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53章 孩子没出来就有爵位
    “是不是少了些?”

    方醒不大满意,这块地方杰伦伺候的比较精心,就差点把铺盖带到边上守着了,施肥也不含糊。

    方醒话没说完,就感觉身上冷飕飕的。他扫了一眼,发现从朱棣到金忠都在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那啥,陛下,这些要留种吧?”

    “废话!”

    金忠已经按捺不住了,就抢了朱棣的话头,然后骂道:“这东西怎么吃?赶紧的,咱们都尝尝。”

    方醒数数人数,就说道:“按照一人一个来吧,然后各种方法都来一下,大家都尝尝。”

    朱棣的眼中全是凝重,“一人半个。”

    胡广也赞同道:“其实做一个就够了,剩下的都留种,哎兴和伯,这种子是怎么留的?就是这个东西吗?”

    方醒点头道:“对,等它发芽,然后切块育苗下种,说简单也简单,可却要小心谨慎,不然可就烂了。”

    胡广一听就舍不得了,“那要不……来两个就够了?”

    朱棣嗯了一声,杨荣已经挑了两个不大的土豆出来。

    方醒想起后花园里种下的那些土豆,本想说出来,可看到这个场景,还是忍了。

    方家也得种啊!若是都给出去了,到时候种子的来源咋说?

    于是方醒叫人弄来了几个炭盆,还有锅。

    先刨开碳灰埋一个进去,然后把土豆……

    方醒为难的道:“陛下,这东西吃法多样,要不咱们再来两个?一种吃法来一个嘛!”

    “夯货!”

    朱棣咬牙切齿的亲自挑了两个小的,方醒接过来,熟练的一个切丝,一个整个丢进架起的锅里。

    最后一个,方醒切大条,然后等油温到了之后丢下去。

    “好香啊!”

    夏元吉抽动着鼻子,寻味而来。

    碳灰里土豆已经散发出了香味,可这不算是什么,方醒刚捞起来的油炸土豆条才是让人垂涎。

    “臣先吃了啊!”

    方醒拎起一条土豆塞进嘴里,嘶哈嘶哈的快速嚼着。

    “好吃!好吃!”

    金忠一把抢过碟子,然后先吃了一条,才喜滋滋的送给了朱棣,“陛下,果然是美味。”

    “唰!”

    就在朱棣尝炸土豆的时候,方醒那边已经下锅了。

    炒土豆丝,加点干辣椒,高汤来一点,最后加盐起锅。

    煮土豆也熟了,方醒捞起来,随意的切成几块。

    “陛下,请品鉴一下臣的手艺。”

    方醒笑嘻嘻的把这些都摆放在桌子上。

    朱棣拿起筷子,先吃了一筷炒土豆丝,然后才是煮土豆。

    “好!好!好!”

    朱棣把筷子一放,振奋的道:“果然是宜粮宜菜,快,把那个烤的拿出来,朕尝尝。”

    方醒拿双筷子进去寻摸了一下,把那个土豆夹了出来。

    外壳焦黄,看着不打眼。方醒把灰拍一下,然后掰开。

    “好香啊!”

    方醒正准备把外壳弄掉,可朱棣却仿佛是天生的美食家,掰了一截干硬的壳。

    “不错。”

    金忠的牙不大好,也学朱棣吃壳,赞道:“嘎嘣脆,香。”

    张辅半天不吭声,这时才一一品尝。

    “陛下……”

    吃着吃着的,杨荣的眼泪又来了,哽咽着道:“陛下,有了此物,大明算是……”

    朱棣拍拍手,问道:“方醒,听说你有一妾,准备以后抬起来,可有此事?”

    呃……

    方醒幽怨的道:“是的陛下。”

    老朱,你绝壁在我家安钉子了!

    朱棣也想起了这茬,若是以前他肯定不在意,反而会借此敲打一番。

    可现在方醒是大功臣啊!

    这样不好!很不好!

    “咳咳!是婉婉身边伺候的人说的。”

    朱棣别扭的交代了一下信息的来源,然后说道:“朕今日既然到了,那就看看吧,叫出来。”

    这是要加恩!

    胡广嘴里还回味着土豆的香糯,听到这话,他觉得嘴里有些发苦。

    “陛下,臣等暂避。”

    虽然是小妾,可杨荣觉得还是不见的好。

    朱棣点点头,方杰伦就把几人领了出去奉茶。

    等小白一到,行礼后,朱棣沉吟道:“方醒有大功于朝,朕当不吝赏赐,且闻当年若不是你不离不弃,兴和伯也不会康复,于朝亦有大功。既如此,若是你有了孩儿,朕便给了他一个爵位,新丰伯!赐铁劵!”

    分而治之!

    帝王心术!

    小白懵懵懂懂的谢恩,倒是让朱棣抚须含笑,觉得自己做出的决定再英明不过了。

    方醒干笑道:“陛下,这与律法相悖吧?要不……”

    朱棣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国有大事时,朕就是律法!”

    老朱,你这是想让我家里烽烟四起吗?

    想想,一个家里两个伯,那还不得从小就开始闹啊!

    朱棣起身道:“怎么制种,你且让人教授,若是出了岔子,你便自己了断吧!”

    朱棣走了,带着那些土豆和方杰伦走了。

    方醒看着被掘地三尺的那块地方,不禁欲哭无泪。

    “什么?新丰伯?”

    张淑慧瞪大了眼睛,目光在方醒和小白之间转动着,良久才温婉的说道:“这是小白的福气,夫君可得快些,免得陛下忘了此事。”

    方醒先让小白出去玩耍,然后才解释道:“土豆之事功劳太大,若是加在为夫的身上,那就是君臣猜忌,所以陛下就弄了这个新丰伯出来,我估摸着这个新丰伯此后就是混吃等死的一个爵位。”

    “而且陛下此举也有在咱们家内部分化的意思,你想想,两个伯,为夫以后必然不止于此,那么小白的孩子会不会不服气?觉得自己的大哥坐享其成,到时候为夫必然要分家了,懂吗?”

    张淑慧点头道:“夫君放心,妾身知道家和万事兴的道理,再说到了那时,陛下……咱们家自然就无碍了。”

    ……

    方杰伦第二次进宫,心情还是那么激动。

    “此物好养活,不过既然是留种,那就要分开两地种,密度大些,……”

    方杰伦早就得了方醒的传授,说起来滔滔不绝。

    朱棣仔细的听着,甚至还让人在记录和提问。

    等事情一了,朱棣就招来了朱高炽父子。

    “还有这等事?”

    朱高炽被人扶着进来,一听就懵了。

    “皇爷爷,此天赐我大明昌盛的祥瑞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