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13章 佛道双修的方杰伦
    “揣摩圣意姑且不论有罪与否,可若是金大人因为你的缘故去了,陛下绝饶不了你!”

    这番话击溃了焦晃心防,再次进了卧室之后,他抚须诊脉,脸上渐渐的露出了喜色,让金忠一家子都欣喜若狂。

    “焦御医,我家老爷的病情可好些了?”

    焦晃放开手,摇头晃脑的道:“果然是神鬼辟易的兴和伯啊!老夫开几服药,老大人这病就妥了!”

    管家大喜过望,没口的感谢着方醒,接着又让人去准备些礼物表示感谢。

    果然是好演技啊!

    焦晃从容不迫的开着药方,恍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一番话是在吹捧方醒。

    下官错了,可也夸赞了您,所以咱们还是当没发生过这事吧!

    张淑慧一觉醒来没看到方醒,就问了一下。

    秦嬷嬷去打探了一番,回来说道:“管家拦着老爷不许他进来。”

    “这是为何?”

    方杰伦于方家有大功,所以方家庄从上到下的人都很尊重他。

    可再尊重也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吧?

    倚老卖老?还是居功自傲!

    可方杰伦还真是把方醒给堵住了,就在大门口。

    “老爷恕罪,小伯爷还没见天日呢!您这刚去见了撞邪的人,还是先驱邪吧。”

    方杰伦的老脸涨红,大概也觉得自己的行为犯忌讳,可却一直在坚持着。

    方醒哭笑不得的道:“杰伦叔,金大人不是撞邪,已经快好了。”

    可方杰伦只是摇头,还叫人去自己的住处找来了一张符纸。

    “老爷,这符纸还是当年老爷生病时,老奴舍了二十个铜板去求来的,说来也神,才求来了符纸,老爷您过几日就清醒了。”

    方醒不以为然的道:“罢了,那我就把它挂起来吧。”

    反正脖子上已经有了好几张平安符,方醒不介意再多一张。

    解缙也来了,闻言慎重的道:“小孩子无邪,德华不可大意!”

    方醒无奈的道:“解先生,子不语怪力乱神啊!”

    “那是忽悠别人的话,你别信。”解缙以大儒的身份说道。

    呃……

    老解,你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了,那第二个儒家叛徒就将出现在方家庄中。

    黄钟也点头赞同道:“伯爷,有的话冠冕堂皇,可内里啥样只有自己知道,还是听老管家的吧。”

    双拳难敌四手,方醒无奈的道:“好吧好吧,我戴了就是。”

    “老爷,您这个可是邪祟,老奴上次见过寺里的高僧化解过,戴符可不够。”

    “那还要怎样?”

    “符水……”

    方醒视死如归的坐在门槛上,大妞好奇的在边上看着方杰伦‘施法’。

    方杰伦摆上一碗水,然后嘴里念念有词,

    “解先生,你听得懂他在念什么吗?”

    方醒觉得是在听天书。

    解缙的眼皮子抖动一下道:“应该是梵语吧。”

    方杰伦还会一门外语?

    方醒狐疑的道:“解先生,我怎么感觉你是在看我的笑话呢?”

    “没有的事。”解缙道貌岸然的道:“老夫小时候也曾驱过邪,自此学业精进,可见这法门还是有用的。”

    “南无阿弥陀佛……急急如律令!”

    方醒没注意,等听到急急如律令时,不禁面如土色。

    “这是佛还是道啊?难道佛道合一?这符水不会把我毒死吧?!”

    解缙看着那张燃烧的很不顺利的符纸,嘴角抽动着道:“老管家怎会毒害你!你看,那符纸烧的多慢,可见是有法力在上面。”

    方醒喃喃的道:“那是因为这符纸好几年了,潮湿了又干燥,干燥了又潮湿,它能像新纸那么燃得快吗?!”

    方杰伦一脸庄重的捧着那碗符水过来,“老爷,这符水要一气喝下去才能荡涤邪祟!”

    方醒视死如归的接过大碗,苦笑道:“杰伦叔,你这水也太多了吧?”

    带着一肚子的水,方醒进去沐浴,然后和张淑慧聊了几句,接着就得去四海集市看看。

    现在的金陵城中,除去皇城之外,大概也就是四海集市的名气最大,比应天府衙更大。

    还没到地方,人流量就明显的增加了,而且大多都是提着篮子,扛着袋子的男女。

    “生意不错啊!”

    站在外面,上面是方醒自己写的招牌,而下面的进口处人流不绝。

    “走,咱们进去看看。”

    走进大门,方醒习惯性的想去找篮子或是推车,然后笑了笑。

    一楼卖的是民生商品,开门七件事,除去柴火,在这里都能买到。

    而那些布匹、针头线脑,甚至是锄头……

    货架上堆满了货物,不时有人推着车子过来补充。

    几个穿着黑衣,胸口处佩戴着牌子的男子正在四处巡梭,这就是在巡查。

    而第二道巡查就是在收费处。

    五个收费口子都忙的不行,后面已经开始排起了长队。

    方醒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去了二楼。

    二楼的人不多,陈年看到了方醒,急忙迎了过来,堆笑道:“伯爷才到家,小的还想着您过几日才会来,这不就没去……”

    二楼的大多是奢侈品,比如说大米,下面的大米是平民价,而这里的则是天价。

    方醒拿起丝绸的一角,感受着那滑腻,问道:“生意怎么样?”

    陈年笑道:“好的不得了,现在人少,等午饭后啊,那些有钱人就来了。”

    “有模仿的吗?”

    “有。”

    说到这个,陈年一肚子的气:“伯爷,好几家人联手在城东也开了一家,叫做宝昌盛,小的去理论过,不过没用。”

    “这种事无需理论。”

    陈年惊讶的发现方醒居然嘴角带笑。

    这位可是有百分之二十的份子在这里啊!而且还是首创者!

    “他们的价格如何?”

    “比咱们的便宜。”陈年有些郁闷,因为定价是方醒的决断,第一层的商品定价合适,比市面的稍微便宜一下。

    可第二层的价格却不低,和外面比起来并没有多少优势。

    “让他们模仿,不碍事!”

    方醒笑着离开了四海集市,然后去找朱瞻基。

    朱瞻基倒是把宝昌盛查了个底掉:“德华兄,那家的背后就是朱勇,还有几个勋戚,规模也不小。”

    “生意咋样?”

    “不比我们的差,奢侈品的生意甚至比咱们的还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