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54章 论迂回的重要性
    朱棣唏嘘的道:“朕从未听闻这等骇人之物,哦对了,问问此物叫什么?”

    大太监出去找方杰伦,很快回来,不过脸上的表情有些像是便秘。

    “陛下,兴和伯把此物叫做土豆。”

    朱棣忍不住笑了,朱高炽也是为之莞尔:“父皇,兴和伯宠爱其子,大概也是想取其好养活之意吧。”

    朱瞻基笑道:“兴和伯疼孩子,还亲自上手换尿布。”

    “唔!慈父好啊!”

    朱棣意味深长的道。

    朱高炽博览群书,想了想就道:“父皇,此事可要公布?”

    “不了,且等这一批种出来之后,验证了产出,到时再行推广。”

    “不过……”朱棣的眸色一动:“朕既然许下了新丰伯之爵,那就该正大光明。”

    朱高炽笑道:“是了,兴和伯那人小气,若是看到父皇秘而不宣,肯定会私下抱怨过河拆桥。”

    朱瞻基有些纠结的道:“皇爷爷,新丰县没了呀,现在是河源县。”

    ……

    解缙从书院回来听闻了此事,差点一蹦三尺高。他指着方醒说道:“德华,此事果真?”

    方醒笑道:“陛下亲自验证的,还能骗谁呢?”

    “老天有眼啊!老天有眼啊!大明此后无饥馁了!”

    解缙老泪纵横的激动了一阵,冷静下来后就问了此事的后续。

    “新丰伯?”

    解缙纠结的道:“没新丰县了呀!”

    方醒倒是不在意:“就是那个意思,新丰新丰,土豆不就是新的丰产之物吗!”

    解缙慎重的道:“此事你可有把握?若是产出谬误,那可是欺君大罪!”

    方醒笃定的道:“差不了,三四千斤肯定是有的。”

    解缙眨巴着眼睛,嘟哝道:“吓死人了!一人种一亩地都吃不完。”

    “大明律,若有妻更娶者,亦杖九十,离异,小白那事你可得谨慎,不然口水都淹死你!”

    方醒笑道:“人这辈子就是这么回事,以后两脚一蹬,什么名份都是假的。”

    ……

    可等稍晚宫中传出了一个消息后,让方醒都有些摸不清楚朱棣的心思了。

    “陛下把河源县改成了新丰县,兴和伯,这可是厚恩呐!”

    梁中奉命来报信,艳羡的道:“朝中也只有徐家才这般风光,兴和伯,以后方家说不准也能一门双国公!”

    “扯淡!”

    方醒斜睨着他道:“徐家那是国戚,方家算什么?”

    不是国戚还想一门双国公,那是找死呢!

    在有意无意之间,消息很快就散播了出去。

    纪纲已经傻眼了,他拍打着桌子道:“这是为何?”

    王谦面色凝重的道:“大人,只知道陛下今日去了一趟方家,回来后宫中就传出了陛下的许诺。”

    “谁跟着一起去了?”纪纲的神色恢复了平静。

    “英国公,胡广,杨荣,夏元吉,还有金忠。”

    王谦问道:“大人,此事是否告知赵王?”

    纪纲阴笑道:“去,马上就去,让赵王看看自己的仇人现在发达了,居然连个妾生的儿子都能封伯,大明奇观啊!哈哈哈哈!”

    ……

    朱高燧得知了消息后,马上就屁颠屁颠的往宫中跑。

    朱棣正在处理政事,下面跪着个王贺。

    “陛下,那岛上有水源,那日船队靠岛补给时,兴和伯带人上去找野菜,后来就发现了这个东西。”

    朱棣打开一份奏折,一边看一边问道:“当时你可在?”

    “在。”

    王贺紧张的道:“奴婢当时还和兴和伯开玩笑,说是那东西看着好丑。”

    “然后兴和伯就馋了,令人在周围搜了一圈,约有十多串,后来就带回船上生火烤了吃。奴婢没敢吃,兴和伯说香,后来吃了也担心中毒,就拿了几个喂船上的鸡鸭,又找了大夫来看……”

    朱棣听到这里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夯货!只知道吃的夯货!”

    “陛下,赵王殿下求见。”

    朱棣抬头道:“让他进来。”

    王贺在大太监的示意下赶紧起身站在边上。

    “父皇,那方醒有何大功?为何要封一个妾生子?”

    朱高燧一进来就笑着问道,王贺偷偷瞟了一看,看到那眼中全是怒火。

    朱棣没抬头,只是淡淡的道:“朕自有法度,你无需多问。”

    “父皇……”

    朱高燧失望的模样有些像是撒娇的孩子,那声音让王贺不禁打了个寒颤。

    回到营中,王贺就把自己关在住所,躺在床上发呆。

    一直等到快晚饭时,王贺才出来,他悄然出了军营。

    ……

    方家的晚饭今天多了一道菜:土豆烧排骨。

    “好吃吗?”

    张淑慧给小白夹了一块土豆,看到她吃的香甜,不禁笑道:“你如今也是伯爷的娘了,以后吃饭可不能这样狼吞虎咽,不然出去应酬会丢人。”

    小白抬起头来,茫然的道:“可是夫人,我不喜欢去应酬呢!上次来咱们家的那个夫人,一个多时辰都在笑,我看着都觉得腮帮子发酸。”

    张淑慧不禁失笑,然后叹道:“你倒是个有福气的,且抓紧生个孩子出来,不然陛下哪天反悔了。”

    “不可能。”

    方醒把一碗鸡汤推到张淑慧的面前道:“陛下既然放出话来,明年若是产量不丰,那为夫这辈子都别想再有寸进。”

    张淑慧惊道:“夫君,不会被削爵吧?”

    “不会!”

    方醒看了一眼边上沉睡的土豆,说道:“就算是不能丰产,陛下也没什么损失,此后反而能用这个错误压住我,就算是太孙登基也不好升爵。”

    张淑慧这才松了口气:“不升爵也没啥,咱家平平安安的就好。”

    “老爷,有人求见。”

    一个丫鬟进来禀告道,声音压的很低,担心吵醒了正睡的嘴角流口水的小伯爷。

    方醒一怔问道:“谁?”

    丫鬟道:“不知,那人一直在低头,穿着一身青衣。”

    “你们先吃,别等我。”

    方醒看了一眼土豆,然后去了前厅。

    到了前厅外面,辛老七过来低声道:“老爷,是王贺。”

    方醒面色不变进了前厅,王贺这才转过身来,有些踌躇的道:“兴和伯,今日陛下……”

    “监军无需再说。”

    方醒打断道:“我知道了,感激不尽。”

    王贺拱拱手,匆匆的走了。

    老朱的尿性是既霸道又猜疑,他叫王贺去,不外乎就是问问关于那个小岛的事情。

    方醒表面上看着没有异常,可心中却后怕不已。

    若是他没有布下这些转折,直接把土豆公布出来,那后果……

    神仙?

    妖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