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10章 不讲理的大明水师
    “伯爷,咱们不去帮朝鲜人一把吗?”

    傅显觉得朝鲜人已经被削弱的够多了,若是全军覆没,那朝鲜会不会直接跪了。

    这显然不符合大明的战略!

    木花站在船舷边上,呆呆的看着那片正在厮杀的地方。

    方醒说道:“你以为李芳远敢倾国而来吗?这批只是打头阵的,我敢打赌,只要能突破京都,李芳远肯定会亲征,明白吗?”

    说话间,朝鲜的败军居然来了一个反击,这个反击出乎了追兵的预料,一时间竟然有被压倒的趋势。

    “咦!难道今日要翻盘吗?那足利义持非吐血不可!”

    “翻不了盘!”

    方醒拿起望远镜看去,说道:“足利义持既然做好了准备,后续的兵力不会少,若是朝鲜人聪明的话,那就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开溜。”

    “不要脸!”

    看到趁着这个机会,大部分朝鲜人都趁机上船,傅显不禁骂道:“抛弃自己的同袍,朝鲜人果然成不了气候。”

    由于被同袍抛弃了,前方反突击的朝鲜人很快就后继乏力,方醒说道:“注意倭国水师的偷袭,传令下去,若是倭国水师逼近,马上警告,不听就干特么的!”

    其实方醒很想在这里给足利义持来一记狠的,可那会破坏大局。

    “起锚!”

    一声令下,各船起锚,接着远处就看到了帆影。

    “好狠的足利义持!这是要斩尽杀绝啊!”

    ……

    张能刚上大船,看到远处的船队,不禁仰天咆哮道:“这是圈套!撤!能撤多少是多少!”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岸边,已经追上来的倭国人正在砍杀着自己的敌人。

    海上,那些赶来的战船虽然迟缓了些,可依然兜住了大部分朝鲜船队。

    大火开始在海上燃烧,不时有火人惨叫着跳下去。

    “准备,打一轮空炮!”

    海面上的战斗结束的也挺快的,那些败军如丧家之犬,根本就没有抵抗意志。

    而倭国船队马上就分出二十多艘船来,目标直指宝船。

    方醒一挥手,炮声马上就响彻海面。

    倭国的船队随即减速,然后一艘和侵袭大明的倭寇类似的船驶来。

    “******”

    船上的倭国人看着意气风发,居然对着宝船指指点点的,一个男子仰头大声的喊着。

    “伯爷,他问咱们来干嘛?”

    黄金麓不忿的道。

    方醒招手让木花过来,然后对傅显说道:“击沉它,马上!”

    “是,伯爷!”

    傅显大喜过望,赶紧冲着下面喊道:“打沉他们!”

    十多门各种火炮马上开始移动,可就在炮手们还在装药时,聚宝山卫的十二门火炮却先开火了。

    “轰轰轰轰轰……”

    还在等着回答的倭人瞬间就被一炮直接击中,身体断为两截,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飞了出去。

    近距离的一轮射击之后,这艘船已经看不到本来面目了。

    水线下几个窟窿明晃晃的在吸引着海水,不过是顷刻,整艘船就开始了侧翻,随即缓缓沉没。

    “混蛋!”

    已经赶到海边的足利义持看到这个场景后,不禁杀机大起。

    “主公大人,咱们干掉明人吧?”

    一场大胜让幕府的将领们信心爆棚,觉得和大明也可以较量一番。

    可足利义持却面色一变,淡淡的道:“令人收拢俘虏和船只,令僧兵集结,粮草准备装船。此战之后,朝鲜上下必然丧胆!不能给他们积蓄力量的机会,必须要尾随追击!”

    喜怒无常的将军啊!

    那些大将和谋士都心中凛然,各自去奔忙。

    足利义持看着远处的宝船,冷冷的道:“显赫军威吗?色厉内荏之辈!”

    ……

    方醒觉得足利义持还算是有威严,只是个子矮小了些,看着有些可笑。

    放下望远镜,方醒回身道:“起航,咱们去华州。”

    ……

    若狭湾的一场登陆战开始的很快,结束的更快,看似不经意间,却撬动了整个东亚板块。

    琉球各大势力大惊失色,唯恐被大胜的倭国趁势拿下,急忙就派人去摸情况。

    “有大明的宝船在边上看着?还轰沉了倭国的战船,足利义持只能忍气吞声?”

    山南国王他鲁每大喜,以手覆额道:“有大明王师在侧,足利义持绝不敢动手!快快快!马上准备贡品,让人去金陵。”

    小小的琉球,可大小势力却不少,大明也各自册封,只是统一的种子已经种下,就等着时机恰当,战火将燃遍这一串岛屿。

    ……

    秋风起,华州的大地上多了几分萧瑟。

    朱瞻基站在刚修好的码头上,身后跟着一堆文武官员。

    张辅也在看着海面,他回身问了方五:“德华的身体可好?”

    方五也才刚到华州,他说道:“老爷的身体没事,就是喜欢上了吃烤生蚝,天天吃。”

    张辅闻言不禁抚须尴尬。

    方醒给他的食谱里面就有生蚝,而且建议最好生吃。

    可在金陵没有这种机会,到了华州之后,张辅也是每天在吃,吃的看到生蚝就想吐。

    这小子,明明有好的吃法却不说,可恨可恼!

    这时一个锦衣卫的人走过来禀告道:“殿下,张能带着败军回来了,倭国的船队大约还有两日的航程就能到达朝鲜。”

    朱瞻基已经看到了远处的船帆,问道:“张能带回来多少人?”

    “不足一千。”

    朱瞻基挥挥手,然后笑道:“果然如兴和伯所言,有准备的足利义持能把朝鲜人打成猪头。”

    船队缓缓靠岸,方醒看到朱瞻基居然亲自来了,急忙带人下船行礼。

    双方寒暄了几句之后,朱瞻基问道:“足利义持如何?”

    身后是有序下船的军士,方醒说道:“倭国形势复杂,其人能隐忍至今,可见城府之深,从这一战来看,足利义持很稳重,也就是说,他很少会兵行险着。”

    啧!

    随行赞画军务的杨荣皱着眉头道:“大明不怕他兵行险着,就怕他频繁试探。”

    “不会!”

    方醒笃定的道:“朝鲜此战被打断了脊梁骨,足利义持若是还要试探,那只会坚定李芳远的抵抗之心,他若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就不配做幕府的大将军!”

    朱瞻基看到十多个军士抬着箱子过来,就笑道:“看来收获不小,不过别在这打开,咱们回去。”

    聚宝山卫下船了,可傅显却轻松不起来,他急令检查船只,然后搬运补给。

    湛蓝的海面上,这只船队在忙碌着,他们即将出发去封锁倭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