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25章 大明!大明!大明!
    “捉到足利义持了!”

    欢呼声传到了里面,方醒几人正在商议着后续怎么防备朝鲜生乱,听到声音后,杨荣笑道:“大事定矣!”

    方醒欣慰的道:“抓住了足利义持,大明就站在了救民于水火的立场,谁要是再敢作乱,那就是乱臣贼子!”

    朱瞻基振眉道:“带进来。”

    两名军士意气风发的夹着足利义持进来,其中一人行礼道:“殿下,他说想见兴和伯。”

    方醒看着委顿在地上的足利义持,淡淡的道:“大明太孙殿下在此,你可明白了吗?”

    足利义持苦笑道:“明白了。”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朱瞻基都来了,不是蓄意的才见鬼!

    足利义持惨笑道:“那么大明此次是一箭双雕?哈哈哈哈!”

    这时崔仁在门外等待求见,听到通译的话后,他正色道:“蛮夷就是蛮夷!大明王师拯救朝鲜于水火之中,而倭国却派出奸细,和郑氏勾结,残忍杀害了殿下一家,此等暴行史上罕闻,太孙殿下,外臣请剐了此人,以慰朝鲜上下。”

    聪明啊!

    连朱瞻基都满意了,他沉声道:“原先是准备将此人移送京城献俘,可如今看来,朝鲜上下民愤极大,那就顺从民意,剐了他!”

    通译并没有翻译这段话,足利义持还以为自己将得到应有的待遇,所以被带出去时,甚至还对朱瞻基躬身行礼。

    ……

    第二天,整个汉城的百姓都被通知到了,今日将在城外剐了侵朝的罪魁祸首足利义持。

    城外专门搭建了一个台子,而足利义持一大早就被拎到了这里,

    “听说了吗,整个汉城府前面都被倭国人杀光了,连狗都没放过。”

    “对啊!从海边到汉城府,那些倭寇一路如蝗虫般的杀过来,所过之处遍地尸骸,惨啊!”

    “幸亏大明王师到了,不然……你我也是孤魂野鬼!”

    “只是可惜了殿下一家,那些乱臣贼子真该千刀万剐!”

    这时一个四处张望的男子走过来,听到他们的话后,就嚷道:“你们哪里知道,若不是咱们去偷袭倭国,哪来的这番磨难?”

    李家都死绝了,所以百姓也敢说话,有人就驳斥道:“那倭国要打咱们,先下手为强,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

    来人不屑的道:“你懂什么?咱们先前占了大明的土地,使者来交涉多次都没用,后来才和大明交恶。若是咱们请了大明王师来,倭国人可敢上岸吗?说到底,不过是心怀鬼胎,害怕被大明清算罢了!”

    看到还有人不服气,这人就拱拱手道:“此次若不是大明王师,我等可还有命在?家中的女人可还有清白?可大明王师来一次就靡费许多,下次呢?下次朝鲜再遇到这等事,大明可还会来?!”

    “耗费不大嘛……”

    一个穿着体面的男子嘟哝道,可随即就被边上的百姓鄙夷了。

    这就是何不食肉糜啊!

    一个穿着补丁衣服的男子怒道:“看你人模人样的,可咋就这么不懂事呢!你可知道一匹马每日要吃多少料吗?你可知道一人每日要吃多少斤粮食吗?还有路上的损耗!”

    体面男愕然道:“在哪吃不是吃?难道那马和人平日里就不吃了吗?莫名其妙!”

    这时另一个看来知道些事的人斥责道:“果然是养尊处优的读书人!你可知那粮食和马料一路转运的耗费吗?运一斤粮草到朝鲜,在路上要耗费多少你知道吗?”

    “大明对咱们仁至义尽了,若是朝鲜上下都是你这般想法,下次谁还敢来帮咱们?!”

    “就是!若不是李……殿下两头惹事,咱们何至于如此?要我看啊!这就是劫难!”

    “对!这就是劫难!”

    最先插进来的男子满脸的兴奋:“昨日我去帮着给战俘营做饭,王师给了三斤大米,那可是大米啊!而且人家都说了,若是大明百姓,没五斤米?那管事的人脑袋都保不住!而且五斤米也不一定有人干!”

    卧槽!大明百姓的日子这么好?

    这些人都羡慕嫉妒着,有人就说道:“现在朝鲜没了王,那……”

    所有人都把嫉妒化作了憧憬,朝鲜若是能被大明收了会如何?

    “我听说了,那位兴和伯曾经说过,大明的百姓天生就高人一等,若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只需报个信,王师将为他主持公道。”

    真是好命啊!

    朝鲜人啥时候有这等待遇了?

    这样的讨论不断在人群各处发生着,总有人在关键时候点几句,等上面要开始行刑时,下面的百姓已经忍不住了。

    “杀了他!”

    “千刀万剐!”

    “大人,小的想当大明人!”

    咦!尼玛!什么奇怪的话插进来了?

    “小的全家都愿意当大明人!”

    “对!朝鲜弱小,不足以保家,我等都要做大明人!死而无悔!”

    “大明!大明!大明!”

    台上监刑的王贺已经懵逼了,今天方醒等人没来,他一时间没有了主意,只得楞在那里。

    行刑的那位‘高人’据说只会拆羊骨头,只因明军一时间找不到专业的,他这才在五十斤大米的诱惑下答应试一试,而且还拍着胸脯担保能切五百刀以上。

    可当他掏出昨晚磨了一夜的菜刀上前时,也被这山呼海啸般的喊声给镇住了。

    这是在行刑啊!你们在干什么?

    那可是五十斤大米,够一家人吃一个月的,甚至节约点能吃两个月。

    要是临时不杀了,老子找谁去!

    “大明!大明!大明!”

    “喊什么呢?难道你们忘记了殿下的厚恩吗?还有,殿下究竟是怎么死的都没查清楚,尸骨未寒呐!你们难道就这般的冷心?”

    一个中年男子悲愤的大喊着,可没人理他,他身边的人都在狂热的呼喊着。

    李家的上位本就是篡夺,得国不正,加上李芳远神经病般的去偷袭倭国,导致了朝鲜遭此劫难,百姓哪还会记得这个朝鲜王!

    “都不要被明人骗了,殿下的死不简单!”

    中年男子拼命的叫喊着,甚至还推攘着身边的人,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几双警惕的眼睛里。

    这时城里出来了一队人马,押送着十多个男子过来。

    等人走近后,打头的那人就被认出来了。

    “那不是诸君府的孟大人吗?”

    朝鲜的诸君府,专门管理朝鲜王的画像,以及服装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