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98章 躺枪的方醒,有问题的少年
    朱棣沉吟片刻道:“朱瞻墉此生止于郡王。”

    “多谢父皇开恩。”

    太子妃知道自己今天的出现就是在冒险,女人干政,这在大明是大忌。

    可五指虽然有长短,却都是自己的肉,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处置。

    方醒觉得太子妃很聪明,她没有一味的求情,那会导致朱棣暴怒,后果不言而喻。

    只留一条命,这是明摆着的,朱棣再狠,可也不会狠到杀一个未成年的孙子。

    而后她又主动要求绝了朱瞻墉的那点小心思,果断而深明大义。

    果然是太子妃啊!

    老朱家的媳妇大多不错,当然,这也和他们只与普通人家结亲有关系。

    朱棣对这位儿媳妇的印象很不错,认为她能担当未来的‘国母’之职。所以她轻易不在朱棣的面前说话,可一旦说话,朱棣多半会认真考虑。

    太子妃福身道:“父皇,瞻墉终究是失于管教,臣妾恳请父皇为其择一严师,以免为祸将来。”

    朱棣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的目光一扫,沉声道:“方醒,你以为如何?”

    方醒正想着朱瞻基接到贺礼后的反应,有些走神,闻言就茫然的道:“好啊,陛下的决定再好不过了。”

    大太监忍笑忍的很辛苦,脑海中的小人在捧腹大笑着。

    朱高炽诧异,心中一颗大石头落地。

    “多谢兴和伯!”太子妃喜气盈腮。

    “娘娘谢我干嘛?”

    方醒环视一周,发现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奇怪。

    朱棣知道这厮是不肯吃亏的,若是让他反应过来,肯定会胡搅蛮缠,所以就说道:“既如此,方醒,此后朱瞻墉就在你那就学,你可得看好了!”

    “什么?”

    方醒这才知道自己先前赞同了什么,他刚想搅合,可转眼就看到了朱棣眼中的威胁之色。

    敢反悔,朕就把你丢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方醒心中愁肠百结,只得领受了这个估计朝中不会有人愿意干的活。

    朱瞻墉的位置太尴尬了,亲大哥是板上钉钉的皇储,他自己在大哥的阴影下存活,以后最多就是一个封地了事。

    如果就这样也罢,起码也是个逍遥王爷。

    可后来这货干出来的事让人大跌眼镜。

    那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居然想闷死她!

    于是这位郡王就成了宫中的狗不理,人厌狗嫌。

    外面的臣子有时提起这位郡王,大多都觉得这辈子能平安就算是不错了,要是朱瞻基登基后想起以前的龌龊,说不定会弄死他。

    朱瞻墉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恭恭敬敬的行礼,然后说道:“孙儿这就去收拾行礼,马上去方家庄。”

    朱棣冷哼道:“不必了,那里什么都有。”

    这是嫌弃到了什么程度?

    可那些东西都是我的财产好不好!

    方醒一肚子的怨气,领着个才十二岁,可就满肚子坏水的郡王往外走。

    “方醒!”

    婉婉正带着自己的‘卫队’往这边小跑,看到方醒后不禁惊喜的喊道。

    可等方醒脚步一停,身后有些魂不守舍的朱瞻墉就冲到了前面。

    婉婉噘着嘴,不乐的带着人从边上去了。

    小女孩这是觉得方醒‘背叛’了自己,擦身而过的时候,方醒看到了她眼中的水光盈盈。

    “婉婉,等一下。”

    方醒也不顾朱瞻墉,追上去蹲在婉婉的身边,低声的说着。没多久,小女孩的脸上就重新露出了笑容,蹦蹦跳跳的往花园去了。

    心态最重要啊!

    方醒回身,朱瞻墉正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妹妹的身影。

    年龄相差不大,可一个纯真可爱,一个却阴沉虚伪。

    “走吧!”

    方醒没精打采的说道。

    “是,老师。”

    阳光灿烂,可朱瞻墉的心情却如那深秋的雨前,阴沉沉的。

    “轰隆!”

    走出皇宫,天上迅速集聚起了乌云,刚上了马车,大雨就倾盆而下。

    朱瞻墉被淋到了,不过他没管,只是自嘲道:“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我才出宫,就降下雷霆,大雨倾盆,这是要洗干净皇城吗?”

    方醒正闭目养神,闻言就道:“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干出这事对你有何好处?”

    “没好处!”

    朱瞻墉一脸的生无可恋和无所谓。

    马车粼粼而行,方醒的身体轻轻晃动着,他第一次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小鬼。

    白嫩的脸,大而有神的眼睛,继承自太子妃的挺直鼻梁,下巴微微向外,显得有些强势。

    长大肯定比他大哥还帅!

    只是那眼神有些沉郁,不像是这个年龄该有的。

    马车一路到了方家,辛老七拿着雨伞站在边上,在方醒下来时扶了一把。

    等朱瞻墉下来时,辛老七只是看了一眼,别说伸手,连打伞都是勉勉强强的。

    深宫的孩子,还是个养尊处优的孩子,在辛老七略带鄙夷的眼神中,朱瞻墉倔强的跳了下去。

    “噗通!”

    方醒站在屋檐下看着朱瞻墉的脚被挂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平平的摔在泥水里。

    辛老七刚才没注意,等发现时已经晚了,他伸手拎住朱瞻墉的后颈衣领,正准备把他提起来。

    “放开我!”

    朱瞻墉剧烈的挣扎着,辛老七猝不及防,被溅了一身的泥水。

    “放开他!”

    方醒冷冷的道。

    朱瞻墉就这么趴在泥水里,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

    黄钟出来看到这个情况,就低声劝道:“伯爷,好歹是龙子龙孙啊!”

    方醒不屑的道:“狗屁的龙子龙孙,不过是个心眼多的小屁孩罢了!”

    抽咽了一会儿后,朱瞻墉就自己爬起来,浑身脏兮兮的对方醒躬身道:“请老师责罚。”

    是个好苗子,可惜了!

    “去洗澡吧。”

    ……

    进了书房,黄钟问道:“伯爷,这是为何?”

    方醒无奈的道:“这小子自己作死,派人去告诉李裪,说是大明会在朝鲜和倭国的争斗中袖手旁观。然后陛下就怒了。”

    黄钟讶然道:“不过才十二岁啊!啧啧!这皇家的孩子果然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方醒苦笑道:“岂止!关键是这小子没有动机,这才是最可怕的。”

    “什么?”

    黄钟真是被吓到了:“难道他就是想着就干了?”

    “正是。”

    方醒深深的觉得朱瞻墉就是一个仇视社会,仇视一切的问题少年,居然只是为了快意,就把军机告诉了对手。

    这等人若是及冠了,那今儿谁都救不了他,朱棣绝对会让他一辈子不见天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