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17章 萨穆尔公主,脱欢
    全订群:540705836,聚宝山千户所,进群需验证。

    普通群:624065836,方家庄。

    ……

    夏季的草原炎热,白天还好,可晚上蚊虫叮咬不堪忍受。

    赵布清早起来,洗漱之后,就召集了使团的成员。

    “阿鲁台来了。”

    赵布昨日去求见马哈木时,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最后用钱收买了一个侍卫,才得知了消息。

    副使凌风诧异道:“这还是夏季,阿鲁台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秋高马肥才是出兵的好时节啊!

    赵布沉声道:“马哈木一直在想恢复实力,阿鲁台不是笨蛋,当然得半途出击。而且……此次我居然能轻易就收买了一名侍卫,可见马哈木内部也不看好此役,咱们要做好准备了。”

    有人问道:“大人,若是马哈木败北,咱们是跟着走还是留下?”

    “留下!”

    赵布说道:“马哈木若是一败涂地,几年之内,草原上将会是鞑靼人的天下,咱们正好看看那位雄心勃勃的鞑靼太师。”

    凌风皱眉道:“马哈木势弱,所以不敢动咱们,可阿鲁台却不一样啊!”

    赵布自信的道:“我大明布武八方,阿鲁台不敢乱来,大家这几日都安生些,等马哈木的大军出发后,咱们再慢慢的等待结果。”

    可第二天,一道命令却让赵布懵了。

    “让我们跟着走?”

    “对,让你们看看阿鲁台是怎么被击溃的……”

    ……

    十天后,赵布等人就目睹了一场彻底溃败。

    “躲到边上去!”

    溃兵如潮水般的涌来,赵布带着手下在被殃及之前躲到了侧面,他甚至都看到了马哈木。

    一身金甲的马哈木不复往日的得意,头盔已经丢了,他一边打马奔逃,一边在解着身上的甲衣。

    兵败如山倒,赵布此刻已经完全理解了这个词的含义。

    远处,阿鲁台的骑兵意气风发的嘶吼追逐着,落后的溃兵被马刀斩落马下,惨叫声让前面的溃兵加快了速度。

    赵布看到了巴噶木,这娃比较倒霉,马失前蹄,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盔甲比较高端,那么后续的马蹄绝不会避开。

    一队骑兵冲着这边来了,赵布令人打起旗帜。

    “我等乃大明使团!”

    阿鲁台从未觉得自己有那么英明过,他喝令道:“追,把马哈木的人头带回来!”

    白色的肌肤让阿鲁台看着有些不协调,当他看到了那面旗帜时,面色阴沉的道:“他们怎么在这?”

    “太师,马哈木扣押了他们。”

    “都是麻烦!不过倒是可以通过他们和明皇做做交易。”

    “太师,抓到了巴噶木!”

    ……

    大帐里,阿鲁台喝着马奶酒,抓着一根羊腿撕咬着。看到赵布被带进来后,他把羊腿放下,用力的咽下嘴里的羊肉,不顾胡须上的肉汁,顾盼自雄的问道:“马哈木败亡,明皇可有表示?”

    赵布拱手道:“恭喜王爷,陛下闻讯后,想必会不胜欢喜。”

    阿鲁台盯着赵布,突然哈哈一笑,“你等先住下吧,等明皇有了消息再说。”

    这是扣押,有些人质的意思,赵布正色道:“王爷大可不必费周折,大明从不接受威胁!更不可能会因为我等的安危而放弃打击敌人的机会,王爷若是要动手,那还请早些,免得浪费了贵部的粮食。”

    阿鲁台的眼中杀气一露,边上的侍卫抽出还带着血迹的弯刀,狞笑着准备把这些明人给剁了。

    赵布微微一笑,从落到阿鲁台的手中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必须得做好被斩杀的准备。

    阿鲁台击溃马哈木之后,风头一时无二。修生养息之后,他要么继续兼并其它势力,要么就用向大明宣战来吸引那些中间派。

    大明就是草原异族的噩梦和羔羊。

    目前是噩梦,可大家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大明和其它王朝一样,最后变成羔羊。

    阿鲁台的手举起,脸颊颤动着,最后憋出一句话来:“滚出去!”

    赵布一言不发转身出去,可出去之后,身体却猛地一松,开始大口的喘息着。

    什么视死如归,那只是一种信念。当逃过一劫之后,后怕就如潮水般的涌来,让人浑身发软。

    ……

    被关押的日子不好过,幸好每日还能出去放风。这日赵布出去,就看到了一个被簇拥着走过的女人。

    “看什么看!”

    监视赵布的侍卫得过他的好处,所以就警告道:“那是巴噶木的母亲萨穆尔公主,连太师都不敢动的人,老实点!”

    萨穆尔公主血脉尊贵,乃是黄金家族的传承。在四分五裂的草原上,谁要是敢惹怒了她,那就是在给自己的对手攻打自己的借口。

    马哈木能这般的强横,和这位血脉尊贵的妻子有着莫大的关系。

    只是此次一败,马哈木已然无力回天。

    巴噶木被带进大帐后昂首不语,阿鲁台也不嗦:“来人,烤了他!”

    一只大锅把巴噶木盖在下面,他想求饶,可却听到了自己母亲的声音。

    “太师,我的丈夫已经成了亡命的奔马,难道你还想杀死这匹瘦弱的小马来证明你的强大吗?”

    阿鲁台的声音听着有些矜持和自傲:“公主,明人有句话,叫做斩草除根。”

    “我的丈夫失败了,伟大的绰罗斯已经失败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你明白吗?”

    巴噶木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疯狂的跳动着,他知道自己的母亲说出了这番话后,父亲就再也回不来了。

    黄金家族的公主向杂鱼般的阿鲁台许诺放弃自己的丈夫,这种成就感让阿鲁台不禁心怀大畅。

    一双带着泥污的鞋子出现在了巴噶木的视线内,阿鲁台戏谑的道:“你在釜下,以后就叫你釜可好?”

    强烈的屈辱感让巴噶木的身体在颤抖,不断触碰到大锅,发出了碰撞声。

    “好,多谢太师赐名。”

    “哈哈哈哈!”

    阿鲁台大笑着道:“传出去,以后巴噶木就叫做釜了!”

    当消息传到赵布的耳中时,他不禁叹道:“怪不得兴和伯让我关注马哈木的子孙,果然是能伸能屈啊!”

    凌风笑道:“釜,蒙元话里的釜,咱们说出来就是脱欢,这个名字倒是还行。”

    赵布看看不远处的侍卫,和凌风进了帐篷里,低声道:“有萨穆尔公主在,脱欢肯定能再次崛起,我们必须要回去,把这个消息带到大明去……”

    “咱们要逃吗?”

    “对。”

    赵布坚定的道:“我们必须要告诉陛下,黄金家族依然影响力巨大,脱欢必然会成为阿鲁台的梦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