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85章 李芳远的决断
    方醒觉得自己很命苦,还得为了弟子的婚事去求人。 最快

    这是媒人干的活啊!

    先是去了英国公府,张辅不在家,方醒就硬着头皮去找到了老夫人。

    “二姑爷倒是心诚,别人都是托了媒婆去找。”

    老夫人招呼明婆婆道:“把我的那本册子拿出来。”

    册子?

    方醒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老夫人戴上了张淑慧孝敬的眼镜,慢慢翻看着册子。

    “你那弟子今年十八,晚是晚了些,可他是少年举人,又在书院里教书,以后的前途倒是看好……”

    老夫人一边唠叨着,一边翻看,突然抬起头来道:“有了,这家人是五城兵马司的副指挥,那姑娘今年十六,正好没婚配。”

    方醒一听是武官,心中暗自佩服老夫人的反应和思谋长远。

    方醒虽然不文不武,而且还是开宗立派的人物,可在文人的眼中,这就是离经叛道。

    所以文人或是文官女儿的这条路不大好走。

    至于武官就无所谓了,反正老子不鸟你文人,咋滴?不服?不服老子打到你服为止!

    老夫人摘掉眼镜道:“二姑爷,这赵为正没有靠山,就靠着自己慢慢爬上来的,赵氏我听说在家能帮父母操持家事,娴静,做马苏的媳妇倒是够了,除非你想找个品级高的。”

    五城兵马司的副指挥不过是七品。

    方醒笑道:“小婿不看出身,只看那女孩的品行。”

    老夫人闻弦歌而知雅意,就说道:“老大以往和赵为正有些交情,这样,我下个帖子,请了他父女一起来。”

    “多谢岳母!”

    方醒起身,心中感叹着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岳母还没见过土豆吧?那小婿叫人把淑慧和孩子接来。”

    老夫人膝下多年没有孙辈承欢了,闻言有些意动,可却顾虑道:“二丫头的身体倒是没事,可土豆还小啊!”

    方醒笑道:“没事,马车来马车去,都八个月的孩子了,包严实点就是了。”

    ……

    当张淑慧抱着土豆,一路轿子坐到了内院,方醒已经在等着了。

    “岳母体贴土豆,你带他去一趟吧,稍后那个赵氏来了好好的看看。”

    张淑慧抱着土豆进去,果然引得老夫人殷勤不已,一会儿叫人找颜色鲜亮的玩具来,一会儿又叫人去取了玉器给土豆把玩,一时间把土豆捧成了大少爷。

    “老太太,赵家的姑娘到了。”

    张淑慧正含笑看着土豆在炕上爬,闻言就赶紧把他弄过来,再整理一下自己的妆容。

    “见过老夫人,见过伯夫人。”

    赵氏抬起头来,虽然不算是国色天香,可肌肤嫩滑,落落大方。

    张淑慧赶紧就请她坐下,然后就开始了套话。

    与此同时,方醒也在外面见到了赵为正。

    赵为正看着有些憨实,可方醒知道,能在没有背景的情况下爬到这个位置,憨实是不够的。

    “见过伯爷。”

    “赵大人客气了,快请坐。”

    薛华敏给双方介绍之后就闪人了。

    “五城兵马司整日辛劳,赵大人不易……”

    两人都在扯淡,天马行空的乱聊,一直等有人通报说老太太要留赵氏吃饭,这才完结。

    ……

    赵为正外表憨实,可心中嘹亮,在方醒亲自陪他吃饭后,他多少懂了些里面的意思。

    一回到家,赵为正就问了女儿今日的经历。

    赵氏羞涩的道:“伯夫人问了女儿平日在家所为,又问了看的什么书。”

    赵为正一拍大腿,赶紧把妻子叫来。

    “咱们家女儿有造化了。”

    “为夫估摸着兴和伯是在为他的弟子找媳妇。”

    方醒的弟子中大多都是父母俱在,唯一一个适龄的弟子,而且又是没了父亲的人……

    ……

    过了两日,方醒作为老师主持了马苏的冠礼,同时赐字‘复阳’。

    “此后你当踏实做人,不可懈怠轻浮!”

    “是,多谢恩师。”

    马苏起身,方醒笑道:“你师母和你母亲商量了,准备这几日就托媒人提亲,你且等着吧。”

    马苏赧然。

    ……

    方醒在为自己弟子的婚事折腾,而李芳远却在为了和倭国的战争做准备。

    丢失了两道之地后,李芳远此时最庆幸的就是朝鲜已经迁都了。

    “倭国打造战船之事已经准了,我朝的进度却偏慢了!”

    李芳远不大满意朝鲜建造战船的速度。

    一位文臣出班道:“殿下,若是这般,何不如直接从大明买呢?”

    “对啊!若是能买,只需要一艘宝船,倭国的水师将死无葬身之地矣!”

    “殿下,就算是买不到宝船,可那些小战船也不错啊!”

    “而且大明既然收了我国的朝贡,就该为……呃!”

    最后说话的那位文官被李芳远盯得浑身冒汗,赶紧谢罪。

    “倭人并未上岸,朝鲜以何名义向大明求援?!”

    李芳远冷哼一声,然后眯眼沉吟。

    “大明既然不肯涉足,那我朝也只有……抢夺先机了!”

    下面的文官大多面露忧色,可武将们却兴奋不已,恨不能现在就跨海登陆倭国。

    “殿下,此事大明可会干涉?”

    有人提出了担忧。

    李芳远摇摇头:“大明已然不是那个大明了,从那个方醒所做的事中就可见一斑。朵颜三卫已经没了!”

    当方醒领军到达山海关时,整个朝鲜都在戒备,几乎是风声鹤唳。

    而朱瞻基后面的出场更是让李芳远彻底绝了继续占大明便宜的心思。

    想起当时朝中的紧张气氛,李芳远就在心中一叹,说道:“大明不可轻慢,上次方醒不是说大明愿意开放与朝鲜的贸易吗?那就加快修路吧,别磨蹭了,到时候若是有了……意外,那些道路就是争取大明补给和……撤离的路线!”

    下面一阵沉默,不过未战先虑败的思维没错,庙堂者就该有这种思想准备。

    李芳远起身道:“金四力那里在四处奔走,至于成效如果,目前还无法看清,诸卿,勉力吧!”

    “是,殿下!”

    李芳远站在上面,看着殿外的阳光,心中有些莫名的兴奋。

    在东亚这块地盘上,大明巍然不可撼动,那么朝鲜唯一的突破口就在倭国。

    而且局势已经到了由不得朝鲜不动手的地步。

    倭国国内的备战气氛同样灼热,想起那些倭寇的悍勇,李芳远就无法淡定,也无法被动承受攻击。

    既然要战,那就该主动些。

    只有掌握了主动权,朝鲜才有胜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