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96章 大婚,礼物,意外
    朱瞻基要大婚了,所以近几日方家庄都没看到他的人影。

    按照方醒的年纪和职位,以及和朱瞻基的亲密关系,他应该是要去参加婚礼的。

    “亦师亦友啊!特么的这个关系反而让我看不成大婚的礼仪了。”

    小白已经起床了,方醒还赖在床上憋气。

    不过贺礼却是要送的。

    送什么好呢?

    方醒觉得送值钱和珍贵的东西有些俗。

    “你就是抠门!”

    吃完早餐后,在书房里,解缙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方醒的真面目。

    “你是觉着送轻了丢人,送贵重了心疼!”

    方醒愕然不解释,只是出去鼓捣了半天,然后带着一大一小两个箱子,得意洋洋的准备去宫中。

    “解先生,我保证这礼物能让新人满意,你就等着我打包些好吃的回来吧,哈哈哈!”

    时间近午,方醒一路大摇大摆的到了宫中,大太监看到他身后费力的提着个大箱子的两个太监,眼皮子狂跳着问道:“兴和伯可是求见陛下吗?”

    尼玛!那么大的箱子,装的是什么?

    活人?

    方醒进去后,朱棣看到这大个箱子也是愕然。

    “这是何物?”

    方醒看到朱棣已经换上了新衣服,肯定是要准备等着在宫中开宴,就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巧的箱子说道:“陛下,臣不大方便去那边,就准备了些礼物。”

    “为何不令人送过去?”

    朱棣觉得这厮的理由有些可疑。

    方醒笑道:“这东西有些寓意在里面,臣担心被那些人给砸坏了。”

    朱棣一听有了些兴趣,“哦!那打开看看!”

    方醒依言打开了箱子,然后叫了太监来帮忙。

    “嘶嘶……”

    看到其中的一件礼物之后,殿内响起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朱棣默默的看了一会儿,点头道:“来人,把礼物送去。”

    不忌讳就好啊!

    成功备案的方醒摸摸肚皮,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陛下,臣……臣……”

    朱棣的眼角抽搐着,不禁左右看了一眼。

    大太监在忍笑,其他人都垂首,只是身体有些微颤。

    这么明目张胆进宫蹭饭的人,在大明几乎是绝无仅有吧?

    朱棣不禁摸摸自己的肚子,这才发现有些饿了。

    “罢了,今日你陪朕一起吃吧。”

    方醒马上苦脸了,他本是想弄些好食材回家去,可朱棣……

    朱棣沉声道:“怎么,不愿意和朕一起吃饭?”

    “哪有的事?臣愿意的很!”

    ……

    朱棣的饭食不是很奢华,总计加起来十多道菜而已。

    米饭不错,至少方醒都没吃过这种米,口感特别好,粒粒分明,糯性刚好。

    朱棣吃饭并不用别人伺候,他吃的是饼。

    等朱棣动了第一筷之后,方醒就夹了一块红烧鹅肉,这还是学了第一鲜的做法。

    鹅肉嫩而不不柴,不知道厨子加了什么材料,吃起来感觉浓香馥郁,都浸透进了肉里。

    扒拉几口米饭,方醒又尝了尝蒸鱼。

    看到方醒只夹了一点蒸鱼,就把目标转向了五味鸡,朱棣问道:“鱼不好吗?”

    方醒正挑眉暗赞着五味鸡里的那些药材搭配的精巧,反而让鸡肉的味道更加的鲜美,听到这话,他马上下意识的道:“陛下,这鱼最后该用葱油浇一下,那样味道才好。”

    朱棣一愣,边上伺候的太监们更是差点想把方醒给生撕了。

    好你个方醒!上次把光禄寺从上到下都折腾了一次,今儿你居然又在陛下的面前上眼药?!

    上次方醒折腾过光禄寺之后,朱棣就发现自己的伙食改善了不少,起码在味道上就改进了许多。

    所以方醒一说,朱棣就皱眉道:“这鱼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朱棣不知道这里面的奥妙啊!

    方醒一脸的同情:“陛下,这鱼啊!采买的时候就得挑选好,宰杀什么的自然不必说了,可在蒸鱼之前,得用姜片和少许盐腌制一下,去腥和进味,最后火候肯定得掌握好,出锅之后,马上爆葱油淋一道,那味道才好啊!”

    朱棣的咽喉动了一下,觉得真的是饿了。

    方醒下筷不留情,专门挑最好的部位吃。

    朱棣还保持着军中的作风,速度飞快。

    在那些太监宫女的诧异目光中,方醒连吃了三碗饭,这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

    朱棣已经吃完了,正喝着茶,看着方醒的饕餮模样。

    等告辞出去后,方醒听到收拾的人说道:“陛下刚才多吃了一张饼呢!”

    方醒当然不会就这么走了,他晃晃悠悠的去了太子宫中,又骗了一堆食材回家。

    “没吃回本啊!”

    到了方家庄,还没进家,方醒就看到了小刀。

    “你怎么在这?”

    小刀一身的尘土,脸上灰扑扑的,他看看左右,等人都退后了,才低声说道:“老爷,在常州府的时候,有人找到了李裪,被咱们擒住了。”

    方醒的眸色一沉,“问出来了吗?谁的人?”

    小刀微微喘息道:“是……瞻墡郡王的人。”

    “什么?”

    方醒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的道:“怎么回事?你仔细说清楚。”

    “在常州府的时候,那个人在晚上去找了李裪,出来后被擒住了。”

    小刀接过辛老七递来的水,几口喝干,然后继续说道:“他说自己是外面的闲汉,被宫中的人养了许久,这次被派出来,是告诉李裪,大明不会出手,只会坐视朝鲜和倭国相争。”

    呼!

    方醒松了一口气,可接着就一脸阴云的问道:“他认识宫中的那个人吗?”

    “开始不认识,后来他不大放心,就悄悄的跟了一次,听到侍卫和那人说话,才知道是朱瞻墡身边的内侍。”

    方醒眯眼道:“朱瞻墡身边的内侍不容易出宫,这里面有问题,人呢?”

    小刀指指前院的一棵大树,一个上身被捆的严严实实的男子,正坐在那里发呆。

    方醒走过去,男子听到脚步声后,茫然的抬头,然后赶紧说道:“大人,小的只是听令行事,不是主谋啊!”

    到了这里,男子知道自己算是完蛋了,只想能争取个坦白,少受些苦。

    “你可记得那人的长相和名字?”

    男子激动的道:“记得记得,大人,那人叫做双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