:“自古以来就属于大明的疆土!”

    一句自古以来,饱含着许多骄傲和无奈。

    骄傲的是民族的源远流长和曾经的强大,而无奈的却是……

    整个皇宫被彻底的搜索了一遍,搜出不少躲藏之人,以及许多财物和古董。

    午饭就在皇宫中吃的,弄的漫天的烟尘。

    方醒坐在辛老七临时砍树做的小凳子上,端着个大碗,唏哩呼噜的吃了一大碗面条,然后就去安排进城仪式。

    “不是已经进城了吗?”

    杨荣觉得方醒就是在折腾,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的精神。

    方醒古怪的笑道:“让弟兄们都穿戴整齐,列队进城,也算是一个威慑,哎杨大人,军中谁会画画?”

    杨荣指指方醒道:“你倒是会弥补,罢了,此事交给本官,到时候自然有画作进献陛下。”

    方醒嘿然,我哪里是弥补,不过是想把这一刻长久的留下来而已。

    ……

    京都的混乱结束了,所有百姓被要求呆在家里不许出来,然后明军挨家挨户的去登基人口,寻找异常。

    这个工作看似轻松,可却有危险。

    “殿下,京都已经搜检完毕,军中死伤一百余人,抓获逆贼三千九百一十余人。”

    朱瞻基点点头,至于在这个搜检过程中死掉的倭国人,他已经麻木了。

    杨荣揉揉眼睛说道:“自登陆后,倭人的死伤怕是有五万了吧?”

    方醒点点头,可据驱赶俘虏掩埋尸骸的各部汇报,起码有七万人以上。

    “关键是后续,各地的大名不会轻易屈服,等军中缓口气之后,马上出征,咦!对了。”

    方醒想起了一个词:“咱们不是俘获了许多倭军吗?你们看这样行不行,就是挑选出一到两万人,然后整编起来,每次作战就让他们冲在前面,这样咱们省事不少啊!”

    杨荣愕然道:“忠心如何保障?若是阵前倒戈,那……猝不及防啊!”

    方醒瞟了朱瞻基一眼,这是收拢杨荣的最佳机会,该让朱瞻基上了。

    此时已经天黑了,小刀带着木花在外面准备送饭进来,方醒看到后,就招手让木花进来,然后说道:“去弄个火锅,今晚殿下和杨大人在这里吃。”

    小刀领命去了,木花怯生生的站在方醒的身后,不敢抬头。

    朱瞻基沉吟了一下道:“天皇一族已经被控制住了,登陆之后也击溃了京都附近最后的精锐,可以说,倭国的脊梁骨已经被大明打断了,在此之后,忠心可以说是没了,有的只是求生之欲,和……想当人上人的渴求,只需在这几处着手,自然无往而不利。”

    杨荣闭眼,喃喃的道:“殿下以后……哎!”

    有一位能继承朱棣衣钵的储君,对于大明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这一点杨荣不敢确定。

    可有一点能确定的是,只要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一百年之内,大明不用担忧外患。

    “先是交趾,再有朝鲜和倭国,大明剩下的外敌就只有草原了。”

    ……

    第二天清晨,所有的京都百姓都被要求站在自家的门外等待。

    “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明皇来了吗?”

    一个老头愁容满面的说道,就在昨天,他的小儿子被人怂恿去保卫皇宫,到现在都没回来,他估计多半是回不来了。

    “打仗不是好事啊!大明这般大,倭国那么小,总想着去撩拨一番,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隔壁家的男子不服气的道:“可他们还让陛下和上皇跪了,连皇族一起跪,这样的大明,我觉着不是王师!难道他们就不怕被大神怪罪吗?”

    “大神在哪?”

    老头瞪眼,不顾大儿子的阻拦,喝道:“大神若是在,天皇怎会一直是傀儡?还天照大神呢!早有人说了,现在的天皇早就已经不是纯种的了!”

    “什么?你胡说!”

    “你去问问,前几日就有人说了,天皇的血统早就被人给换了,还什么天照大神的子孙,天照大神若是还在,早就把那些杂种给打死了!”

    “闭嘴!”

    这时一个明军走过来,喝住了两人的争吵。

    “来了!”

    朱雀大道上,聚宝山卫打头,列队而入。

    “噗噗噗!”

    没有正步,只是整齐的阵列依然让人心中发寒。

    “噗噗噗!”

    那一排排的军士都是满脸自豪和骄傲,肩上的火枪刺刀林立,被清晨的阳光照着,反射出的光芒让两边的倭人不禁微微闭眼。

    “这就是大明王师啊!”

    从昨夜开始,京都的倭人就自觉的改了口,没人敢乱说。

    这时前方的林群安突然喊道:“唱起来!”

    于是能震动整个京都的脚步声中就多了一个声音。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低沉的声音仿佛是地底下潜伏的巨龙在咆哮,它恨不能戳破这禁锢自己的牢笼,再把这撒下无数惨剧的老天给一爪撕裂!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声音渐渐的高昂起来,一眼看不到头的阵列让京都城的百姓噤若寒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