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07章 出发!!!
    休息了一天之后,方醒恢复了些,于是就去了镇上。

    镇上的房子依然是破破烂烂的,那些倭国百姓的穿着也就只比衣不遮体好一些。

    但这还是镇上,如果你到乡下去就会发现,衣服对于倭国百姓来说就是一个奢侈品。

    这年头能不饿死就算是幕府统治有方了。

    那些百姓大概是适应了黄金麓手下的进进出出,所以只是冷漠的看着。

    “******”

    一个小女孩突然从一家米铺里冲了出来,身后的一个女人尖声叫喊着,一脸的仓皇。

    “老爷小心!”

    辛老七毫不犹豫的拔出刀来,在他的眼中只有方醒的安全,至于什么妇孺,在他的眼中和蝼蚁没啥区别。

    “啊……”

    女人的尖叫太刺耳,方醒皱眉道:“老七不要动手。”

    小女孩跑过来,呆呆的看着方醒,嘴唇蠕动着,“******”

    黄金麓翻译道:“伯爷,她问有吃的吗?”

    方醒顺着小女孩的视线回头,就看到了正在啃肉干的小刀。

    “拿一块来!”

    小刀不情不愿的拿了一块肉干过来,方醒接过,转身递给小女孩。

    “吃吧。”

    小女孩的脸上有些脏,头发被胡乱的挽起,身上的衣服也有多个补丁,而脚下居然没有鞋子。

    看着那双黑乎乎的脚,方醒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黄金麓的眼睛一瞪,把追来的女人逼退一步,然后才翻译过去。

    “伯爷,她叫木花。”

    “是个好名字。”

    方醒把小女孩的手拉过来,然后把肉干放上去,笑道:“回去可以熬肉汤喝,去吧。”

    小女孩呆呆的看着方醒,一直等方醒等人进了那家旅馆之后,这才欢喜的跑回去。

    “啪!”

    肉干落在地上,被一条狗飞快的叼走了。

    哭声传到了小旅馆里,在门看到这一幕的小刀进去说道:“老爷,肉干被那女人丢了。”

    方醒微微一怔,然后说道:“这就是戒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道理不是只有咱们知道。”

    黄金麓杀气腾腾的道:“伯爷,倭国人欺软怕硬,只要收拾一顿,以后乖巧的比狗都听话。”

    方醒笑了笑,然后吩咐道:“去吧,让那个和尚来这里。”

    昨天有和尚求见,方醒没有答应,可这个和尚却很固执,居然在旅馆住下,大清早的就在码头边上守着,直到被辛老七持刀赶走。

    等了一会儿,脚步声传来,一个穿着长袍的光头男子走了进来。

    “我叫释真,见过兴和伯。”

    释真面色平静的跪坐在方醒的对面,方醒身后站着辛老七和黄金麓,可释真却安之若素。

    方醒的手交叉放在腰侧,盯着释真道:“你此来何为?”

    释真垂眸道:“释真去过大明,大明可真大!地大物博,还有博大精深的儒学,为此释真留在大明三年,拜师大儒。今闻兴和伯前来,敢问可是为了谋划倭国吗?”

    方醒斜睨着他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倭国的宗教势力庞大,信徒众多,而且寺庙还有僧兵,在足利幕府之前堪称是倭国最强大的势力之一,无人敢惹。

    而且倭国的和尚还涉政,在其中翻雨覆云。

    释真抬眼道:“大明对外总是以和为贵,兴和伯却在台州府犯下了杀孽,而且我还听说兴和伯在大明乃是儒家的叛逆,可惜未曾一睹兴和伯的巨著……,那么,大明是想长久呆在倭国,还是惩戒了就走?”

    这个和尚倒是敏锐,方醒淡淡的道:“我要寻矿,明白吗?别把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栽在我的头上。”

    “寻矿?银矿?”

    “对,银矿。”

    方醒的眸色渐渐冰冷:“大明需要大量的白银作为保证金,否则宝钞就会作废,你明白吗?”

    释真的身体一松,脱口道:“可是石见国?”

    方醒冷冷的看着他,不屑的道“我乃大明兴和伯,你一小小的僧侣,也敢频繁问我吗?”

    释真愕然,在倭国,哪怕是足利幕府也不能阻止僧人影响政治,更遑论释真的地位不低,别说是伯爷,他觉得自己连足利义持都可以见见,当面谈谈倭国的发展大计。

    方醒是箕坐,他把腿撇开,指着门口道:“滚!”

    锃!

    辛老七和黄金麓拔刀,目光冷厉的走向释真。

    释真脸上的从容不见了,他连滚带爬的到了门口,起身道:“兴和伯,你藐视于我,当有天诛!”

    “诛你妹!”

    方醒笑吟吟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伯爷,小的带人出去一趟吧?”

    黄金麓的怒火已经快要淹没了理智,方醒是谁?

    方醒是他黄金麓的恩人,而且还是大明的兴和伯,太孙殿下的老师。

    就这么一个凡心炽热的假和尚,居然也敢质问吗?

    方醒摇摇头道:“倭国寺庙繁多,势力庞大,且等开战之后,那些僧兵自然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不过幕府想要征用他们,我估计够呛,到时候内部狗咬狗,岂不快哉!”

    黄金麓深呼吸几次,强行把杀意压下去,“伯爷,倭国的僧人正如您所言,跋扈嚣张,出入官宦府邸轻松平常,而且手下凶悍,一般人不敢触怒他们。”

    方醒微微笑道:“这是好事啊!宗/教干涉政治,这正是祸乱之源,在反击朝鲜之前,足利义持只要不傻,必然会向寺庙求援,若是肯了,那就是自我削弱,若是不肯?哈哈哈!那咱们就可以看一场内战了。”

    所谓的魔王织田信长也被这些僧人差点弄疯了,最后干脆就火烧比睿山。

    ……

    朝鲜,李芳远来到了海边,看着密布于海面的大小船只,振奋的道:“今日出征,将是朝鲜的新篇章,望将士们能奋勇杀敌,孤必然不吝赏赐!”

    他的身边就是李裪。李裪的神色凝重,就看着李芳远鼓励了一番之后,海上风帆林立,纷纷朝着东边而去。

    直到看不见船帆了,李芳远才回身说道:“为何神不守舍?”

    那些文武官员闻言看去,果然。

    李裪躬身道:“父王,儿臣想的是大明。”

    李芳远笑吟吟的道:“怎么?难道你认为大明会插手这场战事吗?”

    自从李裪归来后,世子李褆就有些坐立不安,这些变化都被群臣看在了眼里,于是不知不觉中,站队也开始了。

    李裪知道这是展露自己眼光的时候,所以他缓缓的道:“朝鲜和倭国的战事是大明所乐意看到的,为何?”

    群臣不语,这是李芳远在考察儿子的时候,谁会不长眼去显摆?那是在作死。

    海浪轻轻拍打着岸边,发出哗哗的声音。

    大自然的乐章让人沉迷,而李裪长身而立,看着风神俊秀。

    “父王,朝鲜身处大明的奴儿干都司边上,这就是卧榻,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自从对马岛之战后,朝鲜和倭国已经失去了和平的可能,所以此战关系到国运!”

    “大明希望能削弱朝鲜和倭国,最好就是能两败俱伤,倭国有大海的庇护,所以朝鲜最为危险!而朝鲜的边上就是华州,就是大明的奴儿干都司,近在咫尺啊!”

    李裪肃容道:“父王,必须要加强对大明的侦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