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34章 惊马闯入(晚点争取再来一更)

第734章 惊马闯入(晚点争取再来一更)

    目前金陵城中最受人欢迎的八卦,就是方醒抽了纪纲一顿,据差就把子孙根给废掉了。

    这事很严重,至少在大家的眼中很严重。

    “那纪纲权势滔天,兴和伯孟浪了!”

    “可陛下没动静啊!”

    “听陛下的身体不大好,肯定是顾不上这些了。”

    “那可咋办?要是没了陛下,北边的那些蒙元人要是死灰复燃了咋办?”

    “什么咋办?这些都是那些官老爷头痛的事情,咱们老百姓老老实实的,谁来了都得要种地!”

    “那是,再太子殿下仁厚,想必咱们的日子还能好一些。”

    “……”

    杜谦和朱瞻基从边上走过,那几个男子马上就闭口不言,然后作鸟兽散。

    杜谦微微一笑道:“殿下,愚民无知,无需动恼。”

    朱瞻基淡淡的道:“不是无知,而是事不关己。百姓觉得这些事情太过缥缈,最多就是茶余饭后当做谈资,无人会去关切由此事带来的后果。”

    杜谦的笑容一滞,然后道:“兴和伯此次是有些孟浪了,纪纲正在寻找东宫一系的漏洞,若是被他从兴和伯这边查到不妥,太子殿下和您都会面临着麻烦。”

    “纪纲?”

    朱瞻基看着眼前的聚宝门,不屑的道:“赵王叔不归,纪纲越的疯狂,可疯狂过后是什么?”

    “驾!”

    朱瞻基完双腿一夹,纵马冲向了聚宝山。

    “疯狂过后?”

    疯狂过后是什么?

    杜谦记得自己几次在秦淮河沉浸在温柔乡中,可事后却倍感空虚。

    ……

    到了方家庄的外围,朱瞻基看到几个庄户在四处转悠。等进了庄子里,那些孩子都持着棍棒,一脸严肃的在……

    “他们得知夫人即将生产,担心有坏人作祟,就自的出来巡查。”

    方杰伦笑眯眯的道,看着云淡风轻,可朱瞻基眼角却瞟到了屋上的刀。

    而且刀的手中居然有弓弩!

    这怎么有些剑拔弩张啊!

    到了书房,嘴角有一个火泡的方醒急匆匆的赶来,歉然道:“最近有些着急上火了,不过陛下没生气吧?”

    朱瞻基笑道:“皇爷爷已经知道了纪纲的那些话,虽然没有动怒,可纪纲必然讨不到好。”

    方醒摸摸火泡,龇牙咧嘴的道:“若不是淑慧要临产了,我非得把这个杂碎给废了不可!”

    杜谦微微一笑,他觉得方醒就是在吹牛笔。

    纪纲了恶毒的话,所以方醒揍他别人无话可,可要是废掉了纪纲,那就是打了朱棣的脸面。

    从朱棣登基以来,打了他脸面的人在哪?

    不是流放就是去了地府投胎。

    “陛下的身体没问题吧?”

    虽然方醒呵斥了来报信的人,可心里面还是有些没底。

    老朱要是身体出问题,那大明马上就会迎来一次震荡。

    杜谦皱眉看着方醒,不知道他是如何混到今天这个地位的。

    陛下的身体情况属于机密,一般谁敢乱问!

    可朱瞻基却随意的道:“皇爷爷没事,只是前天睡迟了。”

    “那就好。”

    只要朱棣没事,大明就不会乱。

    朱瞻基使了个眼色,杜谦就起身道:“兴和伯的庄子里颇有些野趣,杜某且去赏玩一番。”

    等杜谦走后,朱瞻基才道:“我怀疑皇爷爷要动手了。”

    方醒还在神游物外,闻言就问道:“是纪纲吗?”

    朱瞻基头道:“纪纲有些收不住手,而且在锦衣卫中党羽太多,皇爷爷必然不会坐视。”

    “啧!”

    方醒有些头痛的道:“陛下若是最近动手,那就是想让我欠人情啊!”

    朱瞻基含笑道:“也不一定,兴许会过一阵子。”

    方醒无奈的道:“到时候有人就会了,你们看,陛下居然为了方醒把纪纲给收拾了,你这份人情我咋还?”

    朱瞻基黯然的道:“皇爷爷这是开始铺路了吗?长久以来,弟就习惯了皇爷爷统领一切,若是……弟很茫然啊!”

    “早着呢!陛下的身体龙精虎猛,你这是杞人忧天。”

    方醒忽悠了几句,朱瞻基才想起刚才看到的事,就问道:“德华兄,最近可是有人窥探庄上吗?”

    “没有。”

    方醒毫不犹豫的否定道:“只是……”

    “老爷,有惊马冲进了庄子里!”

    这时方五急匆匆的进来禀告道。

    “射杀!”

    方醒霍然起身,眼中杀机毕露。

    此时的方家庄里,一匹疯狂的惊马正在田间践踏着秧苗,一百多号庄户正手持棍棒菜刀围堵着。

    是要去寻找野趣的杜谦脸色苍白的跑了回来,看到方醒和朱瞻基一起出来,就强笑道:“庄上的马也该拴着养啊!”

    “不是方家的马!”

    方醒眯眼看着那匹马,然后一挥手。

    “围过去!”

    辛老七带着家丁们上马,手中不是弩箭就是长刀,催马冲了过去。

    虽然人不多,可骑兵冲阵的气势却已经出来了。

    冲到距离惊马不远时,辛老七喝道:“弩箭!”

    惊马依然毫无知觉的在左冲右突,那些庄户都闪到了边上,看着家丁们举起弓弩。

    “放!”

    “咻咻咻咻!”

    “咿律律!”

    惊马一个转向,大多数弩箭落空,最后腹侧还是中了一箭。

    可疼痛却让这匹马更加的疯狂了,它红着眼睛,一头就朝着辛老七这边冲来。

    辛老七把弩箭收起,随手拔出长刀,纵马迎了上去。

    就在两匹马即将撞上的时候,辛老七展示了精湛的骑术,连人带马从左边冲了过去。

    错身而过时,辛老七的长刀挥斩。

    “噗通!”

    失去了脑袋的惊马还冲出去一段路,然后才轰然倒地,引来了那些庄户们的惊呼。

    朱瞻基皱眉道:“哪来的马?”

    这时辛老七已经过去问了那几个在庄外转悠的庄户,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老爷,这匹马是有人带过来的,庄户以为他们是路过,可到了这边之后,那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招数,这马就惊了。”

    5o,对于爵士来依然不是假期,全天码字无休!!!

    “那人呢?”

    方醒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跑了,骑着马跑了。”

    辛老七恨得咬牙切齿的道:“那人把惊马赶进来之后就跑了,几个庄户扔石头砸中了他的马。”

    “这是打草惊蛇呢!”

    方醒环视一周,觉得肯定有人在附近观察着方家庄的反应。

    朱瞻基有些不解的道:“这种方式只能恶心人,谁干的?”

    方醒回眸道:“管他谁干的!下次再出现,直接剁巴了喂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