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86章 是有意还是无意?
    清晨的金陵被一层薄雾笼罩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类似于奶香的味道。

    这个庞大的城市开始苏醒了。

    一个幽深的小巷外面,一群人正端着碗,就着咸菜喝粥。

    “听说到奴儿干都司的人家过得不错啊!”

    “是不错,开荒不受限,五年免赋税,房子、农具、没收获之前的口粮都是官府出的,这样的好事可惜没轮到我啊!”

    “别吹牛了,听说奴儿干那边冷得要命,撒泡尿都得带着棍子去。”

    “为啥要带棍子?”

    “那尿一出去就冻住了,你得敲断啊!”

    “哈哈哈哈!”

    笑了一阵后,有人就故作神秘的道:“我可是听说了,以后那些乞丐,还有好吃懒做,斗勇好狠的地痞,都会被送到各处去自食其力。”

    “真的?”

    “当然是真的……”

    ……

    “陛下,移民不可中断,特别是陕/西那里更是重中之重。”

    方醒来上朝了,一来就放了一炮。

    “大明各地乞丐、地痞、无家可归者都可以移民,所以算下来人数还是不少。”

    方醒说完就归班了。

    先前讨论的是奴儿干都司要求更多移民的事,文武百官都赞同,可却对移民的来源有些分歧。

    胡广皱眉道:“兴和伯此言有理,只是奴儿干都司要移民,交趾也要移民,杯水车薪啊!”

    方醒笑了笑:“那些家贫者同样可以,只要各地官府放开口子,保证那些活不下去的人都愿意去。”

    朱棣的眼神冷了些,胡广苦笑道:“这个臣倒是知道些缘由,各地官府上报都是海清河晏,一些弊端……隐瞒不报,若是清理出大批可供移民的百姓,吏部那边……”

    蹇义干咳一声出班道:“吏部自然有自己的审查手段,加上地方按察使司,如今的吏治已经不错了。”

    方醒闻言只是不屑的冷笑了一下。

    大明的吏治什么时候不错了?

    也就是朱元璋在位的时候好些,可那也是用屠刀杀出来的清廉。

    而这种威慑的惯性在永乐朝就开始减速了,贪腐早就如星星之火,呈现燎原之势。

    朱棣沉吟了一下,就问道:“你在奏折里说那边的土地肥沃,为大明所罕有,可有实证?”

    咦!老朱居然知道迂回了?

    方醒赶紧打起精神道:“陛下,臣回来时带了些黑土,如今已经种了些花草,好家伙!没几日那苗就出来了,吓得家中的管家以为有神人相助,如今那几盆花已经成了他的禁脔,说是要养好了送给犬子护身。”

    朱棣的眼皮跳了一下,“瞻基回来说那边的地能捏出油来,可见不假。”

    方醒马上就唱双簧道:“陛下,只要能把奴儿干那块地方开发出来,以后北方的粮食就不用担心了,就是漕运怕是……要冷清些。”

    夏元吉喜道:“若是这般,那可算是大喜之事。陛下,漕运也无需担忧,那些商船如今渐渐的多了,税都收了不少。”

    胡广闻言不去看夏元吉,只是冲着方醒微微颔首。

    这就是你的手段吗?

    先是从台州府开始布局,四海集市在后,利用朱棣励精图治的机会,把商税推了出来。

    而最可怕的是奴儿干都司。

    想想,若是方醒早就知道奴儿干都司的土地肥沃,从而从容的布局,一直等到此时才爆发,逼迫朝中支持商贾和商税。

    而且方醒还得预料到朱棣会动朵颜三卫,否则就是白瞎。

    方醒冲着胡广笑了笑,觉得老胡今儿有些神神叨叨的。

    ……

    散朝了,方醒独自在前面溜达着,胡广悄然追上来问道:“兴和伯可是早有预谋?”

    “预谋什么?”

    方醒正想着早上土豆的可爱处,闻言吓了一跳。

    “无事,本官孟浪了。”

    胡广有些失望,拱手而去。

    方醒不禁失笑,急切的就想赶回家去。

    “见过兴和伯。”

    才出皇城,方醒就看到了李裪,这货正恭谨的拱手行礼。

    “大君多礼了。”

    方醒按捺住心情,下马问道:“找方某何事?”

    李裪诚恳的道:“兴和伯,在下刚接到国中的来信,路,已经开始修了。”

    “哦!那倒是不错。”

    方醒没想到李芳远居然会上钩,这倒是意外之喜。

    李裪说道:“父王已经首肯,算算时间也有两三个月了,只是倭国那边磨刀霍霍,朝鲜上下一片恐慌啊!”

    这是在隐晦的求援。

    方醒打个哈哈道:“本伯上次去了一趟倭国,狠狠的震慑了一番,足利义持必然不敢,且放心吧。”

    李裪闻言一惊,急忙道:“兴和伯……”

    方醒微微颔首道:“本伯还有要事,改日再说吧。”

    看着方醒上马,在辛老七和小刀的护卫下远去,李裪的面色不变,可金四力却不忿的道:“大君,按理您的地位比他要高,果然是跋扈!”

    李裪微微一笑道:“无需如此,倭国是大明的敌人,这一点谁都清楚,足利义持想进攻朝鲜,不过是看到大明对朝鲜的态度转变了而已,否则他如何敢……”

    金四力跺脚道:“正是方醒在其中撮合,不然明皇怎么会索求土地?最可恨的就是这厮居然率军夺取了两道之地,让倭人知道了,当然会认为我朝鲜已经和大明翻脸了!”

    李裪的眸色深沉:“我担心的是……这些都是处心积虑的结果,那朝鲜……”

    两人沉默许久,李裪回身看到金四力一脸的惶恐,就笑道:“这些都只是猜测,任他方醒的城府再深,也不可能布下这般大的局。这种局只要中间一处错,那就会处处皆错,前面的功夫就白费了。”

    金四力也是点头道:“正是如此,此事还得要明皇的配合,臣觉着方醒是万万不能的。”

    ……

    方醒还未到家就被朱高煦堵住了。

    许久未见,朱高煦长胖了些,让方醒生出了些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

    朱高煦的神色有些哀伤,一把揪住方醒就说道:“老和尚的身体不大行了,说要是回北平,走,咱们看看他去。”

    姚广孝不行了?

    方醒有些愕然,这位老和尚可是朱棣的元老和智囊,若是不行了的话,朱棣早就去探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