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26章 宁杀错,不放过
    崔仁目不斜视的走来,身后十多个被绑的严严实实的男子显得有些惊慌。

    “那不是赵家的老二吗?”

    “咦!那人我认识,好像是金勇。”

    大家都是汉城人,所以没两下,那十多个大汉差不多都被认出来了。

    只有一人,昂首挺胸的一人,没人认出他来。

    崔仁到了台上,先躬身,然后朗声道:“王公公,下官已然抓到了火烧王宫的人。”

    王贺有些麻爪了,这里面的味道不大对,他不敢贸然表态。

    正在此时,城门处冲出来一队骑兵,王贺影影绰绰的看到像是方醒,就如蒙大赦的道:“咱家不能越权,兴和伯来了,你且去请教。”

    “那就是兴和伯?”

    “对啊!听说他杀了几十万倭寇,被倭国人称之为魔神。”

    “那就是杀神啊!”

    “来了来了,都别说了,小心被听到。”

    方醒本是带人往北边去,可却被王贺派人拦住了。

    几番争执后,方醒一脸不耐烦的上了台子。

    “何事?本伯还要去清剿那些逃窜至乡间的倭寇,晚一日,朝鲜的百姓就会多受一日的苦楚!”

    崔仁急忙说了抓到这些人的事,最后问道:“伯爷,这些人怎生处置?”

    方醒唏嘘道:“过往已矣,就为了这点恩仇,就悍然……哎!现在这事有些麻烦,”

    足利义持此时已经要疯了,他在木柱上奋力的挣扎着,可却是在做无用功。

    方醒看了一眼蛆虫般扭动的足利义持,沉吟道:“此事还是看看……要等陛下的旨意,暂且关押吧!”

    崔仁满面涨红,义愤填膺的道:“兴和伯,您看,那就是郑氏的余孽,此次就是他收买了亡命,和倭寇勾结,利用大明王师出城迎击倭寇的时机,带着人冲进了王宫,一把火……一把火就烧掉了呀!”

    崔仁哽咽出声,下面的百姓不少都听到了,顿时讶然。

    “原来殿下一家是被郑氏的人给烧死了呀?”

    “那郑氏……哎!也是冤冤相报啊!”

    “不过这也好!咱们要是能并入大明,那日子,可就舒坦多了。”

    “……”

    方醒匆匆带着人走了,崔仁下来后,唉声叹气的道:“朝鲜多山,耕地不足,要想和大明百姓般的活出个人样来,那就得出去,到北边去,到南边去!那边的地肥的一抓就是一手的油,插根树枝都能活的好地啊!”

    “崔大人,真的吗?”

    有人好奇的问道。

    崔仁瞪着那人道:“当然是真的,现在大明的百姓满天下都是,哪里的地好他们就去哪里,那日子过的,连本官都比不了!”

    “就你们这样的,若是敢去,一家最少能分一百亩地,天天使劲吃都吃不完!”

    朝鲜必须要大批移民出去,南边的交趾,北边的奴儿干都司,这些地方都得要人。

    不过朝鲜移民可就没有什么免税的好处了,地一种,收获的时节,自然有人上门核对,谁都别想跑。

    而且方醒还准备建议,以后朝鲜的移民,要不断的分隔开来,不断的迁徙,最终彻底把朝鲜的这个名字给忘掉,只记得大明。

    改造任务漫长啊!

    方醒绕了一圈就乔装回城了。

    朱瞻基正和张辅在地图上谋划着,看到方醒后,就问道:“兴和伯以为征伐倭国的时机到了吗?”

    张辅也坐下倾听,他对朝鲜和倭国并不是很了解,整个先期布局全是方醒在弄,所以也只得听听方醒的意见。

    方醒把解下来的刀扔给辛老七,然后站在桌子边上看了看。

    “朝鲜的安定必然需要一定的时日,而此时若是大举进攻倭国,兵力不足是一回事,后方能否安定,这才是头等大事。”

    若是大明渡海征伐倭国时,朝鲜内部生乱,那登陆的军队就会变成孤军。

    孤军,孤悬海外,那结局……

    “朝鲜是征伐倭国的补给要地,乱不得!”

    方醒在地图上拉出两个距离,一个是朝鲜到倭国,一个是金陵到倭国。

    “傅显此时肯定已经拿下了对马岛,咱们马上就把辎重都运上去,等朝鲜稳定下来之后,随即出发,至于倭国国内……斯波家族应该会知道怎么做。”

    ……

    自从水师被干掉之后,整个倭国都像是疯了般的,四处征战。

    幕府的精锐没了,僧兵的精锐也没了。

    关键是跟着去的还有许多大名,这些人没了,整个倭国就陷入了混乱之中。

    斯波义淳当机立断,马上就招兵买马,而后并没向外扩张,反而是紧守地方,一副自保的模样。

    “足利义持肯定完蛋了!倭国现在就是一个火堆,等大明王师来了之后,就是斯波家族的出头之日!”

    ……

    傅显此时就在对马岛,宗家的那点儿实力还不够看,他驱赶着对马岛的倭人在扩大码头,修整道路,并修建仓库和营区。

    “倭人可还敢下海吗?”

    傅显刚去看了码头的扩建,正好遇到回来修整的一支小船队。

    “大人,他们哪敢?那些渔船都被咱们给拉走了,现在整个倭国只能用木筏下海,哈哈哈哈!”

    傅显看着远处,自信的道:“大海是属于大明的,谁都不能逾越!”

    这就是大明水师的自信!

    谁敢触怒大明水师,堵门是小事,颠覆王朝的事,郑和也干过!

    ……

    几天后,李芳远一家的尸骸总算是从废墟里刨出来了,不过很难分辨,朱瞻基干脆就令人找来一套朝鲜王的服饰,加了些骸骨埋下去,也算是入土为安了。

    李芳远一家的事了了,可朝鲜以后怎么办?

    百姓在观望,剩下的那些官吏也在观望。

    而方醒不失时机的派人去散播消息,说是大明军队要准备走了。

    崔仁很卖力,每日出去打探有谁是忠于李芳远的,谁是想复辟朝鲜的,谁是支持大明的……

    “伯爷,这是不少官员的陈情书,这是万民请愿书。”

    崔仁感慨道:“百姓们都不愿意王师走啊!都害怕大明的王师前脚一走,后脚那些野心家就会把朝鲜变成战乱之地。”

    方醒大致看了一下陈情书,看到不少近期熟悉的官员,就满意的道:“你的事办的不错,太孙殿下都看在了眼里。嗯……”

    “伯爷,这是有野心的。”

    崔仁赶紧递上另一个名单。

    方醒看都没看:“本伯是信任你的,这样,此事本伯不好出面,大明也不好出面,你去一趟,把这些和倭寇有勾结的人都给抓起来,反抗者格杀勿论!”

    崔仁的眼神有些挣扎,可随即在方醒那似笑非笑的注视下表态了:“伯爷放心,下官马上去办。”

    方醒笑了笑:“最有钱的那几家,对,就是那几家,本伯好像记得他们都和倭寇有些沟通,事关重大,咱们是宁杀错,不放过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