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85章 阿鲁台背后的阴影
    草原上的双雄会已经延续了多年,资料繁多,让朱瞻基有些焦头烂额。

    这不他才从兵部出来,又去了五军都督府。

    孟瑛亲自接待了朱瞻基,听闻他要找阿鲁台的资料后,就笑道:“殿下无需案牍劳形,有何不解之处,臣可一一解说。”

    “哦!孟大人果然是老成宿将。”

    朱瞻基讶然之余,也就生出了试探之心,问道:“鞑靼眼下占据了上风,马哈木众叛亲离,只余下了本部人马,若是败于鞑靼之手,我大明的边境如何?”

    孟贤给朱瞻基倒了杯茶,略一思忖,就说道:“马哈木有灭亡之危,阿鲁台若是尽数收纳了马哈木所部,则大明边墙不宁,兴和等地难以把守。”

    朱瞻基听到这里有些失望,这些都是朝中早就研究透彻了的东西。

    孟贤继续说道:“关键是科尔沁,科尔沁和阿鲁台交好,在背后不断给予阿鲁台各种支持,这才是我大明的真正敌人!”

    “科尔沁?”

    朱瞻基点点头,资料也不收集了,带着未解开的思绪去找方醒。

    走出大门,两个千户官背对着朱瞻基,正在说着些什么。

    “那赵辉跟着学什么道,可整日都沉迷于女人的肚皮上,听说还喝那个玩意儿,所以今儿他请客,咱们大人肯定是不会去的,恶都恶心死了!”

    “要是被陛下知道了,他还不得……”

    朱瞻基想着自己的事情,一路到了方家。

    “科尔沁部?”

    方醒把地球仪拎过来,缓缓的道:“这是一个武力不彰,却喜欢在背后出招的对手。”

    科尔沁这个名字在以后算是大名鼎鼎,方醒当然有所耳闻。

    “科尔沁喜欢用联姻等手段来拉拢、联合各部,只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每每想一统草原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强大的对手。”

    “阿鲁台和科尔沁交好,所立的大汗和科尔沁也脱不开关系,不过我觉得他们这次没选对人。”

    朱瞻基纠结道:“德华兄,你的意思是说,科尔沁本想借助阿鲁台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吗?”

    “正是。”

    方醒笑道:“科尔沁在阿鲁台的身上投资不少,若是阿鲁台一统草原,他们自然水涨船高,然后寻机掀翻了阿鲁台就是了。只是阿鲁台此人却是一滩烂泥,恰好遇到了马哈木。”

    朱瞻基不解的道:“可马哈木此时已经是自顾不暇了呀!”

    “没错,马哈木是不行了,可还有他的子孙。”

    方醒笃定的道,“马哈木的子孙是狼,而阿鲁台最多是野狗而已,就算是一时胜负,可最终阿鲁台必然会败于瓦剌,而科尔沁也会颗粒无收。”

    朱瞻基不知道方醒怎么会对瓦剌的信心那么足,所以就问道:“德华兄,若是马哈木败北,他的子孙怕是难以存续啊!”

    “你信我就是了。”

    方醒也不知道为啥马哈木兵败之后,他的子孙们能快速的崛起。

    “还有兀良哈三卫,这个墙头草般的势力很让人头痛啊!”

    兀良哈三卫就是朵颜三卫,方醒原先以为他们曾经在靖难之中帮助过朱棣,可后来知道的多了,才明白根本就没这回事。

    兀良哈三卫在明初就被招安,只是频繁反叛,一直到永乐年间依然如此。

    “阿鲁台所部就有不少三卫的人,皇爷爷迟早会收拾他们!”

    方醒用手指在地图上画了一条弧线,“你看,朝鲜,女真,兀良哈三卫,鞑靼,瓦剌……,这是一条弧形的封锁线,虽然是无意中形成的,可却把我大明锁在了关内。”

    朱瞻基失笑道:“德华兄,女真不足为惧吧!”

    方醒盯着这条弧线,眉头皱的紧紧的:“收了朝鲜,则敌军不敢攻打我辽东、沈阳、大宁一线,否则侧翼就暴露在朝鲜方向的兵锋之下,这样咱们才能进可攻,退可守!”

    “搞它!”

    方醒忍不住拍桌子道:“控制住了朝鲜,不但有这等好处,而且还能缩短攻击倭国的路线,这么多的好处不要,特么的!那不是傻子吗!”

    朱瞻基也有些意动,而且朱棣近来对朝鲜的态度改变了不少,据说金四力已经瘦了一圈,正疯狂写信回国,让国内赶紧表达对大明的忠心耿耿。

    “此事且看皇爷爷的意思吧,朝鲜若是忠心耿耿,那我大明还真不好下手。”

    朱瞻基意趣阑珊的道,他想起了先前从孟瑛那里出来时听到的话。

    方醒笑道:“你还不了解陛下吗?只要是他动了心,哪有什么不征之国,再说朝鲜怎么可能会忠心耿耿,你想多了。”

    “想什么呢?”

    朱瞻基抬头道:“德华兄,你知道驸马都尉赵辉吗?”

    “赵辉?这个我还真不大知道。”

    方醒只知道这位赵辉纯属走了狗屎运,娶了朱元璋最小的女儿宝庆公主。

    朱瞻基犹豫了一下,不过旋即说道:“今日我听人说那赵辉学什么道,有些龌龊,小弟不大方便去查,德华兄能否帮小弟去看看。”

    “小事情,若是那家伙敢欺负你姑祖母,我让人把他阉了!送进宫伺候陛下去。”

    方醒不以为意的道。朱瞻基的辈分太小了,有些尴尬。

    明初的驸马大多是功勋子弟,而且多半还会被封爵,比如说李茂芳的老爹就是富阳侯。

    而改变就是从这位赵辉的身上开始的,所以这人很有些神秘色彩。

    不会是什么高人吧?

    等朱瞻基走后,方醒就让小刀和方五去查查这位驸马都尉的事。

    方家就三口人,加上还在张淑慧肚子里的那个,也才四口,所以过年想热闹也热闹不起来。

    解缙很郁闷,想回家而不得,想接老婆孩子过来团聚也不行,时常哀叹这就是生离死别。

    而小娘却对金陵很适应,现在已经不需要小刀的陪伴就能出门了。

    “伯爷,胡叠来了。”

    “请他进来。”

    方醒近期关注了一下朱高燧,就担心这货会私下对莫愁下手。

    胡叠进来后就说自己已经租好了地方。

    方醒问了地方,在北城,离府军后卫不远,就拿出一个蛇皮袋来。

    “这里面的就是调味品,至于如何用,小刀,带他去找花娘。”

    胡叠千恩万谢,然后拎起袋子,却发现不轻。

    到了厨房,花娘看了一眼袋子的东西,就说道:“这味精可是个好东西,只是老爷不许多用。”

    随后花娘就给胡叠说了说味精使用的要诀,最后笑道:“有味精在,你的生意就差不了!”

    第一鲜就靠着新式菜肴和味精的双重作用,现在独霸金陵城中的高端饮食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