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05章 主动进攻(小脾气,生日快乐!)

第705章 主动进攻(小脾气,生日快乐!)

    金陵的春天格外的妩媚,今年大明并无战事,所以民间并未征发役夫,让百姓能从容的布置春耕。

    而朝中也因为朱棣今年并未流露出北伐的意思,而且居然不去北平行在,所以各部都轻省多了。

    按照夏元吉的说法,那就是他最近都胖了不少,若是这般下去,他迟早会变成个大胖子,一人占据两个班位。

    而朱棣近来膝盖好了许多,连御医们都啧啧称奇,最后归咎于太医院常年治疗的功劳。

    朱棣放下酒杯,皱着眉头咽下了那味道古怪的药酒。

    大太监过去盖盖子,俯身时看到大瓷瓶里的那几条毒蛇,不禁连汗毛都立了起来。

    “陛下,有兴和伯的奏折,还有礼部出使朝鲜的奏折。”

    朱棣用手捋捋长须,接过几分奏折道:“上朝。”

    早朝,朱棣把奏折交给了大太监。

    “……猛哥帖木儿与李满住纵容,朝鲜提供弓箭,若是再晚到片刻,文拉山驿站必然不保,百姓将受屠戮,臣剿灭野女真,训斥了二人……”

    “……夜半突袭,幸而臣所部斥候半途示警,击溃叛逆,斩杀猛哥帖木儿及李满住,收拢余部。”

    “朝鲜敢不臣至此,臣顾全大局,令人前去催促交还大明故地,然良久无讯,此视我大明于无物也!是可忍孰不可忍,臣将领军前往,朝鲜若不屈膝向大明臣服,则其国当灭也!”

    卧槽!

    还有些没进入状态的群臣都懵了。

    这是什么?

    攻打朝鲜?

    胡广出班道:“陛下,可有证据指向朝鲜?”

    朱棣扔了一张纸下来,胡广捡起仔细一看,顿时就哑口无言。

    回班后,杨士奇低声问道:“那是何物?”

    胡广垂首道:“是文拉山驿站军士和百姓的指印。”

    杨士奇倒吸一口凉气道:“方醒做事稳妥如此吗?”

    居然早就想到会有人质疑,干脆就让那些军士和被救下的百姓签字画押。

    金幼孜出班道:“陛下,朝鲜历来恭谨,会不会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兴和伯应该等使团反馈之后再行动作才是。”

    “是啊!陛下,若是误会,那大明的藩属国将会人人自危,从此不复万国来朝之盛况,可惜可叹啊!”

    “陛下,臣以为当下旨……也晚了,当去人安抚朝鲜国才是,然后果断处置,才能挽回声望。”

    朱棣听到果断处置,就冷笑了一声,然后让大太监念了一份奏折。

    “……朝鲜国王当面应诺,此后托病不出,臣多次请见未果,幸而锦衣卫百户官许昌国赶到,当即斩杀辱我大明者……朝鲜国王未见病患之色……”

    朱棣冷哼一声:“李芳远对大明不恭,朕已给了兴和伯专断之权,杀杀他们的威风也好,免得时日久了,就忘了我大明的威权!”

    “兴和伯建议派军驻守夺回之地,朕准了。”

    夏元吉一听就头痛的道:“陛下,那边补给不易,耗费太大呀!”

    “是啊陛下,走陆路到那边,一路的损耗……”

    “谁说要走陆路?”

    朱棣淡淡的道:“走海路,一年能省下不少物资,兴和伯还准备令那些女真人种地,减少损耗。”

    这是要重开海运的先兆吗?

    “陛下……”

    朱棣起身道:“散了吧!”

    一场朝会开下来,群臣在后面几乎没有说话的余地,朱棣发表了一番帝国主义言论之后,就散朝了。

    出来后,杨士奇唉声叹气的道:“太过锋芒毕露了呀!此事本可让人交涉,可!哎!”

    金幼孜今天有些灰头土脸,他悻悻的道:“肯定是那人的谋划,就为了谋求海运,居然蛊惑陛下在那里驻军,可恼!”

    胡广淡淡的道:“那处有了大明军队,若是沈阳一线遇敌,则可侧翼击之,要地也!”

    杨士奇叹道:“奴儿干都司多年不曾细纠,可方醒一到,直接就扫灭了女真,接着又要敲打朝鲜,这就是快刀斩乱麻呀!我不如他!”

    胡广点头道:“若论临机处断,兴和伯确实是首屈一指,你看在台州府,还有交趾,再加上此次的奴儿干都司,都被他给轻描淡写的理顺了。”

    金幼孜指着前方的张辅道,“英国公这下露脸了,那可是他的妹夫!”

    胡广皱眉道:“捕风捉影的事少说,不然此风一起,朝中必然大乱,重蹈前宋党争的覆辙!”

    张辅和徐景昌走在一起,徐景昌艳羡的道:“文弼兄,方醒这次可是露大脸了,五军都督府的人推演了好几天,得出的结论就是只能固守,然后徐徐图之,可没想到方醒居然雷霆一击,让人激赏啊!”

    孟瑛很郁闷,因为他在上次当着满朝文武推演了一番方醒此行的最佳结果,可今天这两封奏折把他的推演给虐的体无完肤。

    可他也知道,一旦女真部臣服,朝鲜故地回归,那么奴儿干都司的大门就算是关上了,这对大明的战略态势有着莫大的帮助。

    抬头看看北边,孟瑛叹道:“你可别疯了去打朵颜三卫啊!”

    ……

    眼前是一座小城,周围有不少低矮的民居,那些朝鲜百姓此时都乖乖的聚集在侧面。

    城头上的朝鲜将领满脸大汗,可聚宝山卫的大炮已经推到了前面,申耀正叫骂着,各炮组拼命的把火炮就位,然后测距瞄准。

    “伯爷有令,先打墙头,然后再打城门。”

    看到下面的火炮在转动,朝鲜将领颤声道:“前方那么多的城池,为何没人报信?为何?”

    “大王也没有谕旨,这让本官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啊!”

    “大人,我军固守坚城,明军想要拿下也得要不少时间啊!到时候国内的援军肯定就到了。”

    朝鲜将领自我安慰道:“是极,那就让我们给明军一个深刻的教训好了,让……”

    “轰轰轰轰轰……”

    话未说完,密集的轰鸣声震耳欲聋,硝烟弥漫。

    “那是什么?”

    朝鲜将领刚把头探出去,就被一发铁弹打中。

    “嘭!嘭……”

    “大人!”

    一个身影从墙头落下的同时,多发炮弹击中了城墙,几处不够结实的地方直接垮塌。

    “不堪一击!”

    方醒挥挥手:“令女真人出击!”

    “******”

    在前面几次破城中立下大功后,这些女真人都得了不少奖励,所以接到命令,他们吆喝着就冲了上去。

    “破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