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61章 擒获纪纲
    今晚的夜禁明显的加强了巡查力度,街上的军士来回梭巡,谁也不敢懈怠。

    一个黑影熟稔的穿行在小巷中,几次有惊无险的躲过了巡街的军士。

    前方就是那个小巷子,左右皆是民居,地形复杂,围堵困难。

    纪纲绕到了背面,想起自己在大明各地藏匿的钱财和户籍,不禁得意的一笑。

    白惨惨的月光照在巷子里,纪纲紧紧的贴着墙根,缓缓过去。

    “娘,咱们到家了吗?”

    “马上就到了,夏夏别说话,不然被巡夜的听到了,咱们都得……呃!”

    纪纲的眼睛眯着,只要他愿意,那么手中一紧,就能把这个女人的喉结捏碎。

    这是一双丹凤眼,女人惊恐的看着纪纲,不住的摇头。

    小男孩已经被吓傻了,刚想喊叫,可却被自己的母亲给捂住了嘴,同时也挡住了纪刚伸向他咽喉的那只手。

    女人的泪水滑落,只是摇头,用眼神哀求着。

    这等夜间出现的黑衣人,不是小偷就是强盗,在会被人叫破行藏的危险下,灭口是最常见的。

    每年的金陵城中,总会有不少死在夜晚的犯禁人,

    女人相信自己和儿子死定了,只是求生的本能让她不敢叫喊。

    纪纲的眸色阴冷,缓缓下移。

    男孩的目光凶狠,抓住纪纲扼住自己母亲咽喉的那只手,拼命的想把它掰开。

    纪纲的眼中凶光一闪,手中稍微用力。

    “呃……”

    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女人都没有松开捂着自己儿子嘴的手,她憋红着脸,眼神绝望。

    “呜呜呜……”

    男孩拼命的挣扎着,纪纲一怔,随即就有些恍惚。

    这多像我和慧娘那个早夭的孩子啊!

    都是这般虎头虎脑的。

    女人的大脑已经开始昏沉了,就在此时,她觉得咽喉处一松,然后就听到了警告。

    “我认得你,若是敢出去乱说,明日老子叫你一家横尸街头!滚吧!”

    女人压抑的喘息着,死里逃生的狂喜让她片刻也不敢停留,赶紧捂着儿子的嘴,跌跌撞撞的往后面跑。

    纪纲马上就后悔了,他向前几步,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只要那个女人尖叫一声,他就只能开始逃亡。

    在金陵城中逃亡,说句实话,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纪纲急促的呼吸着,直到听不见脚步声后,他这才放下心来。

    转身,前方就是慧娘住处的后门,可纪纲不准备走门,那动静太大。

    刚退后几步,准备一步上墙,纪纲的身体突然前冲,紧紧的趴在后门处。

    “咚!”

    纪纲的手肘不小心碰到了后门,寂静中,这个声音传出老远。

    该死!

    纪纲的呼吸一紧,毫不犹豫的就准备往对面冲。

    只要能翻进对面的民居,他就能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逃出生天。

    “纪纲!”

    一声厉喝后,两头都涌出人来。

    纪纲心中冷笑,双手把住墙头,就准备翻过去。

    只要翻过去,方醒,特么的你就别想抓住我!

    “是……二哥吗?”

    当这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时,纪纲的身体如遭雷殛,就这么僵在了墙头上。

    方醒带人跑过来,看到纪纲不但没跑,反而慢慢的滑下来,就伸手向后一摆,所有人都拿出弩箭长刀,随时准备拿下纪纲。

    纪纲高举双手,低声哀求道:“我就说几句话。”

    方醒的目光一闪,然后带着人隐在了黑暗中,只留下了小刀和辛老七在纪纲的身边。

    后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隙,露出了慧娘的脸来。她看到纪纲后,就喜道:“二哥怎么现在来了?快进来!”

    纪纲抹了把脸笑道:“慧娘,为夫马上就要出海一趟,去运些海鱼罐头来,发卖之后就能赚到让咱们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慧娘看看沉默的辛老七和小刀,柔声道:“二哥,海上风险大呀!”

    纪纲走过去一步,伸手摸着慧娘的脸,温柔的道:“慧娘,你听为夫的好吗?”

    “好,我听二哥的。”

    慧娘把门打开了些。

    纪纲笑道:“过几日你就先回去,然后等我回来,好不好?”

    慧娘抓住纪纲的手,嗯了一声。

    “巡夜的军士快来了,慧娘快进去吧。”

    纪纲含笑站在原地,看着慧娘缓缓的关门,然后身体一松。

    辛老七出手拿住了纪纲的手臂和脖颈,低声道:“老实点!”

    纪纲无声的苦笑着,腰间的尖锐告诉他,小刀也出手了。

    最后看了后门一眼,纪纲缓缓被带入黑暗中。

    方醒也出来了,他走过后门处,方五低声道:“老爷,要拿下这个女人吗?”

    “纪纲先前放过了那对母子,那我何妨网开一面呢!走吧。”

    人远去,秋风吹过了小巷……

    ……

    “抓到了?”

    朱棣听到这个好消息后不禁起身问道。

    宋建然心中纠结的道:“陛下,兴和伯蹲守抓住了纪纲,此刻人正在宫外。”

    朱棣的面色在烛光下显得阴晴不定,他眯眼道:“直接拿了人,明日……凌迟!”

    宋建然领悟了朱棣的意思,马上应命而去。

    方醒乐的不用接手这种事,自己带着家丁们回去。

    ……

    陛下有旨意,今日凌迟纪纲!

    第二天,方醒正抱着土豆拉粑粑,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老爷,咱们要去看吗?”

    方醒有些犹豫,他觉得太过残忍。

    等把好土豆的大便后,朱瞻基来了。

    “德华兄,小弟有位置,咱们去看看吧。”

    若论对纪纲的恨意,方醒还比不上朱瞻基父子,所以看到朱瞻基一脸的大仇得报,方醒也只得跟着去一趟。

    “怎么会在这里?”

    到了大校场,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朱瞻基领着方醒往上面走,边走边说道:“纪纲民愤极大,若是私下处死,百姓心中的怨气无法散除。”

    到了高台上,方醒就看到了跪在下面的纪纲。

    秋天的早晨温度适宜,纪纲的头发被扎在头顶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围的百姓。

    五城兵马司的人在吆喝着,把百姓往外驱赶。

    方醒坐下后,皱眉道:“一刀杀了不好吗?弄的血淋淋的。”

    如果是那些异族人,方醒肯定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时间渐渐流逝,监刑的刑部官员起身喊道:“行刑……”

    “大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