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15章 匹夫一怒,咫尺天涯(第五更,为白银大盟 山水任我行贺,3)

第715章 匹夫一怒,咫尺天涯(第五更,为白银大盟 山水任我行贺,3)

    方醒很得意,于是就去探望了金忠。

    见到金忠时,他正在院子里溜达,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金大人,怎地好的那么快?”

    方醒没想到才过了没多久,金忠居然就能起床溜达了。

    金忠压压手:“此事不宜声张。”

    方醒一怔,心中的那个猜测就越的清晰了。

    “陪老夫走走。”

    两人就顶着大太阳在院子里溜达着,不一会方醒就有些耐不住了,金忠见状就笑道:“陛下知道你的性子不稳,所以也不让你去上朝,更不会让你去参加那些折腾人的大典,所以你该谢恩了。”

    有些仪式能让人站到双腿麻,被太阳晒到头晕目眩。

    方醒胡乱的朝着皇城方向拱拱手道:“陛下万岁!”

    金忠无奈的也跟着拱拱手,然后说道:“老夫历经几朝,家道中落,后来入了燕王府看大门,机缘巧合之下,慢慢的就入了陛下的眼,就这样一步步走过来了。”

    金忠的经历堪称传奇,方醒点点头,不插话,他觉得金忠今天会给自己上一课。

    金忠举袖擦擦脸上的汗,慢悠悠的道:“前次若不是德华你出手,老夫只得抛下老妻和襁褓中的孩子去了,这次又是你帮老夫驱走了邪气,你于我金家有大恩啊!”

    “金大人客气了。”

    夏日的太阳照在地上白晃晃的,金忠微微眯眼,仿佛受不了这等白光的刺激。

    “虽然你算计颇深,可在老夫的眼里,一切均有迹可循。你可知道,陛下容忍你,比太子还多些。”

    方醒一愣,然后默默无语。

    朱棣的脾气不好,对朱高炽很不满,经常在忍耐着。

    按理方醒干的那些事早就触及了朱棣的神经,可他老人家仿佛没看到,就这么放任着方醒弄起了科学,折腾起了商税,鼓吹着对外扩张……

    金忠笑了笑:“老夫不知陛下对你为何这般容忍,不过老夫两次生死之间都被你所挽回,所以就说一句,陛下对你堪比子侄,你自己回去思量吧。”

    “多谢金大人。”

    方醒晃晃悠悠的出去,然后叫人回家报信,说自己在外面吃饭。

    “让解先生到莫愁家的饭店找我。”

    神仙居的生意颇好,方醒到时,看到不少衣冠楚楚的男子在吃饭。

    “伯爷。”

    莫愁正在柜台后面记账收钱,看到方醒后,不禁惊喜的喊了一声。

    少女穿着一袭月白色的长裙,从柜台边跑过来,两个鬏鬏在脑后摆荡着,那笑颜如花。

    吃饭的那些客人不禁诧异的看向门外。

    方醒一袭青衫,头也随意的用束带绑住,微微一笑,看着就像是街头偶遇的书生。

    “小莫愁,生意不错啊!我在门口等着,你赶紧忙你的去!”

    莫愁蹙眉道:“伯爷,要不您就到楼上去吧。”

    楼上就是胡叠一家的住处,方醒摇摇头笑道:“我还有朋友要来,且等等。”

    莫愁恹恹的进去了,方醒笑了笑,在巷子里溜达起来。

    “那位是兴和伯方醒,看来神仙居招牌上的落款是真的啊!”

    “啧啧!这家究竟是什么关系,居然能和太孙殿下连上线,可这规模看着不像啊!”

    “饭菜好吃,兴许是太孙殿下吃了觉得好,就留字了。”

    “胡说!你看殿下何时给谁题过匾了?”

    “咦!难道是掌柜的女儿……”

    “是极!是极!也只有这般才能说的清楚。”

    “……”

    方醒在巷子里转了出来,再次转身时,身后跟来了一个人。

    “为了照顾她家的生意,堂堂的兴和伯居然在巷子里转悠,这女子可是你的心头好?”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般的龌龊吗?”

    “那莫愁这般的可人,你方醒居然没动心?还是说你力不从心!怪不得成亲多年才有了孩子。”

    “行与不行,方某自然清楚,看你脸色青白,多半是酒色过度了吧!小心以后起不来!”

    “本王夜御十女,第二天依然神采奕奕,你,行吗?”

    “那是竭泽而渔,王爷,你这个身子骨,我一只手就能把你给收拾了,你,信吗?”

    朱高燧笑的阴沉,语含威胁之意:“神仙居神仙居,你可相信某日它会变成死人居吗?”

    方醒微微一笑,侧身面对朱高燧:“匹夫一怒,咫尺天涯!王爷,你可相信自己某天会一觉睡下去就醒不来了吗?”

    朱高燧维持着微笑道:“你在威胁我!”

    方醒指指左右:“对,我是在威胁你,可没人听到,没人看到,又如何?”

    夕阳从屋顶掠过,恰好擦过方醒的额头,一瞬间,朱高燧相信他刚才的话是真的。

    “你,你敢杀本王?”

    方醒已经看到了解缙,先对他招招手,然后说道:“有所为,有所不为,王爷,莫要轻估了别人的意志。”

    朱高燧背对走来的解缙,阴笑着招招手,几名侍卫就从方醒刚溜达的地方出来了。

    “刚才若是本王点头,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朱高燧负手而立,夕阳下倒有些风流倜傥,风度翩翩的味道。

    “是吗?”

    方醒微微一笑,突然打个响指。

    “啪!”

    半响没动静,朱高燧冷笑道:“你在自说自笑吗?”

    方醒打个哈哈,那几名侍卫的的身体突然一软。人还未倒地,小刀和辛老七就拍着手走了出来。

    “你……”

    朱高燧脸色大变,手指着方醒,悻悻的道:“你树敌无数,小心哪天阴沟翻船!”

    一转身,朱高燧就看到了解缙,他冷哼一声,在赶来的两名侍卫的护卫下匆匆离去。

    方醒眯眼看着朱高燧的背影不语,解缙叹道:“这人太阴了,你以后少和他接触。”

    “他想来试探我的底线,结果,哈哈哈!”

    方醒大笑起来,然后和解缙进了神仙居。

    神仙居里的客人少了些,方醒进去时,看到莫愁把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当成了柜台,正在那里算账收钱,就莞尔一笑。

    “伯爷快来!”

    解缙在边上偷笑道:“小女孩在给你占位置呢,德华,你的艳福可不浅。”

    方醒干咳道:“解先生可别为老不尊。”

    莫愁雀跃的把自己的账册和收钱的褡裢拿起来,叫来伙计再擦一次桌子。

    “伯爷,您要吃什么?”

    “简单一些,来点酒。”

    等莫愁前脚一走,方醒就沉声道:“陛下的猜疑心越的重了……”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