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84章 小伯爷土豆,马苏的婚事
    朱棣看着方醒几乎是失礼的狂奔出去,不禁胡子微翘,低骂道:“溺子如杀子!朕倒要看看你方德华能养出个什么儿子来!”

    朱瞻基笑道:“皇爷爷,兴和伯这一路都念叨土豆不知道多少次了,每到一地就搜罗能给孩子玩耍的东西,有好几箱子。”

    朱棣的眸色柔和了些,想起自己以前给朱瞻基寻的那些玩意,就说道:“有情才好,臣子若是无情,那其心可究。”

    朱瞻基点头受教,朱棣突然问道:“李彬对方醒如何看?”

    朱瞻基的笑容一滞,有些别扭的道:“李彬说兴和伯做事丝丝入扣,知进退。”

    朱棣嗯了一声,然后说道:“你母亲应该盼你许久了,去吧。”

    ……

    “啊啊啊!”

    八个月大的土豆瞪着大眼睛,追随着张淑慧手中的拨浪鼓,嘴里啊啊直叫。

    张淑慧把拨浪鼓抬高些,蛊惑道:“土豆站起来拿,快些,站起来娘就给你。”

    土豆啊啊叫了几声,然后两只白嫩而肥胖的手抓住了摇床的栏杆,嘟哝了一下,摇摇晃晃的居然就站起来了。

    邓嬷嬷就站在边上,随时可以出手,而秦嬷嬷在给土豆缝围巾,气氛温馨。

    “啊啊!”

    土豆的腿终究撑不住,一下就跌坐在铺好的棉被上,邓嬷嬷伸手在后背处挡了一下,这才没有仰头倒下。

    “哈哈哈哈!”

    张淑慧和进来的小白看到土豆坐着发呆的模样,都被逗笑了。

    “老爷……”

    土豆正在发呆,听到这个叫声后,就歪过脑袋看向外面,突然咧嘴笑了,还笨拙的拍着手。

    和无邪的土豆相比,张淑慧和小白反而变得呆滞了,直到一个人夹着风冲了进来。

    “淑慧,小白。”

    方醒刚站定,正准备和妻妾亲热几句,可当看到坐在摇床上的那个白白胖胖的孩子时,他的眼睛就离不开了。

    “啊啊啊!”

    土豆拍着手,身体随着动作就往后倒,然后又被邓嬷嬷含笑扶住。

    方醒缓缓走过去,慢慢的伸出手来,眼瞅着就要抱住了土豆,他却缩了回来。

    “准备水,我要沐浴。”

    等方醒一溜烟又走了之后,张淑慧和小白这才反应过来。

    张淑慧一脸的哭笑不得:“夫君这是怎么了?”

    秦嬷嬷笑道:“老爷这是担心把外面不干净的东西弄进来呢,所以得先去沐浴,这是体贴小伯爷呢!”

    等方醒洗澡出来,张淑慧终于是相信了。

    土豆小伯爷正紧握着拨浪鼓,浑身使劲的抖动着,一双大手蓦地穿过他的腋下,一下就把他提了起来。

    “啊啊!”

    土豆被惊了一下,咧嘴开始去找张淑慧。

    方醒吃醋了,他深深的吃醋了。

    “叫爹!”

    方醒把土豆抱到眼前,大眼瞪小眼。

    张淑慧含笑看着,可当看到土豆的小嘴一扁时,就知道这位小伯爷认生了。

    “哇……”

    半个时辰后,方醒终于能抱着孩子了。

    父子俩晃晃悠悠的到了前院,黄钟看到就笑道:“小伯爷好福气啊!”

    方醒笑了笑,“我走后家中如何?”

    黄钟正色道:“有陛下和东宫看着,没人敢找事。”

    大将出征,如果家眷被人欺负了,那真是国朝的耻辱,皇室的耻辱!

    若是不能看顾好大将的家眷,以后谁愿意为你卖命?!

    所以方醒只是例行问一问。

    “啊啊啊!”

    这时土豆看着外面叫唤着,方醒就抱着他出了前院。

    视线内都是禾苗,空气中都带着那股子味道,让人精神一振。

    “啊啊啊!”

    土豆的身体往前一倾,幸好方醒反应快,手往前一滑,把他捞了回来。

    “臭小子!”

    ……

    方醒回家才休息了一天,第一个找上门的却是陈年。

    半年多不见,陈年看着长胖了不少,笑容可掬的,一见面就说道:“伯爷,新店已经按照计划在苏州府开业了,生意不错,只是当时说不分红,所以把店里的钱都抽空了。”

    方醒身体放松,沉吟道:“这些都不算什么,按照先前说的,我这边派个人过去,不用店里给钱。”

    “小事,小事!”

    陈年显然是知道这事,他笑眯眯的道:“伯爷尽管安排,苏州府的人自然知道关照,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其它的都是小事情。”

    “哦?”

    方醒笑了笑:“此次我的弟子马苏会过去,可能会时常外出……”

    “伯爷放心,没人敢动咱们四海集市的人!”

    “那就好!”

    等陈年一走,方醒就让人叫了马苏来。

    “你的婚事你母亲看中了没有?”

    马苏窘迫的道:“母亲说了,此事还是要请您做主。”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在马苏丧父后,方醒自然要把这件事操办起来。

    方醒点点头道:“你母亲可有中意的?”

    这事首先得征询马苏母亲的意见。

    马苏摇摇头道:“母亲说她妇人家没眼光。”

    方醒笑了笑,“转眼你也十八了,这样吧,这几日挑个合适的日子,先行冠礼,然后为师自然会着手这件事。”

    “多谢恩师。”

    ……

    方醒随即就去了书院找解缙。

    解缙很悠闲,不过当看到方醒后,他就纠结了。

    “我准备让马苏去苏州府那边的四海集市,先探探路,然后再派书院的学生们轮流去。”

    解缙的第一反应就是捶腰:“你这是要老夫顶上去吗?哎哟!真是不怜老啊!”

    对于科学,天才的解缙自然学了,而且速度飞快。

    方醒似笑非笑的道:“解先生,可您不老啊!”

    解缙的年龄算不得老,不过他有些倚老卖老而已。

    “罢了罢了,这把老骨头就再坚持几年吧!”

    方醒挑眉道:“还有一事,我准备给马苏行冠礼,解先生德高望重,还请主持一二。”

    解缙一听就问道:“你可给他取字了吗?”

    方醒点头道:“已经有了,复阳。”

    解缙抚须道:“这字不咋样!秋风病欲苏,苏者,桂荏也!有解表驱寒之功效,你用复阳,既是桂荏,也有激励之意,可是想让马苏以后从政吗?”

    方醒也不隐瞒:“马苏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我的衣钵以后还得要靠他来传承下去,这孩子别看闷,可心里有股子劲头,踏实,以后能闯出一条路子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