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99章 心如死灰
    解缙也来了,他一脸嫌弃的道:“他就是你说的烂泥,扶不上墙的烂泥,你何苦给自己找个包袱背呢!”

    方醒无奈的道:“当时我若是不答应,陛下肯定会把我派去和那些土司打交道,我倒是无所谓,可土豆见不着爹咋办?”

    解缙想起朱棣的霸道,也只能是叹息着:“你可得留神了,若是把他教坏了,以后你脱不关系。”

    “那也是他从根子就坏了,和我无关。”

    解缙笑道:“你别嘴硬,他才多大就这样了,等以后可不得了,有你头痛的时候。若是他死性不改,老夫劝你还是带着一家人外放吧,当个副总兵也不错。”

    黄钟也是苦笑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伯爷,您这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方醒正准备嘴硬几句,可外面的小刀冒个头说道:“老爷,他来了。”

    三人马上正襟危坐,然后就看到朱瞻墉换了一身马苏的青衫走进来。

    目光呆滞的朱瞻墉一进来就吓了大家一跳。

    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朱瞻墉木然的道:“拜见老师。”

    我曰!

    皇孙拜师也不用跪拜的啊!

    你娃这是想坑哥呢!

    “起来。”

    不过木已成舟,方醒自然不动声色。

    朱瞻墉起身,还是麻木的去倒了杯茶,敬给方醒。

    在解缙不解的眼神中,方醒泰然自若的喝了茶,接下来就开始了训话。

    “在书院里不论身份高低,管你郡王也好,将军也罢,在书院里都得老老实实地学习和生活,做得到,那咱们好说,若是做不到……”

    方醒的眸色一冷:“那我会退货,相信我,我有几十种方法能把你退回去,而不会惹陛下生气。”

    朱瞻墉懒洋洋的道:“知道了。”

    方醒和解缙交换了个眼神,都知道这位怕是有些心如死灰了。

    ……

    于是书院中就多了一位编外学生,这位学生特立独行,住单间,不和人交流,看着懒洋洋的。

    “山长,郡王他剩饭啊!第一天就倒了大半,学生们都有意见了。”

    朱瞻墉去书院的第二天,田秀才就来告状,看那神色,如果犯事的不是朱瞻墉,他一定会让那人把倒进去的饭菜都捡起来吃干净。

    虽然现在粮食和人口的矛盾不突出,可大家都习惯了不浪费粮食,而且书院有规定,浪费粮食的人要饿一天。

    “饿他了没有?”

    方醒可不会手软,这事说到朱棣那里去都是他有理。

    “饿了!”

    田秀才知道自己这辈子都当不了官,所以下手也不留情。

    “饿了他一整天,可郡王还是我行我素,今天早餐又倒了大半碗的面条。”

    啧!这家伙是自暴自弃了啊!

    “走,我去看看。”

    ……

    朱瞻基前天大婚,昨天进宫行礼,告祭祖宗,今天算是可以歇歇了。

    一大早,胡氏就起身伺候他起床,一干宫女都在边上干瞪眼,觉得这位太孙妃真是太……那个啥了。

    朱瞻基也有些不适应,他打小就是宫女太监的侍候着,这突然身边多了个女人,还真是有些不自在。

    胡氏的神色平静,只是脸上多了些红润,这是少女变成妇人之后的开端。

    把冠戴好,胡氏退后一步道:“殿下,好了。”

    成婚后,朱瞻基不再是那个少年了,他点点头,然后问道:“那些贺礼的单子你都看了吗?”

    胡氏看到门外有个小太监在窥看这边,就皱眉道:“看了,大多是奢华之物。”

    虽然胡荣两口子最后放弃了那些要端庄的教育,看却又走了另一个极端:不要尚奢华,皇家本就够奢华了,简单些更好。

    朱瞻基哦了一声,他已经看到了那个小太监,正是刚被封为太孙嫔的孙氏身边的人。

    “那兴和伯送了什么?”

    方醒当时说不送礼了,可朱瞻基知道那是玩笑,所以也有些好奇。

    胡氏看到朱瞻基没搭理那个小太监,心中松了一口气,就不禁露出了微笑。

    少女的微笑本就纯真,如清晨挂着露珠的鲜花般的清新,朱瞻基也看楞了一瞬。

    “殿下,兴和伯的礼物是陛下令人送来的,臣妾还没去看,上面也没说是什么。”

    朱瞻基就像是找到了藏宝洞的年轻人,心痒痒的道:“去,把兴和伯的贺礼拿过来。”

    有人出去通报,门口的那个小太监这才得到机会进来禀报。

    “殿下,孙嫔想来请安。”

    朱瞻基第一时间就侧脸去看胡氏的反应,可胡氏的表情不变,依然挂着微笑,眉眼开朗。

    胡氏这种女人,若是你冷落了她,她只会静静的,不吵不闹,不争不抢。

    想起方醒的话,朱瞻基的心中有些微动。

    难道是她不喜欢我?

    回过神,朱瞻基说道:“今日我还有事,改日吧。”

    小太监还想再说几句,可外面的俞佳已经进来了。

    “殿下的跟前,你还想辩驳几句吗?”

    俞佳的脸一板,小太监马上就惶恐的请罪。

    “殿下,兴和伯的礼物已经拿来了。”

    一大一小两个箱子给人拎了进来,朱瞻基一看就笑道:“果然是兴和伯,这大的多半是送我的,小的嘛,肯定是你的。”

    胡氏讶然道:“还有臣妾的吗?”

    哪有臣子送贺礼还附带给太孙妃的?这是逾越啊!

    朱瞻基看着两个太监在开箱,就笑道:“兴和伯做事向来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无需忌讳。”

    胡氏想起他们的关系,就抿嘴一笑:“是了,兴和伯为人洒脱,必然不肯被什么规矩限制住了。”

    朱瞻基看了胡氏一眼,没想到自己的这位正妻居然和方醒见过一面之后,就能把他的性格摸出点道道来。

    虽然不大对,可大方向却没错。

    “咦!”

    小箱子打开了,余佳从里面拿出一个锦盒来。

    朱瞻基接过来,笑道:“必然是给你的,且看看是什么宝贝。”

    打开锦盒,边上的胡氏第一个看到了那个黄色的东西。

    “是柚子。”

    朱瞻基笑着道:“这是送你的,寓意不错。”

    柚子,有子,这个寓意让胡氏也是有些感动。

    “殿下,这是什么石头?黄的好漂亮!”

    胡氏摸着这个小柚子,喜得不行。

    朱瞻基也没见过:“不知道,不过既然是兴和伯出手,那必然不是普通的东西,你且收好把玩,别弄丢了。”

    而俞佳也打开了那个大箱子,看到里面有一个半人高的东西。

    “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