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23章 爱江山,更爱美人
    胡濙的归来在朝中引起了一阵涟漪,至少方醒觉得大家都有些松口气的味道,特别是那些旧臣,比如说胡广。

    朱允炆的生死在大明是一个禁忌的话题,胡濙身负密令行走四方,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今天方醒又被召来上朝,遇到胡濙后,两人相对一笑,把昨天的那点尴尬都笑没了。

    “听说兴和伯弄了个新学?”

    方醒笑道:“粗鄙之学,难入方家之眼。”

    胡濙说道:“下官虽是进士出身,可却对仲景之术颇感兴趣,倒也和兴和伯一般的不务正业了!”

    呃……

    方醒有些心虚了,这位居然还是医术高手啊!

    “胡闹而已,哈哈!”

    看到方醒和胡濙相谈甚欢,吕震的眼神有些幽怨。

    对这位从给事中一下空降到礼部的左侍郎,吕震有些矛盾,一方面是想搞好关系,可作为尚书的矜持却让他有些怯步。

    等胡濙和方醒拱手作别后,吕震悄然而至,低声道:“兴和伯和胡大人可是旧交?”

    方醒诧异的看着吕震:“吕大人是……怎么想的?胡大人出去的那会儿,方某才多大?”

    吕震尴尬的别过头去,正好是上朝时间,让他避过了这次难堪。

    鸡毛蒜皮的事一过,朱棣就让人散了,方醒正心里嘀咕着,觉得老朱让自己来上朝,纯属就是折腾人呢!

    “兴和伯,太子殿下召见。”

    方醒觉得今天有些古怪,朱棣把自己叫来,可最终却是朱高炽找自己有事。

    到了东宫,朱高炽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让方醒心中打鼓。

    你妹!千万别是麻烦事哈!

    朱高炽挥挥手,殿内马上就只剩下了他和方醒。

    连梁中都得赶出去,这事儿看来大发了!

    朱高炽憋了憋,才说道:“那个德华啊!”

    这个称呼是在套近乎,有问题啊!

    方醒浑身汗毛一立,“殿下,臣在呢!”

    朱高炽一脸的唏嘘道:“你说这儿子长大了不听祖父爹娘的话,是何道理?”

    方醒的心中一个咯噔,强笑道:“那就揍他一顿。”

    “是啊!本宫就是这般想的。”

    朱高炽拍着自己的腿叹道:“只是这当娘的拦着,下不了手啊!”

    朱瞻基,你这个夯货,又干了啥二货事?

    “瞻基不小了,父皇准备明年给他成婚。”

    “这是好事呀!”

    方醒觉得有个女人兴许能让朱瞻基成熟些。

    “太孙可是和孙氏闹别扭了吗?”

    孙氏虽然心机多了些,可在大明这个后宫很难干政的地方,方醒觉得她翻不了天。

    “哎……”

    朱高炽幽幽一叹,就像是个为子女操碎了心的父亲:“若是这般就好了,可父皇另外看中了一个女子。”

    我勒个去!

    方醒一个激灵,“殿下,可是太孙不愿意?”

    朱瞻基颇有些痴情的潜质,和小孙妹纸在宫中青梅竹马,日久生情。

    本以为会和这个可爱的妹纸白头偕老,可现在朱棣却告诉他:咳咳!孙子啊!爷爷我觉着另一个女人更合适你一些。

    这下朱棣棒打鸳鸯,肯定会引发他的反弹。

    晴天霹雳啊这是!

    朱高炽无奈的道:“顶撞了一下就跑了。”

    不会是找小孙妹妹去了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方醒觉得朱瞻基没有继承皇位的潜质。

    “那个位置看似火热,可却如坐针毡。”

    朱高炽就像是拉家常般的道:“薄恩寡义不行,可玄宗那样的更是臭名千古,所以啊!还是得守住一个中字,不偏不倚。”

    好吧,方醒已经明白了朱棣叫自己来上朝的原因。

    “殿下,太孙在哪?”

    ……

    跟着梁中,沿着那些小巷子左转右转,等到了地方时,方醒不禁有些震惊于这个家伙的叛逆。

    污水横流的小巷中,方醒小心翼翼的踩在石头上,随即惊起了一群蚊子。

    大头绿苍蝇!

    跨过这段污水区,前方就是一家脏兮兮的小馆子,贾全正带人在边上守着,看到有人想进来,就拍拍腰间的长刀。

    “伯爷,您可算是来了!”

    贾全差不多是热泪盈眶了,他担负着保护朱瞻基的重任,出了差错,朱棣绝壁会把他剁成肉酱。

    方醒点点头,然后进了这家苍蝇满天飞的小馆子。

    桌子是黑的,板凳好些,只是那碗筷却有些粗糙,菜肴嘛……你懂的。

    朱瞻基就背对着大门坐下,喝的有些晕乎了,居然夹了一块干巴巴,一看就没洗干净的猪大肠。

    “呕!”

    哪怕是已经半醉了,可在常年的养尊处优下,当那股子腥臭味进入自己的嗅觉和味觉系统后,朱瞻基还是没忍住。

    “呕!”

    一堆夹杂着食物和胃液的东西呈喷射状横扫了整张餐桌,朱瞻基喘息着,然后又重复刚才的动作。

    店老板掀开帘子,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看到方醒后,他指指那张已经毁于朱瞻基呕吐物的桌子,一脸的谄笑。

    小本生意都不好做啊!

    方醒向后面招招手,等贾全进来后,交代道:“给他钱,连桌子都算进去。”

    贾全拿出钱袋子,数了些铜板给店老板,换来了一连串的感谢。

    朱瞻基迷迷糊糊的回身,看到是方醒后,就笑道:“德……华兄?可是来陪小弟去接亲的吗?”

    这娃骨子里还是有些羡慕那些平民夫妻间的生活啊!

    “找毛巾来!”

    朱瞻基的嘴和下巴全是黏糊糊的呕吐物,滴在衣裳上,看着就像是……

    一名侍卫出去了一趟,很快就带来了毛巾,还是湿的。

    “坐好!”

    方醒低喝一声,等朱瞻基条件反射的坐直后,他粗鲁的用毛巾把朱瞻基脸上的污物给擦去。

    “呜呜呜……”

    朱瞻基从未被如此对待过,脸上火辣辣的让他不禁想发怒。

    “起来!”

    方醒一把揪起他,喝道:“看看你像什么样!回去喝,回去咱们一起喝!”

    朱瞻基的眼中闪过一抹软弱,随即发红。

    “别滴猫尿啊!走了。”

    方醒一招手,两名侍卫上前搀扶起朱瞻基,晃晃悠悠的往外走。

    方醒没走,他招手让店老板过来,然后拿出一张宝钞道:“刚才有人在你这里吃饭吗?”

    “没有!”

    店老板一脸正色的道,然后就瞟向了方醒手中的宝钞。

    方醒指着那张桌子道:“那谁吐的?”

    “小的吐的!”

    店老板毫不犹豫的提起酒壶,把剩下的酒一口干了,再夹了几块大肠进嘴里大嚼着,看那神色,分明就是享受。

    “呕!”

    手指头伸进嘴里一掏,比朱瞻基刚才规模更大的呕吐发生了。

    “辛苦你了!”

    方醒把宝钞放在他的手里,无意中看到了他嘴边的一条虫子,还在蜿蜒着。

    哎!改造大明的道路还很漫长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