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79章 初生牛犊,大船队(月底最后一天,大家看看还有月票没)

第779章 初生牛犊,大船队(月底最后一天,大家看看还有月票没)

    随着移民的赶到,原野上多了许多木屋。

    “没办法啊!在镇奴城建好之前,只能是这样了。”

    方醒对此有些无奈,只能是让人赶紧把那些砖窑、水泥窑弄起来。

    触目所及之处,那些移民和民夫在清理着地面,工部的‘专家’也在现场指导。

    “老爷,丰城侯到了。”

    “哦!走,去见见这位国朝的名将!”

    李彬平时不大在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外镇守征战,交趾去过,北征去过,履历和战绩能吓死人。

    临时立下的营寨中,方醒进了木屋,就看到一个须发斑白,目光如电的老人。

    “见过丰城侯!”

    方醒的拱手让李彬有些诧异。

    大明的伯爵看似比侯爵低一等,可在政治地位上却是相同的。

    李彬看了朱瞻基一眼,然后笑道:“兴和伯千万别多礼,老夫受不住。”

    方醒笑道:“丰城侯战功彪炳,方某这等后辈如何不敬!”

    “客气了。”

    李彬的眸色缓和了一些,就说道:“殿下,京城中对于殿下出行征战是有些看法的,武勋倒是一面倒的支持,可文官却颇有些微词,说史上从未见三代帝王连续征战,大明民力衰竭,不可不虑。”

    朱瞻基淡淡的道:“文武之道不可偏废,偏文则武必废,偏武则国无宁日,两者之争当平衡,莫要纠结于统御对方,一旦有那么一日,大明必危!”

    李彬的眼中精光一闪,欣慰的道:“殿下果然睿智,此言臣当去信陛下,想必陛下必然大喜!”

    今日朱瞻基的一番话,可以看作是他未来施政的预演。

    而文武之争从来都是重中之重,能平衡这个关系的帝王,多半跑不了一个明君的美誉。

    方醒笑道:“我就是不文不武,文不喜,武生厌,所以才能混的那么逍遥。”

    “是吗?兴和伯有大智慧啊!”

    李彬饶有深意的道,这位可是智将,虽然经常不在朝中,可嗅觉却从未退化过。

    “臣此次出任奴儿干总兵官,不知殿下有何交代?”

    李彬的话让朱瞻基和方醒都心中一动。

    方醒到之前,李彬就已经和朱瞻基谈了许久,这时候才咨询朱瞻基的意见,显然还是朱瞻基刚才的那番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作为皇太孙,朱瞻基此时并不适合介入具体事务,否则就有些迫不及待,野心勃勃的感觉。

    朱瞻基略一思忖,就说道:“镇奴城建成之后,左控阿鲁台,右逼朝鲜,至于前方,那需要不断的探索,而不断的移民将是这一切的根基。”

    李彬点头道:“朝鲜不足为虑,除非是陛下要动倭国,至于阿鲁台,臣判断几年之内很难动兵,剩下的就是树中人和野女真,这些人野性十足,臣当缓缓而行,确保大明在此处的长治久安。”

    树中人,就是林中百姓!

    朱瞻基满意的道:“丰城侯老成宿将,无怪皇爷爷会这般看重。”

    真正的宿将,他不会一到地方就展开攻势,而是会先安定,再查清情况,一一选择处置方式。

    朱棣显然非常清楚这边的情况,所以才会派来了李彬。

    李彬的到来就意味着方醒和朱瞻基得回去了。

    ……

    陆地上春暖花开的时节让人心中惬意,可海上依然是寒冷刺骨。

    “啊嘁!”

    陈默站在船舷边上钓鱼,可寒风凛冽,鱼儿不见踪影,他自己倒是有些受凉了。

    “***!”

    陈默把鱼竿提起来,看到鱼饵依然挂在上面,就怒不可遏的抽打着船舷,直至把鱼竿抽断为止。

    大海茫茫,长时间看不到陆地让人绝望。

    黄金麓正在休息,这是作为一位前悍匪的经验有时间就要养精蓄锐,也许从下一刻起你将不敢再闭眼。

    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黄金麓没有睁开眼睛:“你自己找乐子去,别来烦我!”

    陈默气咻咻的站在舱门外道:“老黄,玛德,上次说带几个女人在船上,可你偏偏不同意,特么的一群男人天天朝夕相对,老子都看烦了!要女人!”

    隔壁的刘明被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的出来,看到是陈默后,又转身进去。

    整个船上最不安分的就是陈默,耐不住寂寞,没有女人就焦躁不安。

    黄金麓睁开眼睛,皱眉道:“你想找死吗?若是伯爷知道你携带大明的女人上船消遣,只需伯爷一声令下,老子就阉割了你!”

    陈默不服气的道:“那些人在秦淮河还不是玩的比谁都洒脱,为何我就不能?!”

    黄金麓双手交叠后脑,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还说自己在交趾就认识了伯爷,可你居然看不出伯爷的秉性!”

    “伯爷什么秉性?”陈默觉得这厮在吹牛比。

    黄金麓的脸上浮起了一丝钦佩道:“伯爷身份显赫,可家中却只有一妻一妾,在外面也没听说和谁纠缠,我敢断言,伯爷必然是不喜欢大明的女子供人玩乐!”

    陈默纠结了一下道:“是了,在交趾的时候,伯爷就提拔了那个小娘,让她去帮那些女子出头。看来我大明以后也逃不了这一遭啊!”

    黄金麓嘿然道:“这就是我佩服伯爷的地方之一,自己身居高位,可对下边的人不歧视,不冷落,嘿!想起以前一个小小的巡检就鼻孔朝天,老子真是……”

    ……

    三天后,当看到海岸线时,陈默恨不能飞过去。

    船队缓缓靠岸,三番笑容可掬的站在岸上招手,就像是迎接归来的兄弟。

    船还没靠上简陋的码头,陈默就迫不及待的喊道:“三番,给老子准备女人,要十个……”

    三番笑容满面的道:“有,都有!包你满意!”

    黄金麓站在船头,目光左右梭巡,看到没有危险后才喊道:“靠上去!”

    陈默迫不及待的就往码头上跳去,还没站稳,就看到三番一脸惊骇的指着远处。

    “有船队!大船队!”

    陈默心中一惊,脚下有些打滑。他双手舞动在保持平衡,可……

    “哎哎哎……老黄救命……”

    可黄金麓却没有功夫管他了。

    回过身,黄金麓看着那出现在海平面尽头的风帆,身体一个激灵,喝道:“不要降帆!准备迎敌!”

    各种武器被搬出来,小小的船队马上开始离开码头……

    迪巴拉爵士说

    昨晚出去游了一圈,回来码字发布有些仓促,结果把778打成788了,望大家见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