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77章 击溃,追击,逼迫,老规矩
    端午节快乐,祝兄弟姐妹们身体健康!

    ……

    秦大学没有了在交趾时的紧张,他从容的踩着步点,看着远方的黑线越来越近。

    “止步……”

    队列停下,作为第一排的秦大学镇定的装弹,然后缓缓调匀呼吸,就等着那声命令。

    敌军开始逼近了,速度反而降了下来,秦大学说道:“敌军这是在蓄养马力,要开始了!”

    黑压压的骑兵就在前方,随着号角齐鸣,第一排开始动了。

    “殿下有令,火炮开火!”看到旗号后,有人嘶吼道。

    催敌锋锐,打乱敌军阵型,这是火炮的任务。

    “都瞄准了!谁要是打偏了,老子剐了他的皮!”

    “点火!”

    申耀的嘶吼还回荡在耳中,雷鸣般的声音就连贯传来。

    “轰轰轰轰轰……”

    方醒看到十二枚铁弹都顺利的冲着敌军而去,这才放心的道:“火炮值得关注,炮击不但能打乱敌军的阵型,还能打击敌军的士气,堪称是战争之神!”

    朱瞻基点点头,看着那些铁弹落在了刚起速的敌军中间,所到之处,当者辟易。

    铁弹落地,开始松软的草地吸收了一部分冲击力,可二次反弹依然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点火!”

    第二轮炮击精准度更高了些,方醒满意的道:“若是今日有五十门火炮,几轮炮击之后,骑兵就可以出击了。”

    宋建然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拼命的回忆着刚才的一切。

    “轰轰轰轰轰!”

    第三轮炮击之后,敌军终于接近了火枪阵列的射程。

    阿札失里看不见这一切,他听着自己侍卫的讲解,面色渐渐惨白。

    “……咱们的阵型散乱了……”

    侍卫的骑术很好,站在马背上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前方的情况。

    三轮炮击之后,整个阵型已经完全散了。

    散乱的骑兵阵型去冲击火枪阵列,这……

    “轰轰轰轰轰!”

    第四轮炮击又开始了。

    看到人仰马翻的场景再次上演,侍卫痛苦的道:“明人的大火铳太厉害了!”

    “收兵!叫他们逃……”

    阿札失里的手臂都抬不起来了,他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嘶吼着,可这个声音之微弱,旁人根本就听不到。

    北风吹过,卷起了阿札失里仅存的那点长发。

    风停,头发落下,盖在了那双瞪大而呆滞的眼睛上面。

    而安出此时已经要疯了。

    “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嘭!”

    剧烈的枪声之后,安出看到冲在最前方的骑兵们就像是撞到了一堵墙。

    不可逾越之墙!

    前方硝烟弥漫,朱瞻基渐渐的镇定了些,他问道:“德华兄,骑兵可否出击?”

    方醒放下望远镜道:“福余卫的人也掺和进来了,看来安出果然是选择了合流,不过这样也好,此战一过,马上就派兵去朵颜卫,咱们一鼓作气,扫平这片草原!”

    朱瞻基会意的点点头,然后吩咐道:“令骑兵出击!”

    令旗挥动,两侧的骑兵猛地高喊一声,然后从两翼包抄过去。

    “大明威武!”

    两万骑兵就像是两把超大的屠刀,一下就从侧面斩杀进来。

    安出看到脱火赤悍勇的带着一队骑兵迎击,可随即就被淹没在那狂暴的马蹄下,悄无声息!

    “******”

    刚由攻转守的两卫骑兵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前方的阵线便轰然而散。

    “我就是个蠢货!”

    安出呆若木鸡的喃喃自语着,懊悔如毒药般的在侵蚀着他的心。

    败军就从他的侧面奔逃,可安出却对着自己的侍卫摇摇头,呆滞的道:“我此时才知道,原来那个魔神说的是真的。他算无遗策,连我要去告密都算到了,甚至还算到了阿札失里父子对我的戒备和怀疑,败的不冤啊!”

    侍卫知道了他的选择,就把他扶下马,十多人束手站在边上,直到一队大明骑兵冲到身前。

    “跪下!”

    领头的小旗官目光冷冽,用染血的长刀指着安出喝道。

    一名侍卫出前道:“我们是……”

    刀光一闪,人头落地。

    小旗官收回长刀,正准备下令,可安出却非常乖巧的跪了。

    ……

    两翼的骑兵就像是个大钳子,牢牢的把溃败的敌军夹在中间,一路追击远去。

    方醒和朱瞻基驱马向前,一路看着那些人马的尸骸,朱瞻基不禁感慨道:“我以前还感念杀戮有伤天和,可后来跟着皇爷爷北征,见识了两军对垒的残酷,这才收起了怜悯之心。”

    贾全心想,殿下,您这是被兴和伯教授的吧?兴和伯都被称为魔神了,您还为他遮掩什么呢?

    方醒信马由缰,看着聚宝山卫的军士们在补刀,就说道:“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相争最为残酷,那是为了信仰和生存空间的战斗,不把一方彻底打趴下了,那你就等着以后被报复吧!”

    接下来就该民夫们上场了。

    “不许私藏,否则杀无赦!事后自然会有赏赐下来!”

    听到这个声音,方醒失笑道:“朵颜三卫就是穷鬼,哪有什么好东西!”

    朱瞻基看到了跪在边上的安出,他说道:“朵颜三卫一直想到更暖和的大宁去,可皇爷爷是不会批准的,那是在迎敌进门。”

    大宁距离北平太近了,所以朱棣准备把北平的防线向前推进,而方醒此刻的脚下就是以后的新城。

    镇奴城!

    “奴儿干都司的治所放在这里也不错,以后就可以直接统筹攻守和移民之事。”

    方醒踌躇满志的道:“左边是鞑靼人,咱们的脚下,以及前方是世上最肥沃的黑土地,只要不断移民,以后北方的粮食完全能够自给!”

    “什么狗屁的苦寒!”

    方醒不屑的道:“世上最勤劳的就是咱们汉人,这块异族人待不下去的地方,此后必然成为我大明的粮仓!”

    “殿下,敌军尸骸怎么处理?”

    这时宋建然回来了,看他一脸的兴奋,多半是杀了不少人。

    朱瞻基犹豫了一下,瞟了方醒一眼。

    可方醒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宋建然感觉这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但却不知道是为何,所以就问了一句:“殿下,要不就叫人埋了吧?”

    方醒摇摇头,继续盯着朱瞻基。

    朱瞻基的神色渐渐的变为苦笑,“德华兄,小弟知错了。”

    宋建然懵逼,然后怒视着方醒,刚想斥责,可朱瞻基却吩咐道:“令人收集敌军尸骸,铸京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